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结束后最想干啥?今日份答案:相见
酒业

​疫情结束后最想干啥?今日份答案:相见

2020年02月14日 18:49:53
来源:凤凰网酒业

今年的情人节,刚好撞上星期五。如此暖心的安排,却无法进行“线下约会”,其实是件挺苦的事。假如换作“资深酒鬼”李清照,说不定已经开始“一口闷”了,等酒劲上来,很可能还要吟诗作赋。

公元1103年,虚岁20的李清照,已经结婚两年多。由于跟老公分隔两地,长时间没有“线下约会”,她感觉很愁苦。从白天到黑夜,再从黑夜到白天,总觉得心中郁郁。赶上节日,更觉心中凄苦,于是写了一首词: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这还是重阳节,如果换成情人节,怕是更加不好受了。

当然,同样不好受的还有西餐厅、电影院、各种酒店、卖花的姑娘,以及早就打好小算盘的男朋友们。

李清照不但能懂“线下约会失灵”的苦,还在900多年前,就为现代人宅在家中做出了示范。不信你瞧:

“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任宝奁尘满,日上帘钩。”

大意是说,睡到大中午才爬起来,被子随便往床上一摊,头不梳、脸不洗,更别说化妆和熏香了。

只不过,让你过上这种生活的是新冠病毒,而李清照纯粹是因为爱情。她的慵懒和萎靡,是因为马上就要跟老公分别了。

“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休休,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

当时是公元1118年,李清照34岁,丈夫赵明诚将去他乡赴任,她心里难过,但她忍着不说。

李清照比谁都明白,就算唱上一万遍《爱我别走》,这小子也非去不可。那就这样吧,埋在在心里自己消化吧。消化的方式之一,可能就是写了这首词。

即便是这样的一个饮酒、作诗、牌技高超的酷女孩,面对离别和相思,也脆弱得像千千万万的“普通情种”一样。

然而,她的愁苦,恰恰又映照出幸福的一面。离愁这么苦,相思这么浓,不能“线下约会”那么难受,说到底,还是因为喜欢对方呀。要怪就怪那些“立黄昏、粥可温”的岁月,太过令人回味。

昔日,与赵明诚新婚不久,李清照也曾肆无忌惮地晒过幸福:

卖花担上,买得一枝春欲放。泪染轻匀,犹带彤霞晓露痕。

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

一支含苞待放的花,仿佛承包了满城春色。你看它灿若彤霞,还挂着晶莹的晨露,简直美到犯规。呀,这该死的颜值,都快把我比下去了,不行,得问问我老公,到底是花美还是我好看。

然后赵明诚很可能会故意逗她,吟几句诗,大肆将花夸赞一番。见李清照愠怒,才在求生欲的驱使下道:“别生气嘛,逗你玩呢,这花再美,也不及我夫人万分之一。”

谈及恋人之间的美好生活,很多人会想到纳兰性德的“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而 “赌书泼茶”的典故,也来自于李清照和赵明诚夫妇。

酷女孩在《金石录后序》中写:“余性偶强记,每饭罢,坐归来堂,烹茶,指堆积书史,言某事在某书、某卷、第几页、第几行,以中否,角胜负,为饮茶先后。中,既举杯大笑,至茶倾覆怀中,反不得饮而起。”

吃完饭不是各自去玩手机,而是一起到“归来堂”(大概是他们的书房)闲坐喝茶。但他们采用的可是“神仙喝法”,坐在书堆旁,描述一个情节,假如能精准地答出在哪本书、哪一卷、第几页、第几行,才算赢。赢了可以获得喝茶的优先权,但由于太激动,打翻了茶碗,撒了一身,惊得一下窜起来了。

所以在今天,如果你也在为无法相见而苦恼,只能说明,有一份美好的感情装在你的心里。

最近,大家很喜欢谈论,等到疫情结束,可以自由出门的那一天,你最想去干什么。放到今天来问,大概会有许多答案是“相见”。

相见,带上酒,一醉方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