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界资本为酱酒火热造牌运动的背后,哪些隐忧不可忽视?

​各界资本为酱酒火热造牌运动的背后,哪些隐忧不可忽视?

2021年10月15日 21:49:36
来源:凤凰网酒业

文 | 凤凰网酒业 翟庭俞

自动播放

股神巴菲特曾说过:“在别人贪婪的时候恐惧,在别人恐惧的时候贪婪。”面对已经井喷了四年的酱酒市场,仍不断有资本在排队冲关,仍不断有新品牌迎风而上,此时应该恐惧还是应该贪婪?

有人说酱酒市场还在跑马圈地时代,也有人说酱酒市场已经进入下半场,有人贪婪,也有人恐惧。谁对谁错,一切预判都无法立即得到验证,正如茅台智库专家、正一堂战略咨询机构董事长杨光所言“酱酒就是一场长期主义的游戏”。 这场造牌运动中,存活率到底有多高?至少三五年后才能见分晓。

眼热的除了前赴后继的业内外资本,还有赤水河对岸的四川泸州——川酒浓香的大本营。2018年3月,四川省人民政府也没经得起诱惑,直接把与茅台镇一水之隔的水口镇更名为茅溪镇,试图复制另一个波尔多,在赤水河左岸新建一个川酱产区。

对此,业界一片哗然, 骂声不断。

“我对茅溪,基本上就是四个字,东施效颦。所以第一学不会,第二没价值,第三把自己的优势丢了。基本上就这么一个特点。”杨光在凤凰网《酒业相对论》栏目中直言不讳。

自动播放

河南酒协会长熊玉亮也认为此举体现了浓香的不自信。“中国的白酒香型的应该百花齐放。首先应该树立自信,坚持自己的风格。浓香这一脉,还是有很大的市场。不可能让这酱香一霸天下,这也不现实。“

自动播放

不过,如果浓香都来入局酱酒局面就不好预判了……

今年来,安徽的古井贡酒、四川成都的水井坊等名酒企业也先后入局。更有行业专家直言“抢酱酒,就是抢钱!”赤水河两岸的大卡车夜以继日川流不息,貌似开启了扩产比赛。

中泰证券食品饮料首席研究员范劲松在栏目中忧心忡忡地多次表示:“我主要是担心生态。如果说在茅台河对面去挖,到时候对生态形成一定压力。在那边去建呢,肯定是有一些那个尾气排放,包括油之类的,或者有些东西工业方面的东西,当地资源的承载压力可能会更大。这么干的话,那其实竞争对手也可以在五粮液在老窖家门口也做同样的事情。对于行业的竞争格局非常非常不利。”

自动播放

积极圈地的资本们,如何找到或创建优质的酱酒品牌?缺人才、缺高粱、缺地、缺产能……繁荣的酱酒背后还有哪些不为人知的隐患?茅台镇对岸的茅溪镇该不该关?“双碳”背景下茅台怎样树行业标杆?敬请关注新一期凤凰网《酒业相对论》。

​各界资本为酱酒火热造牌运动的背后,哪些隐忧不可忽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