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逃离茅台镇,留下的不只是“一地鸡毛”
酒业

资本逃离茅台镇,留下的不只是“一地鸡毛”

2021年10月26日 17:56:55
来源:华夏酒报

酱酒这块肥肉,有时候是不合胃口的。从两家上市企业高调宣布“染酱”到黯然离场足以证明,“蹭热度”“短期投资”和“钻空子”的行为在茅台镇,甚至在贵州酱酒核心产区,已经没有了生存空间。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地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这是一种无奈的作别。

10月19日,吉宏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决定终止收购贵州钓台贡酒业有限公司。以此种心情形容悄然离开茅台镇的资本,可能再恰当不过了。

吉宏股份并不是第一家退出茅台镇的资本。早在10月15日,众兴菌业就对外发布公告称,此前拟现金收购圣窖酒业100%股权的计划,已在8月25日决定终止。

从这两家上市企业高调宣布“染酱”到黯然离场足以证明,“蹭热度”“短期投资”和“钻空子”的行为在茅台镇,甚至在贵州酱酒核心产区,已经没有了生存空间。

“资本退潮,在茅台镇,他们只是一个开始,今后还会有许多企业悄然离开。”在贵阳从事资本分析的宁强说。

1

资本退潮,留下的一地鸡毛

资本,向来是追求利润的。

随着茅台的火热,整个酱酒领域都跟着“喷火”。在白酒经销商和投资商眼中,酱酒就是一块“肥肉”。

高瓴资本就是涉及酒类产业赚钱最好最快的标杆,在酒业领域,高瓴资本频频得手。

2014年,高瓴资本快速重仓建仓,3个月内出资11亿元迅速买了2200万股洋河股份,占洋河股份总股本的2.06%。随后,一年内持续减持,至2015年底清仓,前后获利一倍。

2015年,高瓴资本入股古井贡酒,截至去年3月初,高瓴资本持有5年时间,共盈利6.2亿港币,盈利比例在3倍以上。

2017年,高瓴资本加仓华润啤酒,至今持有并获利40亿港币左右。

此外,高瓴资本还投资入股江小白、光良酒业等多个白酒品牌,以及青岛啤酒、苏格兰烈酒生产商Loch Lomond等重量级酒企。

当资本风风火火来的时候,很多是想着如何赚钱,而不是如何酿酒。对于上述两家资本,染酱的初衷极大可能是为了挽救主业下滑。

资料显示,吉宏股份是“线上+线下”全方位集成营销综合解决方案的提供商,主要数据体现为To C端精准营销跨境电商业务和为大客户提供全案营销设计的包装服务业务。数据显示,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24.91亿元,同比增长29.97%;实现归母净利润1.82亿元,同比下滑29.66%。

“蘸酱”即涨对股市相当有用,6月23日,从吉宏股份宣布拟收购酱酒企业开始,6月28日,吉宏股份股价累计上涨超30%,期间收获两个涨停板。然而,可能是酱酒规模太小拖了吉宏股份的后腿。

资料显示,古窖酒业成立于1993年4月20日,主要生产酱香型白酒,现有窖坑24口,年产酱香基酒180余吨,现有不到2000吨20世纪80年代至今不同年份的53%vol大曲酱香基酒。

无独有偶,众兴菌业也是“染酱”不慎。

从6月20日众兴菌业与刘见、刘良跃就公司收购其持有圣窖酒业100%股权初步达成合作意向并签署了《股权收购合作意向书》开始,至6月29日期间,众兴菌业股价累计大涨超过90%,期间一度斩获涨停六连板。然而,8月25日开始,由于多种原因,收购停滞不前,染酱前景渺茫。

10月15日,收购叫停。10月18日,众兴菌业开盘后“一”字跌停。截至10月20日收盘,吉宏股份公司股价报收16.22元。从6月29日至今股价几乎腰斩,跌幅达47.76%。

2

本土资本,凸显“长跑者”优势

资本的撤离,在一定程度上给本土资本带来了巨大的发展空间。8月25日,遵义酒业集团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华夏酒报》记者从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看到,遵义酒业集团注册资本达10亿元,企业性质为国有独资,股东为遵义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无独有偶,早在2013年7月,仁怀市酱香型白酒产业发展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注册成立,注册资本四个多亿,是由仁怀市政府牵头组建的国有全资酒业平台公司。贵州酱酒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20年12月底,贵州酱酒集团有限公司注册资本达50亿元,由贵阳产业发展控股集团全资控股,属于市国资委管理企业。

本土资本在发展中 寻找大融合模式,在产区建设、生态保护、品牌塑造等方面布局,在大生态、大发展、大格局、大融合中逐步发展壮大,解决二三梯队不足、发展空间受限等多方面的困境。 “三驾马车”在环境整治和兼并整合中的作用会更加凸显。

在白酒趋势发展咨询专家黄长北看来,本土资本为酱酒未来进一步整合现有资源,加大生态保护起到了促进作用。随着众多小微企业和家庭作坊式酒坊被兼并重组,本土资本的发展空间更大,优势更加凸显。

3

大浪淘沙,裸泳者何时上岸

茅台疯长的当下,“染酱”风潮愈演愈烈。在天士力收购国台、湖北宜化收购金沙窖酒、金东资本投资珍酒成功案例的引导下,资本强行进入。

今年3月,修正集团宣布旗下修正酒业“杀”进茅台镇;4月28日,海南椰岛发布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椰岛酒业拟与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糊涂酒业共同出资设立合资公司,计划未来5年内投资50亿元;4月30日,烟草企业五叶神集团同仁怀市签订投资协议,加入酱酒赛道,正式启动厚工坊酒业年产5000吨酱香型白酒生产项目;5月19日,融创携手环球佳酿豪掷100亿元,四年规划产能4万吨。

茅台的火爆带动了一波收购白酒资产的浪潮,除水井坊拟合资成立贵州水井坊国威酒业有限公司宣布终止,众兴菌业和吉宏股份先后退出外,包括岩石股份、大豪科技等多家公司都曾经宣布涉足白酒业。

7月27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的经营者集中简易案件公示表中,对珠海高瓴岩恒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收购贵州金沙窖酒酒业有限公司股权案进行公布。 交易完成后,高瓴岩恒及其关联方将合计持有金沙窖酒25.791%的股权。

9月15日,贵州仁怀茅台镇珍藏酒业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新增股东古井贡酒,持股60%成大股东,认缴出资金额为75万元,标志着古井贡酒正式染酱。

10月12日,仁怀市茅台镇金樽酒业有限公司股东发生变更,新增股东为苏州步步高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持股34%,金樽酒业的注册资本从1900万元人民币增加到58800万元人民币。

除了一些大的资本染酱之外,众多小的资本也在蹭热度。据业内人士预测,来自全国各地的白酒运营商先后入股上百家小微酒企,还有的已经100%收购茅台镇酒企。据山东济南白酒运营商李先生透露,从前年开始,他所知道的就有20多位经销商入股茅台镇酒企,投资所得多的有两三千万,最少的也有数百万。

河南白酒经销商刘建营告诉《华夏酒报》记者,今年4月他和朋友看中了一家年产量接近1000吨的茅台镇酱酒企业,虽然商谈了三个多月,但由于多种原因和当地生态治理等因素,最终收购叫停。

刘建营讲道,在河南的经销商80%的人已经打消了在茅台镇继续投资的念头,还有一部分人处于观望中。

但是,究竟还有多少水性不好和“揩油”的投机者,只能游会儿看看,潮水退时,方见裸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