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类“染酱”,能分得多少红利?
酒业

小品类“染酱”,能分得多少红利?

2021年04月21日 15:26:29
来源:华夏酒报

文|杨孟涵

酱酒业持续升温,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跨界者加入。一些此前在酱酒领域尝试性涉足的酒企,也开始加速推进。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主营其他香型产品端的白酒企业外,黄酒、保健酒等领域的企业同样开始大张旗鼓地“染酱”。

但在“千军万马挤独木桥”之下,这些主营小品类酒饮的企业能分得多少行业红利?

保健酒和黄酒也“染酱”?

其他酒饮领域的代表性企业,开始从之前的尝试性涉足,转为大张旗鼓地推进。

4月6日,古越龙山控股全资子公司绍兴女儿红酿酒有限公司召开女儿红酱酒凤腾飞上市发布会。依据这场发布会传达的信息,女儿红要打造一款“有代表性的文化酱酒”。

实际上,这并非女儿红首次进入酱酒领域,早在2020年10月,该企业就推出了多款酱酒产品,分别为定价1299元、699元和499元的女儿红金凤、红凤、珍品等系列。除了定位较高的产品外,女儿红还推出了定位较为亲民,价格为269元、169元的两款大众型酱酒产品。

作为黄酒行业领军企业,古越龙山有着极高的知名度,而其旗下重要品牌“女儿红”更是名震大江南北。但是近年来黄酒市场不振,加上疫情的突袭,古越龙山2020年上半年营收和净利润分别出现39%、34%的下滑。在这样的情况下推出并不断完善酱酒品系,古越龙山显然有着更多的考量。

女儿红公司董事长胡志明曾表示,女儿红进军酱酒行业,不仅希望带动企业盈利,鼓舞团队士气,开创新品类,更是希望凭借酱酒热这一时代浪潮,将女儿红品牌更为快速地向全国推广,最终做到酱酒、黄酒两开花。

与古越龙山“染酱”路径颇为相似的还有保健酒领域的知名企业海南椰岛。

今年春季糖酒会期间,椰岛对其旗下酱酒核心产品“椰岛海酱”系列进行价格调整,将椰岛海酱10与椰岛海酱20分别上调近30%,使其零售价达到了800元~1500元的标准,这也是海酱系列进入行业近半年后的首次提价。

实际上,椰岛海酱系列产品也是于2020年正式推出,而在今年糖酒会上的提价举措,可以看作是其大张旗鼓地推进这一业务领域的信号。

海南椰岛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海南椰岛已明确了“一树三花”的产品策略,即布局椰岛鹿龟酒、椰岛海王酒、椰岛白酒三大战略产品,分别定位养生、轻养和健康白酒。很显然,在椰岛白酒产品序列中,酱酒成为重要支柱。

以“酱”谋速?

黄酒、保健酒巨头染酱的背后,是在两个小品类酒饮领域打拼多年却仍面临发展困境的现实。

目前,A股上市的黄酒企业只有3家,分别是古越龙山(600059)、会稽山(601579)、金枫酒业(600616),其中,古越龙山堪称黄酒领域领军型企业。

古越龙山的主打品牌为“古越龙山”、“女儿红”、“沈永和”“状元红”等。2020年三季报显示,古越龙山实现营业收入8.60亿元,同比下降31.9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0.86亿元,同比下降28.4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6639.11万元,同比下降38.01%。

另外两家黄酒上市企业也处在一个艰难时刻。

金枫酒业日前发布的年报显示,2020年其实现营业收入6.079亿元,同比下降35.61%;净利润1224万元,同比下降58.44%;而扣非净利润更是由盈转亏,扣非净利润为-2456万元,扣非净利润同比下降206.86%。

会稽山2020年度业绩虽然预计净利润盈利29330.07万元,同比上年增长12685万元,同比增长76.21%,但公司表示业绩增长主要缘于收到的拆迁补偿款。

主营保健酒的海南椰岛同样处境不佳,一度戴上“ST”,今年4月刚刚摘掉。数据显示,2020年,海南椰岛酒类业务实现营业收入3.27亿元,其体量大致相当于三四线白酒企业。

不止这两家企业表现不佳,其背后的整个行业同样处于困境。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规模以上黄酒生产企业102家,实现销售收入134.68亿元,同比下降20.18%;利润17.04亿元,同比下降7.86%。

事实上,目前酒类领域中,唯有白酒保持了较快增速,白酒之中,又以酱香表现最佳。

据行业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1~12月,中国酱酒产业实现产能约60万千升,同比增长9%,约占白酒行业产能的8%;实现行业销售收入约1550亿元,同比增长14%,约占白酒行业销售的26%;实现行业销售利润约630亿元,同比增长14.5%,约占白酒行业利润的39.7%。

这样看来,两家品类巨头在酱香热下强势介入,其以“酱”谋速的心态清晰可见。

酒类营销专家蔡学飞就直言:“古越龙山涉足酱酒,可能是企业想要借助自身品牌知名度切入酱酒这类高价值品类,快速实现业绩的突破。”

能否抓住这波“酱酒红利”?

两大品类的代表性企业涉足酱酒,无疑对“酱酒热”起到助推作用。不过与此同时,业界也在关心其能否抓住这波发展红利?

这些跨界企业显然有着良好的发展愿景。

古越龙山旗下女儿红公司方面,将遵循“116481工程”,并计划用2~3年时间在全国范围内招募10家女儿红酱酒文创产品开发商、100家女儿红酱酒凤凰系列合作伙伴,其中包括60家区域总经销商、40家团购经销商,此外,还有800家凤凰财富会员店以及100名品鉴顾问。

海南椰岛更是将海酱系列提价30%以上,其对标高端酱酒的雄心已经展现。

但是业界对于这样的跨界者还是有质疑——OEM形式能否在保证产能的前提下兼顾品质?如何将酱酒概念导入原有品牌之上?

按照女儿红公司介绍,其酱酒的生产基地位于茅台镇,专注酱酒生产与工艺提炼长达数十年,无论是产能还是优质酱酒储备,都在茅台镇众企业中名列前茅。据了解,女儿红酱酒由贵州夜郎古酒业股份有限公司生产。

海南椰岛染酱同样是依靠OEM模式——据称,早在2004年,海南椰岛就派采酒小组20余次远赴茅台镇,历时10年走遍200多家酱酒厂采购收藏了大批优质酱酒。加上海南独特的区域优势与气候特点,进行了工艺与窖藏创新,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海派酱香”风格。

但是这种模式颇受质疑,业界人士认为,仅仅依靠外购、采买来取得酱香基酒,如何能在“一酱难求”的当下保证优质基酒的量与质?这将是海南椰岛与古越龙山面临的最大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原本消费者认知的黄酒品牌、保健酒品牌突然推出酱酒产品,如何将品牌与酱酒产品有效衔接?这同样是个问题。与此同时,涉足时机是否合适?未来能否在激烈的竞争中不落人后?这都是对跨界者的考验。

华策咨询董事长李童认为,消费者对酒企原有业务的认知很强,也很难改变,突然涉足一个全新的酱酒领域,消费者也不一定买账。九度咨询董事长马斐则直言,考验女儿红和更多初入局酱酒企业的,是是否具备风险意识和长期大量投入的思想准备。

对初入局者提出明确警告的还有占据先机者,金沙酒业董事长张道红就表示,3年至5年之后酱酒将进入下半场,会有约80万千升的产能集中释放,市场进入竞争激烈、品牌厮杀的环节后,很多小企业、小品牌可能就面临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