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网“去网”背后,初代电商加速转型
酒业

酒仙网“去网”背后,初代电商加速转型

对酒仙网而言,在脱去“网”之后,其身上垂直电商的印记在褪去。不过,如何取得更大主导权,才是打破桎梏的关键所在······

近日,酒仙网启动品牌升级行动,更名为“酒仙”,并推出了新的Logo。

这意味着纵横酒业十多年,在垂直电商时代称霸酒类B2C领域的酒仙网,终于褪去了初代互联网电商的痕迹,转而全身心投入线上、线下一体化的酒业新零售事业了。

酒仙网“脱网”

实际上,酒仙网经历了多重蜕变,早已经不止于“网”了。

这个成立于2010年的电商平台,经历了12年的发展,一度引领风云。仅仅一年之间,其销售额就达到了5亿元左右(2011年度),以至于其董事长郝鸿峰立下更高的目标——到2012年销售额达到20亿元。

最初,已经拥有了百万量级注册用户的酒仙网,预计在未来3~5年内做到酒水市场的5%份额,当时酒类市场销售额约为8000亿元,也就是说,酒仙网预计在第一个五年计划内就要达到400亿规模。

郝鸿峰豪言:我们的目标是在2012年底,互联网酒类销售的80%都是酒仙网来完成的,不管哪的酒,80%都来自酒仙网。

成立之初,酒仙网这种垂直电商模式也被业界所看好,其经历了多轮融资,累计达十几亿元。

但是在垂直电商红利很快散尽之后,作为B2C典型代表的酒仙网,也开始经历一重又一重的蜕变。

2013年~2014年间,酒仙网瞄准当时火热的O2O模式,对接线下烟酒店而推出了“酒快到”。

2015年~2016年间,B2B业务火热,酒仙网推出酒仙团并与多家酒企达成合作,推出定制产品,由B2B平台来推进销售。

最火热的状态下,酒仙团相关负责人曾表示,酒仙团的定制化产品会以月为单位,每个月至少出3~4款。

这种自我革新的精神虽然备受业界肯定,但与此同时,其“不赚钱”的风评却一直如影随形。数据显示,酒仙网2013年、2014年、2015年以及2016年上半年连续亏损,净利润分别为-3.09亿元、-2.8亿元、-2.51亿元和-7155.48万元。2017年上半年,酒仙网因迟迟无法按时披露年报,而于2017年6月底终止挂牌。

2017年,酒仙网开始布局线下零售渠道,开设“酒仙网国际名酒城”等,其财务状况也慢慢趋好。

在这个过程中,酒仙网线下销售的比重也日益提升,作为垂直“网”的传统身份日益淡薄。

此后发布的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酒仙网营业收入分别为22.07亿元、29.97亿元、37.17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855.65万元、8166.17万元、1.82亿元。

转进新零售

线下销售比重的日益提升,代表着酒仙网向着一个综合化平台的方向演进。

酒仙网曾发布的招股书显示,2018年到2020年,酒仙网的线上渠道为62.9%、57.5%和59.8%,如果扣除直播渠道的收入,传统线上收入占比在减少,传统门店的数量则超过千家。据称,目前酒仙网线上和线下的收入已经“比例接近”。

另一个可见的趋势是,无论是传统的电商平台还是生产型厂家,都开始发力“新零售”。郝鸿峰认为,此前酒仙网在O2O业务扩张太快,积累不够,目前业内没有一家企业主打O2O模式,都在做新零售,故“酒快到”也要转型做新零售。

酒仙网在这一阶段也大规模转进“新零售”,其宣布未来5年内在线下扩张近万家国际名酒城。

酒仙网初期在北京、上海、广州、天津、乌鲁木齐、山东、河北几个区域开设近50家线下国际名酒城,平均单店面积超过300平方米。为推动旗下新零售业务快速发展,酒仙网专门建立了一支近200人的新零售团队,负责推进整合上游酒企资源。

从2018年开始,酒仙网开始发力线下连锁品牌,并通过大小店模式推动门店扩张,到2020年末,“酒仙网国际名酒城”的数量为549家。

业务落地后的酒仙网线下收入也快速增长,从2018年的2.9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8.9亿元,占到酒仙网总收入的24%。

酒仙网掌舵者也似乎意识到传统垂直电商对行业的改造能力有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酒仙网董事长郝鸿峰曾透露:国内酒类零售有多个业态,包括烟酒夫妻店、连锁卖场、酒类电商和新零售等,但传统模式依然占到90%以上。

这种认知,已经与酒仙网成立初期,其立志要占据酒类销售市场5%的豪气不可同日而语。

2020年4月,酒仙网披露招股说明书,拟募集资金10亿元,其中5.3亿元用于“智能仓储建设”、1.3亿元用于“智慧零售信息化平台建设”······这意味着其更致力于构建线上、线下一体化的综合型运营平台。

被名酒所左右的“平台商”?

如今,拥有上千家线下门店、拥有线上垂直平台、切入直播电商领域的酒仙网,早已不复当初“垂直网络平台”的模样。

不过,对于一家以零售为主业的新平台型企业来说,依然有着受制于人的困扰。

早期数据显示,酒仙网在2015年以前多处在亏损状态,以至于在2017年上半年,酒仙网因迟迟无法按时披露年报而于6月底终止挂牌。此后,酒仙网从2018年起实现盈利,但因与之前巨大的反差导致其屡次被外界质疑。

2020年,酒仙网营收37.17亿元,实现净利润1.84亿元,对应净利率为4.95%,而前两年的净利率更低,分别为1.45%、2.48%。但同期华致酒行的净利率一直维持在8%左右。

华致酒行2020年实现收入49.4亿元,同比增长32.2%;实现净利润3.7亿元,同比增长16.8%。

对比生产型企业,酒类新零售平台普遍利润率偏低,在业界看来,其能有10%的利润就相当不错了。

“这与新零售平台普遍不拥有品牌主导权有关。”有业界人士表示,尽管拥有“新零售”的名号,但是这些平台在除去互联网工具之后,依然属于传统商贸类企业的范畴,这就意味着它们不具备品牌主导权,而是被厂家所掌控。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以酒仙网为代表的新零售平台更为依赖名酒。

到2020年,酒仙网实现销售收入37.17亿元,其中,茅台、五粮液的销售额分别为8.6亿元、5.2亿元,占其白酒总收入的31%、18.7%。但从毛利润来看,五粮液和茅台的毛利分别为9321.3万元和5572.3万元,毛利率为18%和6.5%。

其中,专销产品钓鱼台当年实现销售收入1.9亿元,毛利1.2亿元,远远高于茅台、五粮液。

另一平台华致也同样如此。此前召开的业绩说明会上,华致酒行董事长吴向东明确表示,茅台及五粮液的销售收入在总营收中的占比约为70%。

对酒仙网而言,在脱去“网”之后,其身上垂直电商的印记在褪去。对于想要实现更大野心、拥有更大发展空间的“酒仙”而言,获取各种新工具、发展各类新模式自然是应有之义。不过,如何取得更大主导权,才是打破桎梏的关键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