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如果从当代文人中选酒友,我第一个选他!


来源:凤凰网酒业

古代文人士大夫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大概不外乎“琴棋书画诗酒花”。现在好像已经没有士大夫这个群体了,剩下的文人,“琴棋书画诗酒花”的全能选手,恐怕也是凤毛

古代文人士大夫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大概不外乎“琴棋书画诗酒花”。现在好像已经没有士大夫这个群体了,剩下的文人,“琴棋书画诗酒花”的全能选手,恐怕也是凤毛麟角,难得一见。弹琴的不认识下棋的,写字的沟通不了画画的,写诗的不懂酒,会喝酒的写不了文章。中国文人士大夫浪漫的传统算是丢得差不多了。

图:王蒙

咱们还是集中说酒。当代文人懂酒的有几何?不得而知。但是一定不多。“会须一饮三百杯”、“对酒当歌”的豪迈,几乎成了绝唱。尽管现实有些悲观,但懂酒的人还是有。如果在当代文人中选酒友的话,我选王蒙。

第一条理由,王蒙喝酒根正苗红。现在许多文人喝酒仅仅是为了应酬,喝的是什么,压根儿就没有往心里去。王蒙不是,他的喝酒是劳动人民教会的,让他明白了酒的本质是真。文化大革命期间,王蒙下放到了新疆伊犁。那里的维吾尔人安慰他说:“王蒙,请喝酒。你只要喝了酒,就会把一切烦恼都忘掉的。你是作家,请放心吧,真主总有一天会支持你的。一个国家没有皇帝不行,没有诗人和作家更是不行。”于是王蒙端起了酒杯。后来王蒙回忆道:“维吾尔族喝酒时是大家围坐在花毡上,中间铺上一块布单,习惯是先吃一种烤饼,同时喝奶茶,吃饱了后再喝酒。这种喝法很科学,有利于保护肠胃。他们喝酒时喜欢说笑,唱歌、弹琴,甚至舞蹈。参加这样的聚会能引起我极大的兴趣,交谈内容广泛,气氛也火热,思路和方式很具民族文化,同时也是我学习维吾尔语言的好机会。因为兴奋往往酒就会喝多,一多就容易醉。”

图:1965年,王蒙初到伊犁

第二条理由,王蒙喝酒酩酊大醉过。“醉过方知酒浓,爱过方知情重”。一个文人,如果从来都没有大醉过,是一个很大的缺憾。王蒙则不仅醉过,而且醉过若干次,而且醉态超级可爱。“我有过多次喝醉酒的经历,虽然有很多人称赞我对酒的控制能力有分寸,但我知道自己常常是喝到了超过量的阶段——达到了醉酒的状态。有一次喝醉了,我仍然骑上自行车穿过闹市区回家,但当时我是清醒地意识到我醉了,并意识到了酒后冬夜在闹市骑自行车的危险,心中暗暗的叮嘱自己:一定要控制住自身的平衡。实际上我还是稀里糊涂地瞎骑,等回到家后,我都不知道是怎么骑回来的,把车子一扔又哭又叫……”

图:王蒙书法作品

第三条,王蒙喝酒有追求。文人喝酒,应该真喝,应该有激情,酒量不重要,关键要有真感情,要有真胆量。但是,文化人跟劳动人民喝酒还应该有点不同。那就是对酒文化的一种思考与感悟。王蒙对醉酒的追求,与我有戚戚焉。他说;“另外还有一次小醉之后,我扶着一株大树俯身大笑还笑个不停,这个醉态应该是美的吧!这是后来朋友们告诉我的,当时全然不知。好好的一个人为什么要花钱买醉,且一醉方休,追求一种不清醒不正常不自觉浑浑噩噩莫之所以的精神状态呢?面对一个唱得大醉、醉的癫狂的人,我常常认为这是自我的痛苦,生命的痛苦。但酒确实也是人类自我慰藉的一种产物,酒更是生活的一种滋味,而我每每喝酒大都是去寻找生活的一种滋味。”

第四条,王蒙对酒有贡献。对于一个懂酒的文人来说,既然酒带给你那么多,总得为酒讴歌几句吧?否则怎么对得起你的文化你的酒?王蒙写过一些关于的酒的诗歌。其中最具代表性、王蒙自己都念念不忘的一首,是1982年在杏花村汾酒厂写的。

图:王蒙书法作品汾酒博物馆藏

有酒方能意识流,人间天上任遨游。


杏花竹叶情如梦,大块文章乐未休。

王蒙在写了这首诗26年后的2008年,当有记者问起他如何写起“意识流小说”时,他顺口就把写给山西汾酒的这首诗吟诵了一遍,开玩笑说意识流是因为酒。而且,他把自传三部曲的第二部命名为《大块文章》,可见这首诗中的意象对王蒙来说何等重要。

王蒙先生是如此有趣的一位酒人,令我仰慕。先生今年84周岁了。如果有机会,一定要陪先生喝几杯,以酒友的名义。并祝先生健康长寿!

来源:最酒

[责任编辑:秦潇]

标签:王蒙 喝酒

凤凰酒业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