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酒里乾坤:酒的乾坤万象都在酒令里了


来源:凤凰网酒业

据说三国时期有一位叫刘松的人,每年到了夏天最热的时候,就聚众狂饮把自己喝到烂醉如泥,喝到毫无知觉,然后酣睡几天,“聊避一时之暑”。当然,这显然是不健康的饮酒方式。然而,喝酒的快

据说三国时期有一位叫刘松的人,每年到了夏天最热的时候,就聚众狂饮把自己喝到烂醉如泥,喝到毫无知觉,然后酣睡几天,“聊避一时之暑”。

当然,这显然是不健康的饮酒方式。然而,喝酒的快乐确是消暑的良方,但中国人饮酒的快乐,却在酒令之中。

中国酒令源自礼仪文明的规范,最初是希望通过酒令来实现有节制的饮酒,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理性饮酒。

一群人聚会饮酒,如何行酒令,最初是由宴席之上的主宾,即最尊贵的人来把控。盛酒的酒樽放在他的面前,酒如何喝,谁先谁后,谁喝多少都要有他来决定。“尊敬”一词就是由此而来,表示在宴席之上最有话语权的人。后来各地都有了一定的成规,但主宾仍然有解释饮酒规矩的话语权,也有修改的权力。

酒令严肃到极致,就是“酒令如军令”。

西汉初年,吕后设宴款待吕氏一族和部分刘氏子弟,让刘邦孙子刘章做监酒令。刘章是行伍出身,就按军法监酒。有一个吕氏族人借故逃酒,刘章就以军法把他杀了。

但酒令在发展的过程中,却渐渐独立成一种娱乐的形式,虽然保留了“令”的本色,即要限定命令、秩序和规则,但因为是饮酒寻乐,所以不免有些娱乐至上。

图▲唐代银鎏金龟形酒筹筒

古代传承至今的酒令,大致分为筹令、骰令和通令三类。

筹令

筹令,即用一个圆筒里装满花名签,参与者抽签后根据花名签上的筹令来行事,或作诗或作赋,或直接饮酒,雅俗共赏,不一而足。

《红楼梦》第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中的一则。

该回描写宝玉过生辰,众姐妹和随侍丫鬟夜聚怡红院为其庆生,由于参与者多数是文化程度较低的丫鬟,所以就采用雅俗皆宜的筹令作为行酒助乐的游戏。小说写道:“晴雯拿了一个竹雕的签筒来,里面装着象牙花名签子。”

在作者的妙笔安排下,牙签令辞以花为名规定抽签者的饮酒方式及数量,既符合“群芳夜宴”的身份与氛围,又在令辞中隐含了在座者的未来命运。

骰令

骰令,即以投掷骰子来行令饮酒的方式。骰子一共有六面,每面点数不同,以投掷后的点数多少来定胜负,然后决定如何行酒令。

骰令于古代射礼相似,但又简便易行。只要点数多,就可以掌握话语权,制定酒令的规则。所以可雅可俗。但后来人们渐渐简化为仅仅以点数决定胜负,成为劝酒的工具,却忽略了后者,因此渐渐为文人雅士所唾弃。所以,骰令与今天夜场里盛行的掷骰子有本质的不同。

通令

通令,是覆盖范围最广的酒令,民间的划拳,文人的诗文接龙,以及击鼓传花、打杠子等,都属于通令。通令形式简单,便于操作,雅俗皆宜,所以流传最广,形式最多。

划拳,是民间最为流行的通令,一群人兴奋聒噪,高声呐喊,比拼脑子反应快慢,优胜者得意洋洋,失败者痛饮美酒,气氛热烈,好不快活。如果觉得这样无趣,在甘肃武威又有更为复杂的酒令,一群人围坐在一起,起头着唱起“一只麻雀,一个脑袋两只脚”,第二个人喊“两只麻雀,两个脑袋四只脚”,依次叠加。当有人说错了数字,就要罚酒一碗,一群人哄堂大笑,游戏重新开始。

然而,文人雅士觉得划拳、打杠子,唱酒歌太闹,就会选择文雅的通令。比如《红楼梦》第六十二回,众人在红香圃中举办寿宴。席间湘云出一令曰:“酒面要一句古文,一句旧诗,一句骨牌名,一句曲牌名,还要一句时宪书上的话,共凑成一句话。酒底要关人事的果菜名。”说错的人要罚酒一杯,中间插话扰乱秩序的也要罚酒一杯。整个过程温文尔雅,却又极富竞技性。这样的通令在《红楼梦》等文学名著中比比皆是。

再比如清人笔记中载有明代的“拆字贯成句令”(梁章钜《归田锁记》),如“轟字三个车,余斗自成斜,车车车,远上寒山石径斜”;“品字三个口,水酉自成酒,口口口,劝君更尽一杯酒”。此令所拆两字与末句古诗意义暗合,妙不可言。

综上所述,酒令是不同圈层社交方式的体现,圈层不同,所行酒令的方式自然也各不相同。

但本质上讲,酒令是为了让饮酒变成一种美好、快乐的生活方式,让人们在饮酒的过程中,多一些乐趣,少一些酒祸。

来源:泸州老窖企业文化中心

[责任编辑:秦潇]

标签:酒令 饮酒

凤凰酒业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