冲刺10万吨产能线,酱酒头部格局已现?
酒业

冲刺10万吨产能线,酱酒头部格局已现?

重阳下沙季是新一轮酱香型白酒酿造的开始,更是各大酱酒企业“官宣”产能、展现实力的重要时刻。

“酱酒的吨位决定未来企业的体量和地位,从主流酱酒企业2021-2022年的投产量以及未来5年的规划产能,可以初步判断未来主流酱酒企业的产能竞争轮廓。”今年年初,资深酱酒专家、权图酱酒工作室首席专家权图发布的《2022年度酱酒报告》中指出。

这意味着,伴随新一轮的扩产运动,酱酒的头部角逐也再度拉开大幕。在这一轮增产扩能之际,头部酱酒企业的产能分水岭如何划分?酱酒中场的竞争格局又将呈现怎样的走势?

图片

近年来,伴随着酱酒热潮,产能也成为酱酒企业夯实未来竞争力的重要发力点。而从目前头部酱酒企业的产能及规划来看,10万吨或将成为贵州酱酒品牌未来的分水岭。

目前占据酱酒市场份额50%以上的茅台,在上市之初的2003年产能就突破了1万吨,并在此后一路扩产迅猛;2008年,茅台产能突破2万吨,2011年破3万吨,2017年超4万吨,2021年茅台酒产量达5.6万吨。

而据酒业家了解,当前茅台已经拉开了第二轮扩产的大幕,在茅台镇中华片区的上游太平村,茅台已经在紧锣密鼓推进3.5万吨的扩产计划。按照茅台规划,2024年左右,太平村将增加2万吨的产能;到2026年,太平村3.5万吨产能全部完成。这也意味着,茅台两个10万吨的目标大概率在五年以内全部实现。

图片

另一个冲刺10万吨产能的是习酒。2010年,习酒产能开始提速扩张,2016年达到2万吨。2018年,习酒开建1.9万吨酱香酒及配套项目,并在2019年突破3.5万吨,在2020年达到4万吨规模。目前,习酒“十四五”技改第一期1.8万吨新产能及配套项目也正在建设中。按照规划,到2026年习酒的产能也将达到10万吨。

图片

放眼未来,珍酒将是贵州第三个产能突破10万吨的酱酒企业。在8月召开的珍酒全国大商(500席)战略联盟会上,金东投资集团董事长、贵州珍酒酿酒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向东发布了珍酒未来发展规划,珍酒正在加速推进石子铺老厂区、赵家沟生态酿酒区、白岩沟储酒基地、清溪沟酿酒基地、茅台镇双龙村酿酒基地和仁溪沟酿酒基地等六大项目建设,待全部投产后,贵州珍酒将形成酿酒10万吨、储酒40万吨的总体规模。

图片

此外,据酒业家获悉,在昨日珍酒重阳下沙大典暨秋季封坛季启动仪式上,珍酒正式宣布投产3.5万吨,成为继茅台、习酒之后第三个产能突破3.5万吨的贵州酱酒企业。

其实,今年年初权图就曾预判,未来中国前三头部酱酒企业营收门槛将突破200亿元,而酱酒产能规划达到10万吨以上的企业仅有3家,即茅台、习酒、珍酒。随着珍酒的加速,这一格局也将愈发明朗。

“本轮扩产后,2017到2021年期间催生、奠定的酱酒竞争格局就基本稳固了。”资深酱酒专家、贵州白酒企业商会副秘书长周山荣也谈到。

图片

在今年中酒展上,在关于酱酒走向的话题上,多位专家基于宏观经济及消费端的表现等因素给出了积极预判。

和君咨询集团高级合伙人、和君酒水事业部总经理李振江认为,酱酒还是主旋律,且白酒产业结构提升的主方向没有变化。当前酱酒行业在成熟、在走向正规化,也是产业走向成熟的重要表现。卓鹏战略创始人田卓鹏也表示,从长期来看,酱酒的资本、关注度和红利仍在。

