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血总结︱为什么日本清酒能成为欧洲新宠?
酒业

吐血总结︱为什么日本清酒能成为欧洲新宠?

2019年12月02日 14:01:45
来源:萄酒汇文化传媒

五年前,日本清酒在法国还是默默无闻的存在。彷佛一夜之间,这个东洋舶来品就占据了法国大街小巷的葡萄酒专卖店:日本清酒与波尔多列级名庄,博艮第大酒一起站在闪光灯前,接受世界知名侍酒师的膜拜。

不要以为我在吹彩虹屁,咱们还是用数据来说话吧!

从2012年到2017年,清酒出口法国的数量增长了161%,2017年比2016年同期增长了58%。全球清酒出口量均增长19%,欧洲均增长28%。虽然法国只是日本清酒出口的第11大国家,但是在三年内,法国有信心超过英国,成为欧洲最大的清酒消费市场!

再说说另外一件事,2014年日本文化迷弟Sylvain Huet开始在巴黎举办了第一届日本清酒展。2019年共聚集了来自于全世界的5129名采购商和消费者,这个数据和不久前刚在上海举办的Vinexpo参观群众人数不相上下(5800人)。

那么,就让我们来看看:日本清酒是如何在短短的5年之内,一步步攻城略地。在欧洲,尤其是法国这样一个以”葡萄酒摇篮“自称、桀骜不驯的国家取得了如此傲人的成绩?我总结出了三点:

01

以文化宣传和教育为本

谈到清酒的流行,就不得不说它在教育方面的成功。首先全球葡萄酒教育的领袖机构WSET早就已经收录清酒作为培育课程

在法国,清酒师协会(SSA)已经是超然的存在。各种清酒品尝师培训学校也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其中最知名的就有清酒侍酒师学校Osake。两天的培训,包含午餐,费用是579欧元,折合人民币4482元。这个主要是针对绝对的发烧友,还有一部分是侍酒师,专卖店工作人员等从业人员。

一般大街小巷里能找到的高档葡萄酒专卖店都会把日本清酒当成门楣产品,他们也会不定期的针对消费者进行两个小时左右的清酒培训。

有了协会和培训机构,渐渐地爱好者们又发展了伦敦清酒比赛(Le London Sake Challenge),还有年度清酒侍酒师比赛(Sake Sommelier of the Year)。

各位大佬先别忙着问我培训赚不赚钱,组织这些培训和比赛的机构大部分都是“协会”。在法国,协会遍地开花,只要你身边有一群人热爱同一件事情,那么就可以做一个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协会。

说句题外话,我有个热衷中国武术的法国警察朋友,他曾经两年自费从兰斯每周末开车往返四个小时去巴黎学习咏春,最后他转学了日本的合气道。

咏春难道不好?并不是!

这个警察朋友是看不惯所谓的“师父”,在学员们学习期间不停的以各种名目收费,而且要拿到文凭必须支付一笔不菲的结业费。而且,只要是支付了费用的学员就都能拿到咏春拳师的证书,并不以拳法是否精妙作为评判标准。所以,这个警察朋友现在在业余时间是儿童合气道教练,而不是咏春教练。

一切以文化和教育为根本,如果老师对传授的知识没有达到“信仰”的程度,而是抱着割韭菜的心理。学员很容易察觉和反感,毕竟大家都不傻好吗。

为什么日本人能做到以文化和教育为根本?

我理解的,就是日本人对自己文化的热爱!

02

以民族文化为荣耀

听起来,这句话很虚更象是喊口号。我给大家落到实处讲几个例子,第一个例子还和咱们中国的国粹白酒相关。

几年前,我作为媒体收到了中国知名白酒品牌在巴黎浪漫的塞纳河畔举办的游艇品鉴会。从地点和规格上来看,肯定是花了大价钱的。当天晚上,巴黎本地媒体和酒圈从业人士来了不少人,但是作为主办方来的只有一个所谓的“品牌大使”。

品牌大使“大姐”那个晚上一个劲地鼓吹,大家可以尝试用这款白酒自己调个鸡尾酒。加柠檬,橙汁,果酱,新鲜水果,总之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在我正感觉三观炸裂的时候,品鉴台上已经一片狼藉。

然后同行的一个法国记者朋友,皱着眉将“调配”好的白酒吐在纸巾上,说了句让我尴尬至今的话“这是我这辈子喝过的最恶心的东西”。

我扭头就走了。

这个国粹白酒品牌,开放的态度是有了,可方向是错的好不好?大姐。

咱还能不能有点心气了 ! 对,散装酒可以兑可乐,地区餐酒你搭配个雪碧咱也没意见,AOP大区酒你非要搭配个红茶也行,玛歌总不能在里面放片柠檬吧?

