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起将被实施反倾销,澳洲酒“凛冬将至”?
酒业

明日起将被实施反倾销,澳洲酒“凛冬将至”?

2020年11月27日 18:17:59
来源:微酒传媒

文章来源| 微酒

作者 | 马婷 

今日(11月27日)上午,中国商务部发布了2020年第59号公告,即《关于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相关葡萄酒反倾销调查初步裁定的公告》(以下简称《公告》)。

《公告》核心内容为:调查机关初步认定,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相关葡萄酒存在倾销,国内相关葡萄酒产业受到实质损害,而且倾销与实质损害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根据《反倾销条例》第二十八条和第二十九条的规定,调查机关决定采用保证金形式实施临时反倾销措施。

消息,迅速在行业引起广泛关注和讨论,不少行业人士直言澳洲酒“凛冬将至”。

自今年8立案公告发布以来,行业一直对该澳洲酒反倾销事件保持高度关注。初步裁定结果出炉,澳洲酒进口商乃至整个葡萄酒行业是怎样的反映?微酒记者进行了调查。

商务部:明日起,对澳洲酒实施临时反倾销措施

7月6日,中国酒业协会代表国内相关葡萄酒产业,正式向调查机关提起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相关葡萄酒进行反倾销调查的申请。

8月18日,调查机关发布立案公告,决定对澳大利亚的进口相关葡萄酒进行反倾销立案调查。倾销调查期为2019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产业损害调查期为2015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

资料显示,在规定时间内,共有超70家澳大利亚及国内葡萄酒生产商按立案公告要求向调查机关登记。由于数量众多,最终调查机关决定采取抽样调查的方式,调查范围为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装入2升及以下容器的葡萄酒。

调查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9年,倾销进口产品数量持续大幅增加,由2015年的5.67万千升逐年上升至2019年的12.08万千升,损害调查期间累计增长了113.05%。倾销进口产品数量占中国国内市场份额持续增长,由2015年的7.40%逐年增长至2019年的16.30%,损害调查期间累计增加了8.90个百分点。

调查证据显示,2015年至2019年,倾销进口价格呈总体下降趋势,由2015年的55390元/千升持续大幅下降至2018年的41780元/千升,2019年倾销进口价格虽有所上升,但仍比调查期初的价格下降15.91%。

在此期间,国内产业同类产品价格虽然呈现上升趋势,但低于同期成本的涨幅。这表明国内产业同类产品成本的上涨没有正常传导到销售价格,销售价格的涨幅未能合理消化成本的上升,导致国内产业同类产品价格成本差呈下降趋势,具体数据为由2015年的3296元/千升,下降到2019年2638元/千升。

损害调查期内,倾销进口产品价格对国内产业同类产品价格产生了抑制作用。

根据上述调查结果,调查机关初步裁定,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相关葡萄酒存在倾销,国内相关葡萄酒产业受到了实质损害,且倾销与实质损害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根据相关规定,调查机关决定采用保证金形式实施临时反倾销措施,自2020年11月28日起,进口经营者在进口被调查产品时,应依据本初裁决定所确定的各公司的保证金比率向中国海关提供相应的保证金。

107.1%-212.1%保证金?相关人士:或多退少补

《公告》中对于保证金的征收方式和比例也作出说明。

《公告》将公司分为三类,分别为被抽样公司、其他配合调查的公司、其他澳大利亚公司,不同公司对应107.1%-212.1%的不同保证金比率。

其中,天鹅酿酒有限公司保证金比率最低为107.1%,卡塞拉酒私人有限公司保证金比率为160.2%,其他配合调查的公司保证金比率为160.6%,其他澳大利亚公司保证金比率统一为212.1%。

保证金以海关审定的完税价格从价计征,计算公式为:保证金金额=(海关审定的完税价格×保证金征收比率)×(1+进口环节增值税税率)。

根据此计算方法,以其他澳大利亚公司为例,报关100元的产品,需要缴纳保证金212元。

在这份《公告》中,保证金的缴纳方式也备受关注。云酒仓总经理张海啸就道出了自己的疑问:“保证金没讲清楚什么时候退,如何才能退。”