在此背景下,业内人士一致认为,以头部酱酒企业为主导的优质酱酒仍然是未来的稀缺资源,尤其对于头部酱酒企业而言,大产能才能有大未来。

据数据统计,2021年中国酱酒产能约60万千升,约占我国白酒产能的715.63万千升的8.4%。而在酱酒总产能中,其中坤沙工艺酱酒产能约35万千升。这意味着,在白酒总产能中,酱酒占比本身相对较低,优质坤沙酱酒则更为稀缺。

而在2021年酱酒总产能中,优质坤沙酱酒的占比相比2020年有所提升。主要原因就在于头部酱酒企业加大了坤沙酱酒的投产量:茅台以4.3万吨的设计产能实际产出5.6万吨酱香基酒,习酒2018年开建的1.9万吨技改项目投入使用,珍酒产能也在2021年突破2.1万吨。

“基酒是长期发展的基石。茅台之所以无法企及,就在于其大量的基酒储存,这是无法复制的核心资产和竞争壁垒。老酒就是老酒,是岁月的沉淀,所以基酒产能仍然是未来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之一。”酒业家传媒董事长、中酒展组委会秘书长林向表示。

“只有大规模的产能才会有优质的供给,从茅台、习酒的案例来看,只有大产能才能支撑企业的持续发展。”在北京正一堂战略咨询机构董事长杨光看来,产能3万吨以上才能参与未来的酱酒头部竞争。

“酱酒是从‘重’主义的,重在两头,一头生产,一头品牌,看品牌、看市场,更要看生产。这个时候,头部酱酒企业生产布局完成,下半场才会到来。”周山荣谈到。

图片

从这一角度来看,扩产运动仍将是未来一段时间内头部酱酒企业的主旋律。且不难发现,在贵州酱酒企业中,无论是当前已突破3万吨的企业,还是未来10万吨的产能规划线,茅台、习酒、珍酒似乎已占据了酱酒下半场竞争的三个席位。

图片

当然,对于头部酱酒企业的角逐,绝非仅限于产能的比拼,品牌、市场都是与产能同样重要的决定因素。

“当前酱酒企业有战术增长和战略增长两种增长逻辑,战术是立足当下,战略则是放眼未来。不考虑未来就没有未来,不考虑长期就没有长期。”林向认为,放眼未来角逐头部的酱酒企业,一定是产能与市场的势均力敌。

“酱酒的扩产运动对酱酒产业竞争格局未来的影响是很大的。而着眼当下,企业还要处理好产和销之间的关系,产能不能过于前置,市场销售、品牌与产能之间需要达到平衡。”一位资深酱酒产业的业内人士也谈到。

此言不无道理。当前,酱酒逐渐回归理性,已度过无序增长的上半场。在经历粗放式渠道招商的发展模式之后,酱酒产业已经进入以消费驱动的高质量发展阶段。酒业家团队在5-7月深度走访市场和经销商时也发现,酒商的选品逻辑正在发生改变,更关注品牌以及酒企的市场策略。

事实上,头部企业已经开始意识到这一变化。纷纷发力市场动销。今年以来,茅台以“五合营销法”为指导,构建起茅台新营销框架,以“主动求变”开启了茅台营销新时代;习酒也将抓销售、促动销作为市场营销的重点工作,在6月份习酒召开的品牌运营商大会上,其释放出的最重要的信息依旧是市场与动销;珍酒今年多个核心市场在强有力的市场动作组合拳及优质市场团队赋能下均实现逆势增长。

据酒业家调研也发现,在今年酱酒品牌普遍倒挂的市场态势下,以茅台、习酒、珍酒为首的头部企业无论是价格还是市场仍然表现坚挺,在市场环境波动下展现出极强的韧性,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品牌及高举高打的市场动作。

图片

随着新一轮的酱酒扩产运动序幕的拉开,在业内人士看来,在市场、产能的“双集中”趋势下,行业的“马太效应”还将伴随着新一轮产能的释放而加剧。

“新一轮扩产运动落地,等到(酱酒)下半场竞争开始的时候,游戏规则就不一样了。上半场是大象和蚂蚁的游戏;下半场,大象还是大象,蚂蚁会退出,下半场是大象和老虎、狮子的主场。”周山荣表示。

如此来看,未来头部酱酒企业的角逐一定是产能、市场、品牌等综合实力的较量,而新一轮扩产运动则为未来的头部格局埋下了伏笔。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