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主编周记|保守与激进,哪个才是中国酒业的企业家精神


来源:凤凰网酒业

笔者近日采访履新茅台集团习酒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的钟方达先生,在他平淡如常的言语中,再次提及习酒的社会责任。他认为,作为一家国有大型酿酒企业的负责人,本质上与私营企业家的社会责任感有诸多相似之处。当一

笔者近日采访履新茅台集团习酒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的钟方达先生,在他平淡如常的言语中,再次提及习酒的社会责任。他认为,作为一家国有大型酿酒企业的负责人,本质上与私营企业家的社会责任感有诸多相似之处。当一家企业的生存危机处于次要位置,而社会价值逐渐独显的时候,企业家会在一定程度上忽略个人利益的追逐,转而把企业发展拉进基业长青的轨道作为首要的任务,对于企业利润的追逐反而成为推动企业健康持续发展的一种方法。

尽管私营企业和国营企业的产权归属不同,但对于社会而言,一个健康的企业,上对国家和区域经济的贡献,下对职工个成长和家庭幸福的保障,以及中间对各领域合作伙伴的经济拉动,以及有余力可以支持和践行社会公益等,作为企业的一把手,身上的担子却是相似的。

所以在他看来,他的履新不过是工作岗位的变化,但习酒作为大型国有酒企的社会责任使然,他会一如既往地让习酒的增速继续保持在20~30%的合理区间,既不激进,也不保守,继续保持小步快跑、行稳致远的发展轨迹。

如果把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的企业群像做一番剖析,你会发现每个时代都会有风光无限的企业,昙花一现者接踵而至,但行稳致远的企业却凤毛麟角,但也只有后者才真正顺应了“水大鱼大”的时代趋势,成为今天制造强国战略下代表中国实体经济发展的主力军。

这样的企业在酒行业中其实也并非十分普遍,但如果把四十年来行稳致远的企业做一番盘点,你会发现一个共同的规律,就是他们的一把手永远会在在保守和激进之间把握着一种平衡,在热闹人的眼中,企业的发展是偏于保守的,但从经营指标的变化来看,企业却是最鲜活和富有生命力的。

茅台集团的发展经验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内容,就是四个服从,即当产量与质量发生矛盾时,产量服从质量;当成本与质量发生矛盾时,成本服从质量;当效益与质量发生矛盾时,效益服从质量;当速度与质量发生矛盾时,速度服从质量,永远恪守质量第一的准则。无论是季克良、袁仁国,还是新任的李保芳,无不把这四个服从作为企业经营的首要准则,但茅台酒的增长势头却是有目共睹。

劲牌公司董事长、总裁吴少勋的也是业内出了名的“保守派”。据说有一次他和公司高层登山后,在山下谈心说,你们看高山之上遍地野草,而山下却是大树林立,做企业就是要少出风头,多干实事。在劲酒的企业文化体系中有一个“劲酒之鉴”,专门收录和总结劲酒公司的不太成功和不该做的事儿。但这些并不耽误劲酒用不足30年的时间就成长为业绩超百亿的大型企业。

在中国酒行业中,数十年保持“行稳致远”的企业有几十家之多,他们已经成为各个酒种和品类中的翘楚。但笔者所说的“保守”,不是真保守,二是保守与激进之间保持平衡的一种状态,应该用“守正”来阐述更为精确。他们没有花式的营销动作,也不会刻意寻求一剑封喉的绝技,但他们的每一个动作却能直接搅动产业发展的核心枢机。所以,他们和那些真的观念陈旧、思想保守,导致企业缓慢发展的企业家有着本质的区别。

如果要总结他们的共性经验,我认为重点表现为三个方面:首先是一切以消费者为中心,但不会刻意迎合消费者的需求,生产猎奇或风靡一时的产品,而是以消费者的根本利益为核心,着眼消费升级的大趋势,重视引导理性消费、健康消费需求。而在产品结构上,技术性产品和战略性单品分工明确,互不侵蚀资源。

其次,只做企业核心擅长的事儿,聚焦主业,倾力打造核心大单品的持续发展优势。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尝试多元化经营的企业多如牛毛,产品结构上主张多子多孙的企业也不在少数。然而经过大浪淘沙的市场竞争企业经营做减法,聚焦主业、聚焦核心单品,已经成为业界共识。

再次,紧跟时代步伐,在科技兴企,在适应消费升级和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领域,却有着足够的勇气和步伐,让企业的发展永远与时俱进却又不脱离产业发展内在规律的轨道。

未来的社会发展和经济换新,可能还会有各种各样喧嚣一时的潮流,冲击着中国酒企的前行步伐。他们的保守或者说守正,未来会不会真的限制企业的发展,或者真的是企业发展的福音,我们今天难以研判,但从现有的实体经济发展规律来看,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是中国酒行业最富有智慧的一种企业家精神。

[责任编辑:秦潇]

标签:企业 质量

凤凰酒业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