这瓶酒在中国也是国粹般的存在,至少也是众星捧月的浓香窖藏吧,也是承载了华夏酿酒人几百年来的心血吧,哪里能任由别人挑挑拣拣,随便蹂躏?

在对日本清酒终于开始流行法国的一篇文章中,法国记者是这么说的“le saké est enfin compris pour ce qu’il est”(咱们同胞终于了解了清酒的内涵)。

这里我甚至读出了中国诺贝尔热门作家残雪的霸气,“我的作品一般人看不懂。你看懂了,说明你文化层次上来了”。

我们的中国烈酒什么时候能有这样的霸气呢?

对,我们来告诉你白酒几千年的文化,白酒就是要这样喝,要这样的温度,要这样来搭配。

什么时候我们能挺直腰板,硬气,做到对自己的产品自豪骄傲,自然就能把这股精气神传达给别人。

第二个例子也和咱们中国白酒相关。其实Saké这个单词,以前在欧洲是亚洲烈酒的一个统称。欧洲人最开始接触saké是在中餐厅。饭后,餐厅老板——通常是个“猥琐”的中年大肚男会询问在座的其他男士要不要来一杯中国saké。然后,气氛在这个时候会达到高潮。这个场景很有戏剧性,文气点的客人喝得遮遮掩掩;豪放点的客人互相交换杯子看来看去,还拍手叫好;同桌的女人大多眼含轻视。原来saké杯子低下暗藏玄机。

杯子底下是个裸体亚洲女人,只有倒满酒才能看到,一喝完就看不到了。

所以,中国的烈酒至今还和廉价中餐厅、低俗、性欲、刺激、蹭日本清酒名气混合在一起。以至于现在的欧洲媒体,每逢在报道日本清酒的时候,都要黑中国烈酒一把。我给大家看看法国媒体的几个报道。

我来翻译一下:

“日本清酒是用优质大米酿造的非常优雅和细腻的酒。根本就不是在中餐厅喝到,能看到裸体女人杯子里喝的中国白酒,虽然中国白酒也试图使用saké的名字来混淆视听,但它们只是超过四十度以上的高粱酿造的烈酒而已”……

例子就不多说了,说多了我要吐血。

03

了解国情,投其所好

不要以为只是对自己的产品有自豪就够了,日本清酒在中国的推广之路,最成功的一点就在于充分了解欧洲国情,然后做到投其所好。

比如说,清酒重视餐酒搭配。

法国一位侍酒师Xavier Thuizat在采访中说到,“一些有腥味的海鲜,调了醋的菜以及很生青的菜非常不好用酒来搭配。但是日本清酒完美的解决了这个问题。”他认为,“葡萄酒达不到的地方,清酒都能做到。这就是为什么清酒会在上流餐厅流行的主要原因”。

获得米其林最多颗星的女厨师PIC女士,她先是听清酒侍酒师的建议,将清酒入菜。然后最近这两年,清酒已经进入了她的所有米其林餐厅。她并不是唯一一个将清酒列入酒单的高档餐厅,还有巴黎最豪华的le Ritz, le Bristol, le Plaza Athénée,le Crillon等酒店都纷纷收录了不少清酒入酒单

比如说,清酒协会很重视拓展和侍酒师之间的合作关系。

仅以之前说过的Osake学校来举例,六年的时间里它们培训了很多的国际葡萄酒名人,一种一部分如下:

Gérard Basset,是大英帝国勋章授予者(OBE),葡萄酒大师(Master of Wine) ,也是世界最优秀侍酒师;

Manuel Peyrondet,2008年法国最优秀侍酒师比赛胜出者,2006年的Master of Port;

Kevin Pastant, 日内瓦顶级酒店丽兹Ritz 的酒吧经理;

Benjamin Roffet,2011年法国最优秀侍酒师比赛胜出者;

Xavier Thuizat,巴黎各国元首下塌的Crillon酒店主侍酒师;

这个名单还很长很长,我就不累赘了。

我并不眼红清酒在法国的成功,有文化沉淀、有品质的产品,成功基本上是注定的。作为一个中国人,希望有一天,我们中国的产品能够以不卑不亢的姿态,过硬的品质,堂堂正正的与欧洲成名已久的产品并肩而立

这一天不会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