对此问题,微酒特地向中国酒业协会相关人士咨询。对方表示,目前报关依据是此次初步裁定的临时措施,等终裁后,按照终裁的税率征收,将对之前报关缴纳的保证金进行多退少补。

微酒记者在采访中经销商时也了解到,此前到港的产品无需补交保证金,新规定将按照报关时间从明日起实施。

虽然对于保证金的缴纳方式和规定都表示理解和接受,但是这无疑将使澳洲酒进口成本大幅度增加,对此,经销商也正在积极筹措。

有经销商直言:进口商们基本都不愿意付保证金。他介绍到,某些品牌代理商是用信用证代理进口,利用时间差将酒变现再换信用证本金的模式操作;保证金对于进口酒商而言就是真金白银,几乎没人愿意缴纳。

如果经销商不愿意缴纳保证金,那么是否可以由酒庄庄主出面承担这一成本,或者双方共同承担?对于这一问题,不同经销商的看法不同。

有经销商认为,澳洲企业直接付款给中国海关,其间的资金动向关系不容易理顺,同时,由于《公告》没有明确指出保证金退还条件,厂家很可能不愿意冒险。

但也有经销商认为,如果进口商放弃进口产品,澳洲酒企将损失中国市场,这对于其发展不利,考虑到发展原因,澳洲酒企可能也会在保证金缴纳中给予支持。在采访中,微酒记者也了解到,已经有厂家表示愿意承担保证金缴纳费用。

凛冬将至?经销商:正积极应对

数据显示,中国是澳大利亚葡萄酒的重要市场之一。根据此前澳大利亚葡萄酒管理局公布的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2019-2020财年报告,虽然受到疫情影响,但澳大利亚的葡萄酒出口值仅下降了1%,至28.4亿澳元;中国市场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葡萄酒的进口市场,进口额增长了0.7%,至11亿澳元。

对于《公告》消息,部分行业人士在相应媒体平台发文:Winter is coming!然而更多进口酒商却在经历最初的惊诧时刻后迅速调整心态积极应对。

“目前我只有几百箱澳洲酒了,卖完就没货了。”

“8月份听到消息后,身边一些有能力的经销商已经在开始囤货了,澳洲酒涨价是必然的事情。”

“损失肯定是有的,但是每一个专业做进口酒的经销商不可能只代理一个品牌,大家会将资金更多地转向其他国家或者国内葡萄酒品牌。”

“澳洲酒涨价是大概率事件,但是涨价消费者还能接受吗?对销量肯定会有影响。”

……

一石激起千层浪,《公告》发布后,葡萄酒尤其是澳洲进口酒相关经销商进行了激烈探讨。从采访结果来看,微酒记者主要看到以下几种观点。

首先,经销商对于商务部的决定与举措都表示理解与支持。

其次,经销商认为该事件虽然对自身有影响,但不至于关乎生死。一方面,进口经销商一般会经营多个品牌产品,或者早已布局其他酒种;另一方面,即使产品断货,但渠道还在,后期产品导入只是时间问题。

其三,经销商会更加关注其他国家以及国内葡萄酒产品。由于成本增加,库存减少,澳洲酒涨价在众多经销商看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然而,价格上涨,消费者却不一定愿意为此买单,销量可能受到影响。因此,他们可能会将目光转移到其他国家以及国内葡萄酒产品,甚至白酒产品。

采访中,有一位经销商讲了一个例子,此前该经销商在一次销售中对计划购买澳洲酒的消费者说,相关部门正在对澳洲酒进行反倾销调查,对方即刻放弃原有意向转而购买了其他葡萄酒产品。

《公告》发布后,微酒记者也在微博、微信等多个平台了解消费者态度。“支持决定,抵制澳洲酒”的言论占据绝大部分。

从这一角度来说,在接下来的发展中,澳洲酒不仅面临着进口成本增加,也面临着消费者购买意愿下降的双重压力。在此次调整中,经销商如何应对也将成为关注重点。

明日起将被实施反倾销,澳洲酒“凛冬将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