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业28年,深度打造两大战略单品,离开大平台的他能再成功吗?
酒业

从业28年,深度打造两大战略单品,离开大平台的他能再成功吗?

2021年06月02日 10:52:14
来源:云酒头条

两月之后再访胡波:牵手资本博弈产能,他还有这些新思考。

文 | 云酒团队(ID:YJTT2016)

日前,一则关于仁怀市政府领导赴北京招商引资的报道,引发业界对胡波的关注。

报道称,北京昭德投资集团与贵州省仁怀市波波匠酒业有限公司合资成立了贵州省仁怀市上阳台酒业有限公司(注:波波酱酒于2021年初更名为波波匠酒)。

今年初,胡波曾通过云酒头条(微信号:云酒头条)专访向外界表示,波波匠酒未来3年内产能将维持在1200吨左右,2023年目标销售达到3亿元、2026年达到10亿元(点击链接阅读原文)。

如今成立新酒业公司,对波波匠酒来说无疑是一次发展历程中的重要事件。带着好奇,云酒头条再访胡波,并且发现,这一次他主动想表达的东西更多了。

“人重要还是平台重要?”

提起胡波,白酒行业内不熟悉者大有人在,这在人才济济的酒行业也并不稀奇;但如果说起习酒·窖藏1988和珍酒·珍十五,相信一定都耳熟能详。

胡波,正是上述两款明星大单品的深度参与者和始创者之一。

2010-2014年,在习酒工作期间,胡波带领销售团队将习酒的销售额从2009年的不足10亿元,强势拉升到2012年的30亿元左右。

2016年履新贵州珍酒后,胡波又亲手打造了珍酒·珍十五明星单品,带队大幅提升珍酒的销售业绩。至2020年,珍酒年销售额已近20亿元。

优秀的业绩,加上入行28年的资历,令胡波一度被誉为“行业资深操盘手”。

但胡波最近的困扰也正源于此。

还得从胡波先后离开两位“老东家”之后,习酒和珍酒的快速发展说起。

2015-2020年,习酒分别以20%、25%、39%、81%、40%和31%的速度增长,并于去年底成功跨过百亿大关,牢牢站稳酱酒第一阵营,其中习酒·窖藏1988销售占比过半,接近58亿。

立足“十四五”开局之年,习酒提出,2021年将持续塑造中高端战略大单品君品习酒和习酒·窖藏1988,以中高端产品为主要载体,打造全国酱酒第二品牌。

珍酒近年来也呈现出良好的上升势头。2020年,珍酒完成销售近20亿,其中珍十五及以上产品销售贡献占比达54%。今年开年仅10天,珍酒销售额便达到了同期的2.56倍,完成了30%以上的年度任务。由于市场火热供不应求,珍酒一度于2月1日起停止接受珍十五的订单。

在去年底珍酒2020年度合伙人大会上,珍酒方面提出,2021年将力争使销售增长80%,珍十五以上销售占比扩大一倍。

可以看到,在胡波离开两家企业后,习酒和珍酒都继续取得了高速发展,品牌影响力与日俱增。而与胡波有着深刻联系的两款大单品,均在各自企业的产品系中扮演着支柱作用,被委以重任。

于是,在胡波全面投入自己的企业波波匠酒后,便渐渐有两种声音不断在其身边响起:一种是将两家企业后期能够实现飞越式发展的原因,归功于胡波等人当初在营销市场上打下的坚实基础;另一种观点则认为,更大的原因在于酱酒风口的来临,与谁是操盘手没有太大关系。

“到底是人重要还是平台重要?”胡波不断向自己发出疑问。而实际上,关于这个问题,他已经做了较久的思考。

“我就是运气好而已”

出色的“历史战绩”和在仁怀的深广资源,令胡波身边时不时出现一些追捧者甚至奉承者。每当有习酒和珍酒的热点出现,他们总是忍不了“提当年勇”,为其点赞。

但胡波对这种“捧杀”保持着警惕。他认为,两家企业后期发展能够突飞猛进,最重要的原因便得益于习酒和珍酒在品牌、规模、市场、历史文化等方面的沉淀。同时,自己离开岗位之后,新任接替者都是有着丰富市场经验的人才,这也促使企业向更好发展。

▲胡波

“很多人都说我操盘很厉害,其实我个人并不这么认为,我只是赶上了好的时代和酱酒风口,但归根结底是习酒和珍酒长期的积累和沉淀。”胡波进一步举例,在其任职的2013-2014年,习酒同样经历了酒业寒冬,因此这与个人的力量无关。

