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凰家诗酒会|只想要南宋的吹角连营,却得了千古的诗酒功名


来源:凤凰网酒业

“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辛弃疾无疑是少数能担得起这种赞誉的人。年少起义、奔袭千里取叛将人头,一扫南宋疲态;起起落落间著得万字平戎策和千古豪放词,稼轩真正是上马征战沙

“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辛弃疾无疑是少数能担得起这种赞誉的人。年少起义、奔袭千里取叛将人头,一扫南宋疲态;起起落落间著得万字平戎策和千古豪放词,稼轩真正是上马征战沙场、下马词赋人生的文武全才。

辛弃疾深爱南宋的山河,同样也爱酒,根据邓广铭先生的《稼轩词编年笺注》,辛词共六百二十九首。其中涉酒词三百五十三首,占其词作总数的六成左右。其中仅“酒”字就出现了一百八十二处,词题中还有二十余处,另外“醉”字出现了一百四十一处,其它与饮宴相涉的“饮”、“杯”等字亦有多次出现。皆云陶潜诗中篇篇有酒,那么,若言稼轩词中篇篇有酒也不为过。

“身世酒杯中,万事皆空。”酒是稼轩的乐土,饮之忘忧;“午醉醒时,松窗竹户,万千潇洒。”酒是稼轩的诗国,饮之飘逸;“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酒是稼轩的家园,饮之梦圆。

我饮不须劝,正怕酒尊空

燕赵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士,齐鲁大地的豪饮和豪放同样声名远播的。辛弃疾这位山东大汉,身量高大,酒量也同样惊人,一生使酒任侠,嗜酒好饮,狂放不羁。稼轩饮酒,无需佐以歌舞琴瑟,也不必好友相劝,酒到杯干,只怕无酒可饮。

正因为十分好酒,稼轩到了晚年,嗜酒而生疾,竟连笔都拿不稳了,因而不得不戒酒。因为这段际遇,也为后世留下了许多珍贵的戒酒词,词中有词人戒酒的决心、挣扎,以及一丝爱酒之人的孩子气。稼轩的经历告诫着后人:酒虽好,若豪饮无度,也是有害而无益。

万事一杯酒,长叹复长歌

辛弃疾酒词的大量出现绝非偶然,词人空怀一腔报国赤诚,但是壮志难酬,才能无处展现。精心写就的《美芹十论》、《九议》呈上后如石沉大海,故乡如若焦土,“佛貍祠下”已经“一片神鸦社鼓”,耗尽心血写著的“万字平戎策”竟比不上“东家种树书”。一切理想都变得荒芜与惨淡,词人转而投向酒乡,喝一杯消愁的酒,似乎也是良策。

承平时期,酒是“被词情掇送,伴富贵闲愁”的词酒风流;变革时代,酒又呈现出“浮沉人间,深入醉乡安稳处”优游的情态。而当了无希望的时候,酒的妙处,就在于它愿意给与需要的人一方归处,无论长歌当哭,还是以壮侠气。

醉里不知谁是我,非月非云非鹤

辛弃疾是爱酒之人,也是一位常醉之人。辛弃疾写起自己的醉态,可谓传神之至。

醉里且贪欢笑,要愁哪得功夫,近来始觉古人书,信着全无是处。  

昨夜松边醉倒,问松我醉何如,只疑松动要来扶,以手推松曰去。

醉耶?醒耶?是醒中之醉?还是醉中之醒?任凭人们猜想去罢。

词人悠游在醉与醒之间,既有醉时的憨态可掬,又有对现实的短暂回避,似梦似醒间,恍然顿悟,何必在乎后人言说或是旁人揣度,得醉且醉,何必强求许多,这大抵就是酒的治愈,也是世人无法与酒割舍的缘由吧。

从古到今,诗酒是不分家的,有诗无酒终无趣,有酒无诗不风流,在诗酒相谐的问题上,诗胜于酒者近乎儒雅,酒胜于诗者近乎粗蛮,唯独稼轩不仅做到了诗酒和谐,更超越了诗酒,多出了许多英风侠气和潇洒风流。

在一腔热血的激励之下活出自己,喝自己的酒,写自己的词,从容应对,出入之间,虽然时有不如意,却也精彩绝伦,这就是无与伦比的辛弃疾。

[责任编辑:秦潇]

凤凰酒业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