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中国内地出口暴跌77%,澳大利亚葡萄酒要怎样“绕开”关税?
酒业

对中国内地出口暴跌77%,澳大利亚葡萄酒要怎样“绕开”关税?

2021年10月21日 16:48:33
来源:华夏酒报

图片

为了缓解中国高额关税带来的成本压力,澳大利亚葡萄酒巨头正在探索一些替代方案来“绕开”关税,包括启动中国市场分装计划,从智利、加州等其他产区推出澳洲品牌。

在中国关税的打击下,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遭遇“滑铁卢”。截至2021年9月的一年中,澳大利亚对中国内地市场出口下降77%至2.74亿澳元,拖累其总出口额下降近1/4,达到5年来的最低点。

对中国内地出口下降近八成

澳大利亚葡萄酒管理局(Wine Australia)的最新出口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9月的一年间,澳大利亚的葡萄酒出口额下降24%至22.7亿澳元,出口量下降17%至6.38亿升,每升均价下降9%至3.56澳元。

这一年间 ,澳大利亚对中国内地的出口下降77%至2.74亿澳元,在去年11月征收惩罚性关税之前,澳大利亚葡萄酒对中国内地的年出口额约为13亿澳元,现在仅为这一数字的1/5。约2/3的澳大利亚葡萄酒生产商已经放弃向中国内地出口葡萄酒,出口商数量从2020年9月的2241家下降到2021年9月的750家。

Wine Australia公司事务和监管总经理Rachel Triggs指出,出口整体下降不仅反映了该国葡萄酒行业在去年面临的挑战,还反映出2020年的低产量影响了库存水平。

她分析,下降的主要原因在于中国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征收高额进口关税,导致进口大幅下降。其次,2018-2020年的小年份导致库存水平下降,可供出口的葡萄酒减少。虽然2021年份澳大利亚葡萄酒的压榨量创历史新高,但预计对出口量的影响还需要一些时间,因为大部分2021年份葡萄酒预计将在未来两个季度出货。此外,疫情带来的全球航运延误也影响了出口。

图片

“由于出口商在加征关税之前突击将葡萄酒运往中国内地,以及在脱欧过渡结束之前大量运往英国,致使2020年9月和10月出口大幅增加,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出口下降数据被放大了。” Triggs解释说,“突击出口导致2020年的大部分葡萄酒比平时更早发货,从而使2021年的库存水平达到10年来最低。”

如果抛开中国内地市场来计算,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额增长9%至19.9亿澳元,出口量下降5%至6.18亿升。

值得关注的是,这一年中,虽然澳大利亚对中国内地的出口暴跌,但对中国香港的出口额增长了137%,达到2.07亿澳元。

Triggs表示,这并不一定意味着澳大利亚葡萄酒是通过香港进入内地的。“除了葡萄酒离开澳大利亚后的目的地之外,我们无法获知具体运输地点。”她说。

英国已经超过中国成为澳大利亚在价值和数量上的最大市场。对英国的出口价值增长7%达4.6亿澳元,出口量增长2%达2.51亿升。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对新加坡、韩国、丹麦、泰国和中国台湾等市场的出口也出现增长。最大的增长来自对东南亚的出货量,增长43%至2.55亿澳元,这显然表明澳大利亚酿酒商正在从他们以前的主要市场转向“多元化”。

“不会放弃中国市场”

中国政府于2020年8月对澳产葡萄酒发起反倾销调查,今年3月正式宣布征收最高达218.4%的反倾销税。此前由于澳大利亚的葡萄酒在中国市场享有零关税,澳洲酒在中国的市场份额逐年上升,并于2019年超越法国酒,成为中国市场上销量第一的进口葡萄酒,39%的澳大利亚葡萄酒销往中国市场。澳洲酒被拒之门外之后,其市场份额被迅速瓜分,在今年截至6月的半年中,法国葡萄酒的份额从28%增长到35%,而智利则从16%上升到23%。

图片

法国商务投资署(Business France)的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法国日常餐酒(Vin De France)对中国出口量飚升63%,达54,217亿升,显然很大一部分来自澳洲酒之前所占据的低端市场。

为了缓解中国高额关税带来的成本压力,澳大利亚葡萄酒巨头正在探索一些替代方案来“绕开”关税,包括启动中国市场分装计划,从智利、加州等其他产区推出澳洲品牌。今年5月份,两大葡萄酒巨头富邑(Treasury Wine Estates)和美誉(Accolode Wines)还先后考察中国西北部的葡萄酒产区,意欲在中国本土寻求收购与合作。

奔富(Penfolds)的母公司富邑葡萄酒集团是澳大利亚对中国最大的葡萄酒出口商,每年约向中国出售5亿澳元的葡萄酒。该公司8月份表示,在中国内地的业务收入下降了77%,但董事长Paul Rayner在近日年会上告诉股东,该公司并没有放弃中国。

“我们不会放弃中国市场。” Rayner表示,富邑已加大对马来西亚、越南和泰国等其他亚洲国家的出口。此外还指定存储在美国和法国等国家的奔富葡萄酒作为“多国战略”的一部分。根据该策略,它可以将奔富从这些国家运往中国,从而避开高额关税。“我们将长期致力于中国市场,并继续投资于我们的团队、品牌以及我们与客户和消费者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