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酒能否迎来“梅好时节”?
酒业

青梅酒能否迎来“梅好时节”?

来源|中国酒业协会CADA

5月青梅正当时,又到了酿制青梅酒的时节。青梅煮酒,好趁时新。青梅酿酒很早就成为了中国人迎接夏天的一种方式,盛行于民间。口感清脆,酸甜可口,酿出来的淡淡果香青梅酒,让人微醺不醉,满眼都只见到眼前的美好。

青梅酒发展至今,凭借着高曝光度、高普适性获得了深厚的群众基础。青梅酒能否借着历史底蕴的东风在果酒市场闯下一番作为?

青梅源于中国 有3000多年的栽种史

中国商书《盐海》记载,青梅原产于中国,这也是已知最古老的记载,青梅栽种史至少有3000多年。在《诗经》里,就有“摽有梅,顷筐塈之。求我庶士,迨其谓之”的句子。在醋被发明之前,青梅是古人用来调配酸味的调料。《尚书・说命》记载:“若作和羹,尔惟盐梅”, 商王武丁任命傅说为相时,以盐梅喻相,可见先秦以前对盐和梅的重视程度。

盛唐,腌渍的青梅被称为“梅煎”,一度成为进贡朝廷的佳物。当时的东瀛使者前来,也爱上了这种酸楚可口的小零食。唐宋之后,梅子配酒,越来越成为贵族士大夫阶层宴饮的标配。大约从七世纪开始,日本遣唐使把青梅连种子带种植技术一起带回了日本。宋代青梅酒制酒技术也传到日本。时至今日,喝青梅酒也已经成了日本国民的一种生活方式。

青梅产区,亦是青梅酒生产重镇

满城飞絮一身热,梅子黄时雨纷纷。青梅喜欢温暖湿润的气候,年平均温度 16-23 ℃、海拔 700 米以下的丘陵地区较适合它的生长。因此,青梅大部分的产地都集中在我国南部沿海地区。由于青梅酒的风味主要来源于青梅,因此挑选优质的青梅变得尤为重要,以福建诏安、广东普宁和陆河、浙江萧山、四川大邑、云南大理等产地为代表。

在近年来的果酒热催动下,传统青梅主产区也成为了青梅酒的生产重镇。对于与自然环境紧密相连的酿酒行业而言,产区永远都是酒水高质量发展绕不开的一个重要因素。就好比葡萄酒的产区对酒的品质影响一般,青梅酒的发展也需要遵循“产区原则”。当然,如何将产区的优势融合到品牌的形象表达中,并非一蹴而就。

从市场空间上看:消费空间足够大未来有潜力

据行业数据统计:2020年我国青梅酒产量达到了10622千升,同比增长26.1%。2020年我国青梅酒市场规模达到11.17亿元,相比2019年增长了35.9%。从世界范围看,目前我国人均果酒年消费量约为1.0~1.5L,而全世界果酒人均消费量为3.5L,欧美国家人均消费量则高达6L。

日本有近千亿的市场规模而当前我国果酒市场容量仅为220亿元,权威人士预估,2030年中国果酒市场将有望达到千亿规模,成为中国酒业新兴的黄金赛道,其中青梅酒会成为果酒赛道中率先突破的细分果酒品类。

从行业标准上看:引领行业向高质量方向发展

2020年5月,《果酒通用技术要求》行业标准正式出台,填补了我国果酒技术标准的空白;日前,全国酿酒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秘书处组织召开《果酒第4部分:青梅酒》行业标准起草启动工作会议。来自起草工作组成员单位的32位代表通过线上形式参加会议。

中国酒业协会果酒发展委员会秘书长火兴三指出,青梅酒行业标准的制定具有及时性,符合果酒行业发展的需求。青梅酒行业标准应规范和引导市场,并反映青梅酒的真实品质,从而促进青梅酒行业健康发展。中国食品发酵工业研究院有限公司副院长、全国酿酒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副秘书长郭新光表示,青梅酒行业标准制定工作应坚持高质量发展的目标,科学划分品类、分清定位,制定符合行业发展需求的标准,为行业保驾护航。青梅酒行业标准的推出将会极大推动青梅酒行业的高质量发展。

从国家政策上看:乡村振兴政策力促行业发展

2021年2月25日,国家乡村振兴局正式挂牌,产业振兴是乡村振兴的重中之重,农产品加工业是乡村产业的核心产业。果酒行业是推动乡村振兴和农民增收的一支重要力量。

为引导轻工业高质量发展,加快建设现代轻工产业体系,2022年1月10日发布的《关于加快现代轻工产业体系建设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提出,在酿酒方面要“针对年轻消费群体、国外消费群体,发展多样化、时尚化、个性化、低度化白酒产品”。从经营方面来看,果酒属于农业深加工产业,税收政策比白酒低很多。这使得果酒在用户教育、品牌建设和渠道驱动力等方面比其他酒类具有更强的市场竞争力。

从消费趋势上看:女性人群成为核心消费力量

消费市场多元化推动果酒品类快速发展。女性消费者和年轻消费族群成为果酒消费的核心消费者。2021天猫年货节数据显示,购买果酒的人数达到去年2倍,将近7成为女性,酒类消费迎来“她力量”。以跨境进口业务为主的考拉海购数据显示,春节期间女性酒增长300%,三四线城市的增速更为明显,起泡酒、果酒、预调鸡尾酒备受欢迎。

任何行业都值得重做一遍。果酒赛道的先行官青梅酒品类正在快速换挡速跑,伴随着东方文化的复兴之路,果酒行业一定会迎来她的“梅好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