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诗酒是冤家,更要趁年华!


来源:凤凰网酒业

酒是一种特殊的生活方式。它无孔不入。忧愁要它,欢乐也要它;孤独要它,群体也要它;天气好了要它,风霜雨雪也要它;爱情要它,失恋也要它......诗酒趁年华,青春不虚度。壮志凌云的诗,意气奋发的酒,不同时期,不同滋味的诗与酒。

原标题:诗酒,趁年华!

酒是一种特殊的生活方式。它无孔不入。忧愁要它,欢乐也要它;孤独要它,群体也要它;天气好了要它,风霜雨雪也要它;爱情要它,失恋也要它......

诗酒趁年华,青春不虚度。壮志凌云的诗,意气奋发的酒,不同时期,不同滋味的诗与酒。

从什么时候开始,诗与酒成了一对冤家?

杜甫在家国破碎的风雨飘摇中心酸长叹,“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范仲淹望着夜空中一轮明月,把栏杆拍遍,却只能叹着乡关何处,饮下一杯苦酒,但“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到了现代,北岛在深夜与好友相聚饮酒,本该是相会之喜,但是当诗人敏感的灵魂和酒相遇的时候,却变得悲伤,“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在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还有谭华杰的“我辈尽飘蓬,浮生日日风。且耽一席酒,休问各西东”。何等潇洒写意,顿生“噫微斯人,吾谁与归”的感慨。

诗与酒的相逢一定要这样吗?一定要忧愁痛苦,徒增伤悲?

当然不是,诗酒相逢还有着全然不同的一面。

那是“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的及时行乐。

那是“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的年轻心态。

那是“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的超然物外。

那是“自歌自舞自开怀,且喜无拘无碍”的自得其乐。

那是“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的英雄气概。

那是“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的盛大欢聚。

 

那是“开琼筵以坐花,飞羽觞而醉月”的亲友夜宴之乐。

为什么同样是饮酒,却有完全不同的感受?

红尘万丈,俗务烦扰。

因为心中愁苦,借酒浇愁只会愁更愁。心中欢乐,则酒助诗兴兴更浓。

世界上最好的酒,是在你最快乐的时候喝下的那杯;

一生中最好的时光,是在你最快乐的时候度过的那些年。

纵使暂时承受着江湖夜雨十年灯的孤独,也不要失去了桃李春风一杯酒风发意气。

你正在经历的年岁,永远应该是最好的年岁。

 

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来源:酩悦

[责任编辑:张建心]

标签:诗酒 年华

凤凰酒业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