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酒“六朵金花”,你能叫出几个?
酒业

川酒“六朵金花”,你能叫出几个?

来源|酒经

正所谓“川酒甲天下”,一个“甲”字,便足以见得川酒的地位。

四川省名酒辈出,尤其是浓香型白酒,白酒界一直有着“酱酒看贵州,浓香看四川”的说法。

那些年的名酒评选会,每一届都有川酒的身影,其中最出名的当属“川酒六朵金花”,即便不喝酒的朋友,也对这名号略有耳闻。

世界名酒 —— 五粮液

酱酒虽热,但当下白酒市场依旧是浓香型的天下,浓香白酒品牌众多,市场销售额稳占第一,而老牌名酒五粮液,更是稳居浓香老大的位置。

五粮液历史悠久,底蕴深厚,最早可以追溯到一千多年前唐代的“重碧春酒”,1915年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集五粮之精华而成玉液”的五粮液,凭借优异的酒质,出色的表现,一举夺得金质奖章,从此享誉世界。

目前五粮液知名度仅次茅台,市场销量与份额更是遥遥领先,作为浓香型代表,五粮液具有“浓香、醇和、尾净”的典型特征,酒质清澈,酒香悠久,爆香感强,酒体丰满醇厚,落喉净爽舒适,回味滋味悠长。

五粮液最具代表性以及最广受欢迎的产品是五粮液普五,另外五粮液1618、五粮醇、五粮特曲,尖庄酒系列等都属于旗下热门单品。

浓香鼻祖 —— 泸州老窖

泸州老窖作为中国最古老的四大名酒之一,据说在秦汉时期就已见到身影,明朝时期,泸州地区出现“固态发酵,泥窖生香,甑桶蒸馏”的酿酒新工艺,泸州老窖雏形出现。

同样作为浓香型代表,泸州老窖具有“浓香、醇和、味甜、回味长”的特点,以酿制单粮酒为主,而且老窖池众多,更有“活文物”1573国宝窖池加持于身,发酵酿制的白酒口感绵甜甘爽,醇香感强,酒液厚而丰满,下喉舒适,回味悠长,其中高端单品国窖1573更是闻名古今,畅销中外。

上世纪末,国家对白酒行业管控,白酒酒企普遍遭受重创,泸州老窖也在其中,本世纪初期,泸州老窖推出高端白酒“国窖1573”,并凭借国窖1573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一跃成为白酒头部品牌,成为浓香型第二大代表

除了国窖1573,泸州老窖头曲/六年除酿,泸州老窖特曲,泸州老窖窖龄系列等也都属于不错的产品。

酱香老二 —— 郎酒

川酒6朵金花,浓香型独占6朵,而川酒代表之一的郎酒,是酱酒的新典范

郎酒产于四川省古蔺县二郎镇,素有“美酒河”之称的赤水河就经流此地,得天独厚的气候、水源、土壤条件,让赤水河畔的酱酒格外有名,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茅台和郎酒了,这些年酱酒热,郎酒凭借“郎酒第二”知名度飞跃。

区别于茅系酱酒,郎酒酒香要更馥郁浓烈一点,酒液醇厚细腻,净爽幽雅,回味悠长,带有川酒的浓香感,有“浓中带酱”之风格。

郎酒最广为人知的产品为红花郎10,郎牌郎酒、郎牌特曲(浓香酒)、红花郎15、青花郎、青云郎等也都是郎酒中值得购买的单品。

大唐国酒 —— 剑南春

曾经的“茅五剑”,指的就是茅台、五粮液和剑南春,虽说这些年剑南春掉队,影响力不胜当年,但依旧改变不了它超高的知名度。剑南春发源于四川绵竹,其名来源于唐朝时期,绵竹市属于剑南道,出产于此的酒,故称“剑南春”。

剑南春的酿酒配方,所选用的原料与五粮液一样,多粮酒传统酿造工艺,让酒质具有醇浓芳香、纯正绵柔、醇和爽冽、香味协调的白酒风格,能与泸州老窖、五粮液并列称为浓香型白酒的典型代表,虽名气不如当年,但凭借高性价比在酒圈口碑优秀。

剑南春旗下优异产品有水晶剑南春、东方红,珍藏剑南春,绵竹大曲、金剑南、剑南福等。

老牌名酒 —— 沱牌曲酒

身为十七大名酒、川酒六朵金花之一的沱牌,近年来雨点渐小,光芒收敛,倒是01年推出的舍得酒,逐渐代替了沱牌曲酒的名声,凭借丰富的产品线深入民心,一路高走。

沱牌曲酒主以优质高粱、糯米为原料,老窖作发酵池,再经高、中温制曲,续糟混蒸混烧、陈贮、新老酒勾兑等工艺,酿制出的沱牌酒品质高,主以“甜净”为突出点,窖香、粮香、陈香等诸香浓郁、绵柔醇厚、清洌甘爽、尾净余长。

目前沱牌最出名的单品为舍得系列,除了舍得,沱牌特级T68、沱牌天/特/优曲系列、陶醉也都有不错的表现。

老八大之一 —— 全兴大曲

作为老八大名酒中没落的贵族,不少新酒友对全兴大曲的名字比较陌生,如今的全兴大曲无论在产品线还是品牌力,在川酒6金花中品牌中都明显偏弱,只能活跃在二线品牌中

但当讲到水井坊这个白酒品牌,却是无人不识的,更因酒瓶设计很有艺术感被酒圈称为“瓶子坊”,其实早期时的水井坊是全兴大曲所创立的,主打中高端产品,投入的精力和金钱并不少。

后来于2007年时全兴大曲和水井坊的商标拆分后,2010年水井坊就因外资控股原因而直接分家,所以说全兴大曲是水井坊前身不为过。

五粮液、泸州老窖、郎酒、剑南春、沱牌曲酒、全兴大曲,这就是最早的川酒“六朵金花”。

四川名酒众多,它们将四川几千年的文化习俗、风土人情都融入了酒香之中。

白酒改朝换代飞速,曾经的川酒六朵金花,或风光依旧,或日渐消沉,或在复兴的道路上不断探索,但它们都为川酒的璀璨做出了重大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