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凰家诗酒会|《酒窖》里的俄罗斯,竟如此可爱


来源:凤凰网酒业

1/8决赛结束,1/4决赛还没有开始,俄罗斯世界杯赛季的间隙,没球儿看了,我们聊点儿啥,最惬意的不过与凤凰网酒业君一起,喝一喝小酒,读一首俄罗斯的小酒诗,再聊一聊俄罗斯的风情。仅就笔者两次深游俄罗斯的

1/8决赛结束,1/4决赛还没有开始,俄罗斯世界杯赛季的间隙,没球儿看了,我们聊点儿啥,最惬意的不过与凤凰网酒业君一起,喝一喝小酒,读一首俄罗斯的小酒诗,再聊一聊俄罗斯的风情。

图:世界杯期间,莫斯科街头到处都是狂欢的球迷

仅就笔者两次深游俄罗斯的经历,惊叹地发现他们并不认同“战斗民族”的称谓,只不过多灾多难的历史,使他们一次又一次地为了民族而战罢了。

图:胜利广场的二战纪念馆前,一个孩子正在站岗,他们以这样的方式传递战争残害人类的历史教训

但说如果他们是嗜酒的民族,他们不但毫不避讳,还会打开话匣子讲述酒的乐趣。有人说,只要餐桌上有酒,俄罗斯人总能找到理由喝上一杯,这一天就安逸了。在他们看来,“战斗”不过是历史的遭际,但饮酒却是与生俱来的嗜好,浸润在浩瀚的俄罗斯史书典籍之中。

今天笔者就用一首普希金的《酒窖》,一起领略为什么饮酒是俄罗斯人最大的乐趣。

图:普希金画像

哦,请把我怜悯,

同学朋友们!

我已受尽了折磨,

因为年轻的美人。

我的命运真苦,

我不禁感到悲哀,

请你们拿来酒杯,

请把酒窖打开。

酒瓶那高傲的队列,

藏在那儿的冰块中,

订购来的黑啤酒,

那儿也保存了一瓶。

酒神结结巴巴地,

为我们指明了酒窖,

让我们全都摇晃着,

在酒通边躺倒!

桶中有对心的慰藉,

有对歌手的奖赏,

有我的诗句的烈火,

有爱的痛苦的遗忘。

图:青少年时期的普希金在皇村生活、学习

普希金,俄罗斯历史上最伟大的诗人。他的诗,真诚而又饱含热情,清新的语言里满是性情所致的可爱。在他的诗中,俄罗斯的国民性活灵活现地展现出来。不管过去、和现在,俄罗斯人都喜欢吟诵他脍炙人口的诗句来下酒。

图:圣彼得堡酒吧一角

这首《酒窖》是普希金1816年的作品。当时的普希金才十七八岁,即将完成学业,血气方刚的他意气风发而又生活放荡不羁,略显青涩的诗句中,包含着单纯和浓烈的青春气息。

图:莫斯科街头

一如他的涉世未深,这首诗没有深刻的社会背景,也没有他后期作品的忧愁和反思,有的却是简单、快乐,以及为赋新词强说愁的酒慰风尘。

普希金不仅是俄罗斯文学史上的一位巨匠,也是俄罗斯文化自信的一座丰碑,笔者另有著文,在此不做赘述。他的作品能够广为流传,是因为他的诗歌浸润着俄罗斯人乐观、奔放的性格。

安放在克林姆宫前的钟王,重达200吨,于1735年铸成,但在安放的时候破裂。所以后世的统治者放在克林姆宫前,时刻警醒自己切勿好大喜功

这首《酒窖》算不得他的顶峰之作,但却是他的艺术生涯走向巅峰的必由之路。尽管在他的艺术影响在他的人生后期受到新潮诗派的冲击,但他的艺术青春却流传百世,成为人们传诵的经典,尤其因为他的诗里有酒、有酒的乐趣,也有酒神的精神!

在普希金后来很多的作品中,酒都被作为对等于高尚人格的标签。

在1814年的《致大学生们》中,他给尊重和欣赏的朋友“斟上各样的酒水”,他自己则以“醉鬼”自谦,劝大家“举起沸腾的酒杯,我要将为战斗祝福”。而对于斯巴达式(以纪律严明著称)的人,“他只会端上一杯清水”。

在1817年创作的《致杰里维格》中,“啤酒”是“恐惧的安抚者”和“愤怒良心的平息人”。

在《水与酒》中,他对恶棍的诅咒,是“再也无力饮酒”,是“虽然拥有一杯又一杯,却让他分辨不出各类美酒”。这首诗艰涩难懂,不过酒作为生活的乐趣所在,完全不应是一种买醉,却是和美好生活离不开。

普希金越来越忧郁的后期作品,酒的提及率越来越少。《哦不,我并不厌倦生活》里的普希金尽管已经“失去自己的青春”,但“心灵还没有完全变冷”,还“保持着幸福的感受”,但很少再看到他谈“酒的乐趣”。

当然,嗜酒的俄罗斯人也常常遭受酒精依赖的祸患,以至于政府不得不出阶段性地出台限制酒类市场发展的各种政策。俄罗斯不再是深夜街头躺满了酒鬼,但饮酒仍然是俄罗斯人不可缺少的快乐生活方式。

[责任编辑:秦潇]

标签:俄罗斯 普希金

凤凰酒业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