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圈地”,酱酒“内卷”烽火再起
酒业

茅台“圈地”,酱酒“内卷”烽火再起

2021年12月08日 15:32:37
来源:华夏酒报

通过圈地和改扩建,酱酒的产量会翻上几番,酱酒优势将被稀释,酱酒品牌之间的竞争更加惨烈,内卷可能会提前到来。

一条赤水河,承载着的不只是贵州白酒的崛起,更多的是让上游和下游的川黔两地白酒共同发展。 针对寸土寸金的茅台镇,别说是一次性圈上26宗地块,就是一块也要掂量掂量。

工业用地的大门早已对酿酒企业关闭,即便是茅台也不行。

12月2日,有消息称,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竞得位于习水县习酒镇东部的26宗工业用地,成交金额共计3.44亿元,目前挂牌出让结果正在进行公示。

据贵州一家酱酒企业负责人胡先生透露,茅台圈地系为满足其在建3万吨酱香系列酒技改工程及其配套设施项目。随着茅台酱香系列酒的不断增长,现有的产量满足不了增速极快的消费市场,在习水拿地,既满足原酒生产,又可解决用地困难的问题,可谓一举两得。

胡先生认为,茅台圈地在一定程度上是扩大生产,解决供求紧张的局面,但是,随着茅台镇其他酱酒企业的不断改扩建,加上赤水河对岸四川古蔺县白酒企业布局酱酒,再到如今的酱酒热“降温”,针对有限的消费市场,酱酒内卷的可能性很大。

茅台圈地,早已布局习水产区

一口气吞下26宗工业用地,可谓是大手笔,仅成交金额就达3.44亿元。但此次竞拍并不是心血来潮,早在2018年就已布局。

《华夏酒报》记者了解到,2018年9月28日,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召开第二届董事会2018年度第六次会议,会议由时任董事长李保芳主持。《关于投资建设3万吨酱香系列酒技改工程及其配套设施项目的议案》排在几个议案的第一位,足见这个议案的重要性,议案全票通过。

当时的会议内容显示,根据公司发展战略,会议决定投资建设3万吨酱香系列酒技改工程及其配套设施项目。本项目建设总投资估算不超过83.84亿元,所需资金由公司自筹解决。

3万吨酱香系列酒技改工程及其配套设施项目建设地点在习水县新寨、柑子坪、大地。项目计划新建制酒厂房84栋、改造制酒厂房6栋及其配套设施,新建和改造完成后,可新增酱香系列酒产能约3万吨;新建陶坛酒库62栋及其配套设施,新增酱香系列酒储酒能力约8.37万吨;新建不锈钢罐群4组,新增酱香系列酒储酒能力约2.8万吨;新建制曲厂房8栋及其配套设施,可配套2.88万吨酱香系列酒制酒的用曲需求量。项目总建设周期为3年。

从该议案通过到今年12月2日在习水县竞拍26宗工业用地,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年还要多一点,公司董事长也换了两任。

仁怀当地酒业人士表示,三年多的时间该议案迟迟未实施有诸多原因。三年多来,茅台酱酒系列酒的销量直线上升,从2018年营收80.77亿元到去年营收99.91亿元,今年前三季度,系列酒营收95.40亿元,其中系列酒同比增长35.56%,全年实现120个亿的营收不成问题。系列酒增长迅猛,让茅台下定决心实施3万吨酱香系列酒技改工程及其配套设施项目,项目的实施将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生产上的压力,为“十四五”茅台实现2000亿元目标奠定基础。

今年10月17日,随着茅台酒制酒新投产车间的全面投产,标志着“十三五”茅台酒技改扩建项目全面完工,茅台酒基酒年产能将达到5.6万吨规模。

据不完全统计,仅茅台镇改扩建的大大小小酱酒企业就有上百家。业界认为,酱酒企业的扩建在满足消费市场的同时,会在酱酒生产领域形成两极分化,品质可能会出现良莠不齐的现象,在一定程度上会稀释酱酒稀缺的优势,在品牌竞争上会形成内耗,影响未来发展。

疯狂圈地,酱酒“内卷”战或提前

酱酒企业圈地行为在仁怀和遵义更加明显。

除茅台外,国台在并购怀酒后,通过技改扩能,到2026年总产能预计在26000吨~28000吨;劲牌茅台镇酒有限公司第三期工程建设完成后,可形成年产13000吨的酱酒能力;贵州珍酒扩建工程位于汇川区白岩沟、深溪沟、清溪和水井湾四个地块,项目总占地约1700亩、总投资150亿元,新增酿酒产能3万吨、酒库20万吨;珍酒原址扩产和高坪街道永胜社区项目投资135亿元,新增用地1300多亩,建成后产能将达到4.5万吨。

《仁怀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纲要》显示,到2025年,从现在的15万千升提升至25万千升。支持茅台集团及其子公司技改扩能,推动“两个10万吨”目标早日实现,到2025年,让茅台集团营业收入达到2000亿元。仁怀计划到2025年,新增规模企业30家以上,培育白酒上市公司5家,酱香酒产量力争达到50万千升,销售收入超过2000亿元。

赤水河的对岸是四川的古蔺,与茅台一河之隔,现在就有四大酱酒镇,二郎、永乐、太平、茅溪,川酒“十四五”首次提出的“浓酱双优”相呼应。该规划中明确提出,四川着力优化区域产业链布局,引导产业集聚集群集约发展,支持泸州打造世界级赤水河酱香酒谷。

2020年,泸州市酒类产业完成营业收入1008.4亿元,实现税金100.43亿元,泸州白酒产业园区完成营业收入1005亿元,成功实现“千亿白酒产业、百亿酒税”和“千亿酒业园区”发展目标。

2020年,泸州古蔺县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提出“打造酱酒产业发展集群”的目标,全力开发茅溪、二郎、太平优质酱酒生产区,力争茅溪酱酒基地招商取得实质突破,加快培育一批“小巨人”酒企。

2020年3月,“泸州市将投资200亿元打造古蔺县茅溪镇酱酒园区”的消息传出,让茅溪镇一举超越泸州古蔺县的二郎镇和太平镇等较具规模的酱酒产区,成为新的关注焦点。

此前,泸州市曾出台酱酒帮扶政策——凡是完成新建200口(含)~400口(含)酱香型窖池的酒类企业,泸州方面按2000元/口给予补助;完成400口以上的,超过的部分按2500元/口给予补助,但单个企业窖池最高补助金额不超过300万元。

郎酒作为四川酱香型白酒代表企业,将在5年内实现郎酒酱香酒年产能过5万千升、储酒30万千升的目标; 潭酒作为川酒的腰部力量、十朵小金花之一,已规划出十年成长为百亿企业的战略目标; 川酒集团布局川酱科研基地,将形成产量2万千升、储酒6万千升以上的酱酒综合生产能力,预计年产值达20亿元以上。

在“2021郎酒重阳下沙大典暨吴家沟·二期、二郎·红滩生态酿酒区投产仪式”上,郎酒董事长汪俊林曾表示,郎酒将于明年完成五大生态酿酒区的全部建成投产,届时,郎酒高端酱酒产能将进一步提升至5.5万吨。

业界人士表示,通过圈地和改扩建,酱酒的产量会翻上几番,酱酒优势将被稀释,酱酒品牌之间的竞争会更惨烈,品牌分化也会更严重。届时,弱势品牌将逐渐失去市场,生存压力会更大。产量决定未来,品牌铸就辉煌,酱酒会进入弱肉强食的竞争时代,内卷可能会提前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