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劲松:酒业消费税后移难实行、看好五粮液的增长空间
酒业

范劲松:酒业消费税后移难实行、看好五粮液的增长空间

2019年10月21日 08:15:17
来源:凤凰网酒业

自国务院印发《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后调整中央与地方收入划分改革推进方案》以来,酒业十分关注消费税征收环节后移的话题。有机构预测指出,征收环节后移将使白酒行业的消费税增加322亿-515亿元。

但在中泰证券食品饮料首席分析师范劲松看来,到了白酒行业,消费税征收环节后移,推行难度很大。如果真能推行,对于渠道利润丰厚的企业影响也会比较小,但对于那些没有定价权的,影响就会大很多,最终催生的结果将是,加速行业分化。

针对消费税改革、资本市场白酒版块、酒业并购潮等热门话题,10月19日,在第14届上海酒博会期间,凤凰网酒业独家专访了范劲松,以下为采访实录:

凤凰网:在最新发布的税制改革中,酒业非常关注消费税征收环节后移所带来的影响,在您看来,这次税改将对酒企、酒商以及消费者带来怎样的影响?

范劲松:首先,消费税征收环节后移想要在酒业实施,相对来说会有一定难度。文件里其实写的很清楚,高档手表、贵重首饰、珠宝等条件成熟的品目将率先实施,目前还没有具体提到酒。

第一,从国际惯例来看,这些品目主要是通过专柜的形势进行销售,渠道比较单一,易于管控,具有征收环节后移的可操作性。对比之下,白酒经销商比较零散,很多是个体经营者,管控起来难度大。第二,从国内子行业来看,酒和烟草有所不同。烟草的经销采取备案制,有相关资格才能销售,是一种专售专卖的方式,审批非常严格。相比之下,白酒的渠道要分散得多。

退一步讲,如果新税制真正酒业实行,那将对行业产生怎样的影响?文件里其实也写得非常清楚。征收环节生产端转为流通端,本质是厂家跟商家之间的一个博弈。如果商家觉得这个征收的税比较多,商家可能会有几种不同反应:

第一,如果利用率比较高,比如卖飞天茅台的经销商,他也许就忍忍就算了,因为他卖一瓶酒的利润很丰厚,所以,征税环节后移对于这些定价权强、利润丰富的品牌来说,影响并不大;

第二,对那些利率水平不是很高的经销商,他必定会问厂家要政策。这时,厂家有两种方式,第一是妥协,那么就会稀释报表,像这类定价权不是很强的企业,可能会对报表产生损伤。第二类企业选择提价,提高出厂价和终端零售价,将税收的影响转嫁到消费者身上。

凤凰网:这两年很多酒企的销售费用增长比较快,您怎样看待?

范劲松:首先需要明确,销售费用跟销售费用率绝对不是一个概念,销售费用率是指销售费用在销售收入中的占比。事实上,这几年或许一些酒企的销售费用增幅比较大,但其实酒行业的销售费用率只有一点点扩大。很多公司收入增长可以达到20%,那么它的费用增长就是自然的。

至于销售费用率往高走了一点,其实跟宏观环境分不开。

首先,IMF最近下调了全球经济增长预期至3%,中国国内的最近的第三季度基础就是已经达到6%。 从下半年来看,经济下行压力会更大。

其次,宏观经济往下走的话,行业竞争会更加激烈,而激烈竞争的直接影响就是行业分化将更有严重。也就是说,大环境下行,会加速行业分化,那么,为了避免在分化过程中跌落,企业必定会加入一定的费用来保证自己的市场份额。昨天我听到一些专家讲的数据,说近期你看到有些龙头企业利润率比较好,但与此同时,倒闭的企业明显增加。行业分化加剧的话,费用率小幅提升其实很正常。

凤凰网:从资本市场来看,大家都比较关心两件事,一是贵州茅台是否存在天花板,二是茅台市值破万亿后,五粮液的增长空间怎么样,您怎样看待这两个问题?

范劲松:关于茅台,或者说我们做任何事,我觉得一开始不要设定天花板。茅台这种公司,我们先不用讲太长时间,就看到2024年2025年左右,目前来看,茅台的量价表现良好,整个逻辑还是非常清晰的。

关于五粮液能否实现相对快速或者跨越式增长,我觉得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

首先,子行业与大行业的增长未必是线性的,比如食品饮料行业的增速是7%,但其中一些食品的增速只有2%-3%,而高端酒的增速则可能达到10%甚至15%。同样的道理,如果高端酒的平均增速是15%,那么对五粮液来说,通过公司营销改革、数字化营销系统全面上线,有可能会推动它实现20%以上增长。

其次,无论是推出第八代五粮液,包括数字化营销、合作IBM,以及对渠道和价格体系的管控,实实在在地取得了一些成效,对应的结果是今年五粮液增长很快。从这两个角度来看,我觉得五粮液还是有很大的机会。

凤凰网:刚刚你几次提到白酒行业加剧分化,那么分化是否会带来更加酒业并购的增加?

范劲松:对,并购这块实际上是我这次来酒博会比较希望交流的问题。目前,白酒行业确实在进行一个分化,而且我相信分化还将进一步加剧。

产业环境的变化非常明显,以前白酒行业的价格战打起来非常漫长,但现在,共享单车等领域可能几年就烧完了,这就是资本的推动力量。所以你要考虑分化趋势本来就已经很明显,再加上现在的一些“软环境”,包括一些系统方面的一些东西,就会催生加剧分化。很自然地会有一些企业会濒临倒闭,甚至会被并购掉,现在大家也在讲什么生态圈之类的,或者就是要做一个大产业,实际上都会做一些并购,我觉得接下来并购会更加频繁,尤其在经济下行下行的情况下,并购潮会比以前更多一些。如果行业欣欣向荣,经济增速整体向好,其实大家都有好日子过。老大在上面吃肉,小企业在底下喝汤,但是如果说经济增速下行的话,那个老大的话可能就去挤压那个以前的小弟的市场,呈现一种挤压式的增长,挤压式增长的话,中小企业可能生存会更加困难,并购也会相应增加。

凤凰网:去年今世缘并购景芝,因为是两个体量相当的区域龙头,被媒体称为“酒业并购第一案”,您觉得未来这种这种体量相当的并购会增加吗?

范劲松:实际上很难,简单来说,行业分化本身就会造成同体量的酒企减少。今世缘和景芝的并购,追求的就是大家所说的“1+1>2”,这需要背后非常强的整合能力,大规模出现的可能性不是特别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