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凰家诗酒会|陶潜把桃花源赠予世人,把理想国留给诗人


来源:凤凰网酒业

陶渊明栖息在很多诗人的心中,采菊东篱下,悠然现南山的田园归隐图总是若隐若现;陶渊明也暂居在世人的心中,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的桃花源引人入胜。作为诗人的他名士风流,而作为酒客的他更是率性自然。

陶渊明栖息在很多诗人的心中,采菊东篱下,悠然现南山的田园归隐图总是若隐若现;陶渊明也暂居在世人的心中,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的桃花源引人入胜。作为诗人的他名士风流,而作为酒客的他更是率性自然。

陶潜一生固穷,爱丘山,不止酒,止酒则情无喜,因为嗜酒如狂,他也成为了中国文学史上第一个大量写饮酒诗的诗人。以“醉人”的语态指责是非颠倒、毁誉雷同的上流社会;疾呼仕途的险恶、困顿中的牢骚不平;抒发退出官场后怡然陶醉的心情。醉语中昂然着诗意,诗歌中流淌着酒香。

“性嗜酒,家贫不能常得。亲旧知其如此,或置酒而招之。造饮辄尽,期在必醉。”爱酒的陶潜虽然不能时时有酒,但是每饮必醉,豪饮如他,诗中似乎也篇篇有酒,但是其意却不只在酒,以酒为寄,表明着自己的心迹,于放浪形骸之外,沟通着酒国与诗国。

 “陶潜任天真,其性颇耽酒”

陶潜与酒的故事流传下来了许多。据说有一日,郡将前来探望正在酿酒的陶渊明,适值酒熟,他顺手取下头上葛巾漉酒,漉完之后,仍将葛巾罩在头上,然后若无其事地招待郡将。

陶潜的一派天真似乎穿透纸背,跃然而出。他的人正如他的诗,冲澹深粹,出于自然。旁人学起来总有东施效颦的牵强,大抵是这种天真、自然是世间少有的吧。

但足其酒,百虑皆空矣

传闻有一年重阳节,陶渊明苦于没有酒喝,就在东篱采了一把菊花,继而百无聊赖地坐在了东篱旁边。谁知过了一会儿,一位穿着白衣的人款款而至,原来是江州刺史王弘送酒而来。渊明当即小酌一番,饮罢,大醉而归。

今朝有酒今朝醉,何须挂念百年身,陶潜喝酒宽心,遣兴有诗。难怪杜甫有云:“宽心应是酒,遣兴莫过诗,此意陶潜解,吾生后汝期”。陶潜的旷达自在如雨后初霁,一尘不染,也难怪后世文人对其无限向往了。

“我醉欲眠卿可去”

陶潜的人生是诗酒浑融的,诗意泛着微醺,有诗有酒便足矣。颜延之与陶潜交情很好,两个人也常有往来,颜延之当地方官的时候经常会去陶潜家拜访,离任之际,更是特意留下了二万钱给陶潜,以期资助。不成想陶潜竟将钱直接送到了酒家,以便日后直接沽酒。在陶潜心中千金从来不足贵,名利更是不足挂齿,唯独酒不能割舍。

陶潜的世界从来不分贵贱,若有人造访,有酒便设酒宴共饮,不拘何人,有酒则同醉。如果陶潜先喝醉了,他就会对客人说:“我喝醉了,想去睡觉啦,你可以回了。”我醉欲眠卿可去,何必客道,天地为庐,谁不是客?

陶潜的诗绚烂之极归于平淡,不露斧凿之痕却自有一种艺术的韵味,若是细细咂摸,这种韵味难道不是酒香吗?

[责任编辑:张建心]

标签:陶潜 有酒

凤凰酒业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