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来爱拍名酒的亚洲买家们,买不动了?
酒业

向来爱拍名酒的亚洲买家们,买不动了?

来源|葡萄酒杂志

近日,苏富比发布《2021年度葡萄酒与烈酒市场报告》,数据显示亚洲买家人数占比连续两年下降,但依旧处于决定性地位。2021年度酒水拍卖整体情况呈现出拍品多样化、买家年轻化两个趋势。4月,苏富比完成了春拍的酒水销售,四场洋酒及烈酒拍卖顺利落锤收官,达到1亿3100万港币的总成交额。

精品酒圈里

亚洲买家占比两连降

近日,苏富比拍卖行发布《2021年度葡萄酒与烈酒市场报告》。

数据显示自2019年开始,曾持续攀升五年的亚洲买家占比遭遇了两连降。2019年时的66%是多年以来的最高峰值,但2021年时滑落至52%,约等于2015年时的水平。

相反的是,欧洲、中东和非洲买家在这两年占比上升迅速,从2019年时的11%上涨至2021年时的30%,创下自身占比数额的历史新高。

此外,来自美洲的买家人数占比处于低位,在精品酒拍卖中的影响规模相对有限。

早前,有观点在讨论疫情来临的这两年,在精品葡萄酒与珍藏级烈酒拍卖圈里,亚洲买家的“统治力”能否会达到更高的程度。类比奢侈品、珠宝等行业,顶尖买家群体中向来不缺亚洲买家的身影,在这两年更隐隐有增加的趋势。

但根据苏富比本次披露的数据来看,单纯从数量上而言,尽管亚洲买家依然有着决定性地位,但整体规模的回落已成事实。难道是亚洲买家终于买不动了吗?不尽然。

亚洲买家以超五成的规模依然占据着拍卖场的决定性位置,近两年出现比例下滑,猜测可能存在多个原因。

首先,疫情客观上或给部分买家在参与竞拍与出价能力上带来影响。其次,2021年苏富比精品酒拍卖共设置逾50场,拍品种类较以往更为丰富,涵盖中国白酒、美国威士忌等多种类别,自然会吸引更多来自全球的意向买家,因此买家构成也随之变化。

拍品更丰富,买家更年轻

在贯穿2021全年的多场精品酒拍卖会中,我们发现葡萄酒依然是主角。拍卖收入前十名里,勃艮第的生产商占了排名的前四位,而波尔多则提供了前十名中的另外四个。

排名里大部分都是为人所熟知的老面孔,例如罗曼尼·康帝酒庄(Domaine de la Romané-Conti)、亨利·贾叶酒庄(Henri Jayer)、木桐·罗斯柴尔德酒庄(Mouton Rothschild)、柏图斯酒庄(Petrus)等名庄

此外,博纳慈济院(Hospices Civils de Beaune)也首次任命苏富比为其著名的历史性年度木桶拍卖会主办方。

2021年末,第161届慈善葡萄酒拍卖会在博纳大厅举办,会上共募集超1500万美元的收益,折合人民币过亿元,传奇的“总统之桶”(Pièce des Présidents)更是取得了90万美元的创纪录价格。

值得关注的是,茅台首次作为顶尖生产商进入前十排名,成交额达210万美元,约折合人民币1408万余元。

与此同时,产自中国的珍贵普洱茶叶也参与了2021年末的佳士得首次茶叶拍卖专场,展出的茶叶总价值高达52.5万美元,约等于人民币近352万元。

2021年的酒水拍卖很有看头,不仅是因为拍品多,更是因为拍下珍品的买家们也同以往有了很大的不同。

我们能从报告中发现,2021年新生代买家群体增长显著。2021年苏富比举办的53场酒类拍卖会里,销售总额达到1.32亿美元,同比增长44%,其中就有四成来自新加入的买家群体。

而在新买家群体中,低于40岁的买家占比高达近四成,其中又以三十岁年龄段为大多数。相比年长的“老资历买家们”,年轻的高净值人群对好酒“买买买”的意向并不低,其购买力引人关注。

今年的春拍

在才过去的4月,苏富比春拍正如火如荼地进行中。

多家出自顶级酒庄且年份较好的精品葡萄酒以及烈酒都相继现身拍卖现场,其中便包含亨利·贾叶1996年的Vosne Romanee Cros Parantoux,罗曼尼·康帝酒庄1996年的La Tache,以及阿曼·卢梭父子酒庄1996年的Chambertin。

有相关机构做过统计,仅“法国名酿特级窖藏”“美酒猎人珍藏”“珍稀佳酿”及“珍稀烈酒”四场拍卖便涵盖超过1800项拍品,总估价近9500万港元。

在正式开拍后,四场洋酒及烈酒拍卖顺利落锤收官,达到1亿3100万港币约折合人民币1亿1216 万余元的总成交额。

拍卖方表示,亚洲、欧洲、北美买家购买意愿较大,于两日内达到能现有拍卖成交水平,让他们对2022全年的洋酒和烈酒销售情况翘首以待。

此外,后续还有多场葡萄酒拍卖会将会开启,例如即将在6月开拍的佳士得葡萄酒拍卖会,便会拍卖一批罕有的勃艮第葡萄酒,其中便包括了剑桥大学国王学院的酒窖中精选的葡萄酒。消息一出,很快便引起业内外关注。

近几年国内外葡萄酒行业发展风云变幻,尽管对于面向大众市场的酒庄、经销商而言,面对着短期内减少的购买量,如何重新激活线下消费成为他们关注的重点。但这并不能就意味着品类声誉与消费者心理预期的回落。

相反的,稀缺的名庄名酒依旧抢手,甚至有着更高的保值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