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尽?累计套现60亿,复星减持青岛啤酒手不停,不过……
酒业

友尽?累计套现60亿,复星减持青岛啤酒手不停,不过……

2021年05月11日 14:45:18
来源:华夏时报

【懂酒谛】友尽?累计套现60亿,复星减持青岛啤酒手不停,不过……

5月10日,与白酒股疲弱的走势相比,啤酒股则集体拉升。截至发稿,惠泉啤酒涨逾6%,燕京啤酒、珠江啤酒涨幅超2%。其中,青岛啤酒上涨1.96%,报收92.99元,总市值1269亿元。

尽管近年来青岛啤酒市值屡创新高,但仍然没能留住郭广昌。

复星再度减持3000万股

5月6日晚间,青岛啤酒发布公告表示,公司获知合计持有本公司总股本5%以上股份的股东复星集团于2021年4月29日减持本公司H股3300万股,占本公司总股本约2.42%。本次权益变动不触及要约收购,不会使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

公告显示,在本次权益变动前,复星集团持有青岛啤酒H股股份为1.4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约10.57%。本次权益变动完成后,复星集团持有青岛啤酒H股股份为1.11亿股,占本公司总股本约8.15%。

通过对青岛啤酒公告的梳理,懂酒谛注意到,近一年以来,复星集团曾多次减持青岛啤酒。

2019年5月至2020年11月,复星集团通过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的方式,合计减持青岛啤酒H股股份6790.2万股,主动减持比例达5%。2020年12月,复星旗下五家实体又合计减持3300万股。

以此计算,复星集团已合计套现金额逾72亿港元(约合人民币60亿元),远远超过三年前入场时66亿港元的持仓成本。

对于减持的原因,复星集团的官方表示为,出售股票所得款项将用于一般资金用途。“本公司认为该等出售事项展现本集团持续致力并专注于为股东创造最大价值,及向本集团运营及投资的公司提供机会以把握战略性交易,从而提升本集团及被投企业的综合竞争力,并有助于本集团长远成功的布局。”

复星与青岛啤酒的故事开始于2017年。

2017年12月20日,朝日集团与复星集团签署股份购买协议,拟将其所持青岛啤酒243108236股H股(约占公司总股本17.99%)转让给复星集团,总作价约为66.17亿港元,相当于每股H股约27.22港元。

2018年6月14日,青岛啤酒与复星国际有限公司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复星国际为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主板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为郭广昌。郭广昌曾表示“和青岛啤酒一起长期共同发展”。

复星集团入主后,青岛啤酒H股股价一路上涨,而复星系也获得了不菲的收益。截至5月6日港股收盘,青岛啤酒股价为72.35港元/股。与2017年复星集团投资青岛啤酒时30多元的股价相比,已实现翻倍。

事实上,复星集团并不是唯一抛售青岛啤酒的股东。数据显示,2021年一季度末,保险、基金和券商持有青岛啤酒股权比例分别为1.08%、7.05%、0.14%,较2020年末分别下降27.52%、43.33%和39.13%。

看懂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程宇向懂酒谛表示,复星集团减持对青岛啤酒的经营没有什么影响,企业经营与股东如此幅度的减持关系不大。青岛啤酒目前的经营是良好的,但股价已经太高,风险远大于预期收益。因此,复星集团可能在寻求收益风险更小的资产。

业绩亮眼,股价却下跌

尽管受到资本减持,但青岛啤酒的业绩依旧不容小觑。

青岛啤酒2020年度报告显示,2020年,青岛啤酒总体啤酒销量为782万千升,同比下滑近3%。尽管销量下降,但公司通过压缩成本、产品结构优化及提价等手段,实现了历史最高的盈利水平。

数据显示,青岛啤酒2020年实现净利润22亿元,同比增长18%。青岛啤酒的毛利率从2019年的38.9%上升至40.61%。这是青岛啤酒首次突破20亿净利润大关,且毛利率首次突破40%。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国内啤酒市场,毛利率在40%以上的公司仅有百威亚太、华润啤酒、重庆啤酒、珠江啤酒和燕京啤酒。

与2020年相比,青岛啤酒的一季报则更加亮眼。

4月22日,青岛啤酒披露的一季度业绩报告显示,期内该公司累计实现产品销量219万千升,同比增长35%;实现营业收入89.3亿元,同比上升41.87%。同时,其归母净利润及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实现10.2亿元、9.1亿元,同比增速达90.26%、97.35%,均创近年新高。

但亮眼的业绩似乎并不被市场买单,数据显示,业绩发布两日内,青岛啤酒股价下跌近10%,在一众买入、增持评级中,也有券商给出了减持评级。

摩根士丹利发表的研究报告表示,青岛啤酒股份首季业绩恢复正常,今年开局良好,与2019年同期比较销售升12%,经营溢利及净利则分别升26%及27%,认为销售增长有机会优于同业,而运转率则大致符合全年预测,予减持评级,目标价60港元。

独立经济学家王赤坤向懂酒谛表示,虽然啤酒大消费行业市场大,但整个啤酒行业已经高度成熟。行业消费达到峰值,目前行业市场处于存量市场阶段,行业市场规模不再有新增机会。从需求端看,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已经不再满足基本的吃饱,转向更高、更美、更精细、更多样化等消费需求。

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规模以上啤酒企业累计产量3411.11万千升,同比下降7.04%,延续了近年啤酒产量的下降趋势。

王赤坤进一步表示,大消费市场一直在升级分化,市场供给者也在变化,在各方资本看好行业,继续投入和加持下,行业供给继续增加,供给平衡被打破,供给过剩,行业竞争进入白热化。行业红利期已过,躺赢时代不复存在,市场占有率不是共同增长而是此消彼长,企业只能挖空心思拼运营,与友商拼价格、拼投资、拼创新、拼投入,诸如总总,造成了整体成本的上升。

“在激烈厮杀过程中,将行业推向衰退阶段,这个阶段,投入产出比降低,销售不增反降,经营规模在萎缩,毛利也在下降,传统产品或被市场抛弃或淘汰。二级市场经营业绩、经营利润和市值出现三降局面。复星集团此时减持青岛啤酒不难理解。”王赤坤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