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玉华:环保高压线之下,兼并重组,是企业的一条出路
酒业

吕玉华:环保高压线之下,兼并重组,是企业的一条出路

2021年08月01日 10:49:02
来源:凤凰网酒业

来源|糖酒快讯

文 / 阿锦

7月20日,遵义市市委书记魏树旺在白酒行业生态环境突出问题整改暨推动白酒产业高质量发展专题会上提出,为规范白酒企业发展,坚持规范化、规模化、集约化发展,将积极推动“低小散弱”酒企整合关停一批、兼并重组一批、改造升级一批、转型发展一批工作。

魏树旺表示,白酒作为遵义的支柱产业、首位产业,推动其高质量发展既是遵义高质量发展的根基命脉。白酒行业污染专项整治不仅是生态环境问题和经济问题,更是政治问题和社会问题。要坚持把赤水河流域生态环境保护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全面落实白酒行业污染专项整治中的各项措施,大力推动白酒行业源头治理、技术升级,推进赤水河全流域高水平保护和高质量发展。

针对企业的整合关停、兼并重组等,产区各方反响不一。对此,糖酒快讯采访了仁怀酒协执行副会长兼秘书长吕玉华。在产区人士中,他的思考,或许极有代表性。以下为对话内容:

糖酒快讯:去年,仁怀市政府出台了白酒企业兼并重组的实施意见,近期遵义市人民政府也表示将推动整合关停一批“低小散弱”酒企事宜,对此,产区人士如何看待?

吕:前段时间,中央组织了上百人的队伍,检查整个仁怀的环保和治理情况,已经发现存在的问题。仁怀低小散弱酒企,没有能力解决环保问题,乱排放的现象直接影响整个仁怀的环境整治,所以仁怀市政府环保整治的要求是非常正确的。

从另一个方面看,我们有“再造一个茅台”的目标,这也要求我们要对企业有所规划,以及还要规划仁怀市的整体酱酒形象。仁怀酒企的产品杂而多、乱,目前应该有六七千个所谓的品牌,从行业的角度来说,我们也希望政府有这样的一个整治的作为。

糖酒快讯:环保已经成了底线,如果不兼并或升级转型,就必须关停?

吕:在仁怀,就算是一个小企业,也需要一栋生产车间,还要配一个库房、一栋办公楼,以及其他的配套,包括制曲都要花几亩地。要做到这些,小企业自身能解决环保吗?

赤水河是我们的母亲河,现在是从中央到地方,都以抓好流域的环保为目标。作为企业,你占据着仁怀的稀缺资源,就一定要在品质提升、形象提升等方面有所作为,也才能增强企业在市场的占有率。这些对企业未来发展都将起到一个决定性的作用。企业如果不升级,不提升发展质量,不把发展提升到行业发展的高度,产区整体形象很难提升。

我们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赤水河流域的环保问题,那就一定要规范企业,提升企业形象,低小散弱的企业,资金实力相对更弱,或者后续资金不够,也很难做到规范化。所以我们地方政府提的要求是很正确的,也是按照中央有关精神在执行。

糖酒快讯:针对“低小散弱”酒企,政府可能有哪些更为具体的方案,现在进行到哪一步了?

吕:兼并之后,原来的企业主可以带企业入股,也可以全资收购、兼并重组,也可以直接退出,将资金投向其他行业,这些都涉及一个估值问题。如果要继续留在酒行业,就一定要符合仁怀市委市政府的建设规划,解决无证生产等问题。

我们的方案还在完善过程中,之后还要交给相关部门,以及企业反复讨论,这是一个非常严谨周密的过程。一旦成形,大家再照章办事。

糖酒快讯:糖酒快讯:在您看来,推进这一工作,可能会遇到怎样的困难?

吕:企业的收购、兼并重组,以及退出,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它涉及到大家的私人利益。在推进过程中,肯定会遇到一些阻力,那就需要更多的沟通。

这说到底就是统一思想的问题,但只要我们召开会议,共同探讨、共同研究,大家求同存异,我相信会有一个很好的结果。而且,如果企业解决不了环保问题,同样不允许生产,这是中央的高压线,并不是地方政府要求关停——解决不了环保问题,就只能关停,没有第二条路子。收购兼并酒企等手段,也是在“抢救”企业。

其实不止赤水河,包括长江流域的武汉等地,都是如此,治理效果也非常突出。只要我们服从政府的安排,我相信一定会处理得很好。

后记

在产区走访过程中,糖酒快讯注意到,很多酒企都深受环保问题困扰:有的厂房建设较早,在当时并没有环保要求,厂区也缺乏相应处理设施;有的企业自建污水处理,但跟不上产能扩建速度,且投入较大,自能承受压力也大等等。

即使没有环保的高压线,产区酒企都将面临行业转型升级这一改变。针对当地政府提出的整合关停、兼并重组、改造升级、转型发展等方案,也有当地企业主表示期待——仁怀产区只有茅台一家企业产值破千亿,但若重组中小酒企,再造一个茅台,甚至再造多个千亿企业完全有可能,但前提一定是要有政府推动。这位企业主还表示,“不论是资本或财团兼并我的企业,还是我们收购其它酒企,我们都十分期待。”

很难判断这位企业主的想法是否具有代表性,但至少说明一个事实,就是行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引入资本转型升级是必然趋势。仁帅酒业股权划转茅台集团,显然是一个开始。在此之前,水井坊与国威酒业的合作,同样如此。

据相关人士透露,国威酒企业与水井坊的合作,也有当地政府的“撮合”,“政府更为看重的是水井坊背后的大股东帝吉亚欧,如果能引入有酒业背景的世界五百强,对产区形象也有很好的提升,也更利于招商引资。”

因此,遵义市政府提出的关于“低小散弱”酒企的整合关停、兼并重组、改造升级、转型发展工作,看似是针对酒企,其实质是整合酒业上下游产业链,尤其是引入资本,而这也极为考验当地政府的智慧。

仁怀有生产许可证的酒企业,目前约有五百余家,酒企上千家,而品牌则多达六七千。正如吕玉华所说,仁怀酱酒品牌多而乱,故酒企的整合或兼并,同时也是品牌的整合升级。将企业、产能聚焦在更强大的品牌之下,更利于仁怀军团抢占市场,及酱香白酒的发展壮大。

近年,针对酱酒热及其延续性问题,行业人士多有讨论。如果当地政府此项举措能尽快实施到位,酱酒热能热多久的问题,或许将不再是问题。如果说自2017年以来,酒业复苏为酱酒热带来了第一次机遇,当地政府现在的举措,或许将来仁怀酱酒带来第二次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