实际上,“自己很重要”这一想法也曾一度盘桓在胡波的脑海中。

据他回忆,窖藏1988于2010年上市,在短短两年后,2012年就实现了15亿的销售额,这在当时的行业环境中堪称奇迹。这样的成就伴随着胡波走进珍酒,并在短期内同样取得了优异的成绩。这让胡波觉得自己在企业中很重要。

时间来到2019年,听惯了追捧的胡波也开始慢慢反思,个人力量和平台影响到底哪个更重要。思考的结果是,“运气好”渐渐成为了他的口头禅。

到今天,每逢被人过誉和谬赞的情形,胡波总是说:“太抬举我了,我就是运气好而已”。

胡波认为,上述企业取得良好的发展,根本的原因还是企业平台都做得很好,相比人的微末力量而言,这些平台更为重要。

“就像一辆车,有人发动起来后,谁开都会往前走,都会上高速,只是谁能够开得更快一些、更稳一些而已”,胡波用车来比喻企业平台。

紧接着,他又把政策和风口比作一条高速公路。在胡波看来,高速增长的国家经济和热火朝天的酱酒产业风口,是为酱酒企业发展搭建的高速公路,“只要将车开上高速稳得住,往一个方向走,很快就会跑起来。”

受这些思考的启发,胡波从一开始就将波波匠酒的经营重心放在了软硬件基础的夯实上。

胡波正式回归后,波波匠酒在八个月内完成企业综合大楼建设,有力提升了公司形象。酒厂酱酒产量在前年基础上增长100%,产能突破1200吨,全新的自动化包装流水线也投入使用。

在波波匠酒的三年规划中,还计划全力打造占地300亩的高品质酱香酒酒庄,同时民宿和别墅建设正如火如荼。

软件方面,波波匠酒走的是差异化的营销模式,采用社群营销的策略和方式,以体验店和体验馆方式落地,以成品销售、小批量个性化定制、封坛酒3种业务种类进行营销。

两会期间,企业广告投放效果显著,实现了累计超3亿人次的海量曝光,在行业内和市场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同时吸引了千余人次咨询代理相关情况,与来自全国的近20家经销商达成了合作。

“业外投资对本地发展是一种支持”

近年来,酱酒热成为行业现象,并不断吸引着业外资本的涌入。

对于这一现象,胡波始终秉持一种开放与欢迎的态度:“人家外面的人拿着钱来茅台镇投资,不管是来做贴牌还是投资酒厂,对仁怀的酱酒始终是一个推动作用,对我们本地发展是一种支持。”

而云酒头条(微信号:云酒头条)了解到,波波匠酒也成功获得了资本的青睐,目前已与北京昭德投资集团进行了深度合作,合资成立了酒业公司,同时还获得了北京巅峰智业旅游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的投资。

不难发现,上述两家企业都是拥有丰富渠道资源和雄厚财力的大型资本平台,能够获得它们的青睐投资,核心原因在于波波匠酒的品质得到了他们的认同。

波波匠酒厂坐落于茅台镇15.3平方公里酱香酒核心产区,与茅台酒同享一样的气候、水源、微生物环境,其前身为1984年茅台镇一家始建较早、为数不多沿袭传统酿造工艺的酒厂,文化底蕴深厚。

企业以茅台镇及周边原产地出产的红缨子高粱为酿酒原料,严格按照“12987”正宗酱酒生产工艺生产,以及“5年以上储酒时间方可出厂”的出厂原则,从各个环节保证波波酱酒的品质正宗。

更重要的是,企业掌舵人胡波不仅是经验丰富的操盘手,还是业内公认的“黔酒大师”;而波波匠酒总工程师余兴忠,作为余氏家族第七代酿酒传人,也是茅台镇公认的二十四位品酒大师之一。他们共同为波波匠酒的品质保驾护航,带给消费者天然的信任感。

坚守品质之外,怀揣一份酱酒人的情怀,胡波把酱酒文化的传播当成肩上之责,通过开设“酱酒文化公益大讲堂”等活动,致力于传播茅台镇酱酒文化。目前,该活动已成功举办第一期,在业内形成了广泛印象,收获行业人士的好评。

云酒头条了解到,第二期“酱酒文化公益大讲堂”将于6月13日进行。胡波广发“英雄帖”,邀请志同道合的酱酒从业者、爱好者齐聚波波匠酒厂,届时,其将带领大家“学制曲酿酒 习酱酒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