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凰家诗酒会|东坡一醉千年,仍要把酒问青天


来源:凤凰网酒业

诗酒东坡一相逢,这是酒的幸运,是苏东坡的幸运,何尝不是中国文学的幸运。

纵观上下五千年,旷达难有超过苏轼的人,虽然他的遭遇比我们常人倒霉许多,就像他以可怜极致的酒量,写出了诗酒乾坤里的半个中国,捎带着还留下了许多美酒佳肴的趣闻,以及零零星星的酿酒知识。苏轼让我们念念不忘的,大抵就是不管生活怎么对他,他一定不会亏待自己。

在东坡的笔下,有山川大河,有疏星流云,许许多多的意象都是他热衷的,不过他最偏爱的仍是“酒”,在他三百余首词中,单“酒”字就有九十余处,诗酒趁年华,把酒问青天,东坡也是酒中仙。

酒酣胸胆尚开张,不善饮来又何妨?

苏轼曾经说过,自己平生有三样事情不如别人:“著棋、吃酒、唱曲”。为此,他曾苦练了很长时间的酒量,“吾少年望见酒盏而醉,今亦能三蕉叶矣”,最终可谓实现了从望杯而醉到小酌几杯的飞跃。对于其自称的能饮“三蕉叶”,黄庭坚后来也有打假,坚称苏轼不过一杯之量,多饮则醉,总之东坡的酒量极浅就是了。

与酒逍遥度平生,功名利禄何足贵?

近人林语堂评价,苏轼是“一个无可救药的乐天派……造酒试验家……酒仙……”他的豁达与恣意绝非常人所能比拟。“身后名轻,但觉一杯重”在苏轼看来,功名利禄远远不如一杯酒的分量,所以何必锱铢必较,相互逢迎,为了流芳百世而辜负今生呢?

对于苏轼而言,“几时归去,作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就是最好的当下,最快活的人生。

因知入骨爱诗酒,何须再做醉中人?

苏东坡爱酒,但他深知自己的酒量,因而特别注意掌握饮酒的分寸,"余饮酒终日,不过五合"——每日只饮五小杯,浅饮小酌,绝不沉溺于其中。与此同时,苏东坡还有着与其他文人迥然不同的饮酒观,饮酒不图量,但图乐趣,反对烂醉,主张半酣,即"我饮不尽器,半酣尤味长"。

值得一提的是,苏轼的酒品也十分出众,即使微醺之际,也往往处于一种似醉实醒的状态,或者叫作酒醉心明白。正如他在《饮酒诗》中所云:“吾饮酒至少,尝以把盏为乐,往往颓然坐睡,人见其醉,而吾中了然,盖莫能名其为醉其为醒也。”

此心安是吾,醉翁之意不在酒?

除了热爱饮酒,苏轼对酒文化也颇有研究,他也充分发挥了文豪的功力,为酒文化频添诗意。他会为美酒量身定制雅称,在被贬至惠州时,他为当地的酒取过很多好听的名字,家酿酒叫“万户春”,糯米酒叫“罗浮春”,龙眼酒叫“桂酒”,荔枝酒叫“紫罗衣酒”等。

他也会自酿美酒,曾以蜜酿酒,有《蜜酒歌》一诗留世;亲手酿制桂酒,便著了《桂酒颂》,甚至还把自己的酿酒所得写成了一部《东坡酒经》。因为热爱,所以赤诚,大概东坡真的是把醉乡认作了故乡。

诗酒东坡一相逢,这是酒的幸运,是苏东坡的幸运,何尝不是中国文学的幸运。千百年后,我们透过墨香袅袅的诗词,看到了微醉的苏东坡,他穿著竹杖芒鞋,听着穿林打叶的雨声,吟啸着向我们走来,带着酒香,带着神韵。

[责任编辑:王玮]

标签:饮酒 苏轼

凤凰酒业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