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酒里乾坤:孔子的饮酒智慧“不为酒困”


来源:凤凰网酒业

近日,泸州老窖国窖1573携手中国歌剧舞剧院大型民族舞剧《孔子》全国巡演,“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一位翩翩起舞飒爽英姿的孔子,一位周游于列国却屡屡碰壁的孔子,从历史中走来,

近日,泸州老窖国窖1573携手中国歌剧舞剧院大型民族舞剧《孔子》全国巡演,“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一位翩翩起舞飒爽英姿的孔子,一位周游于列国却屡屡碰壁的孔子,从历史中走来,从神坛上走进我们中间,走进北京、石家庄、济南、上海、武汉、广州、深圳等各大城市,伴随着国窖1573“七星盛宴”的酒香,将文化、艺术、舞蹈、美酒、美食融合为一体的文化盛宴,香醉了全国。这不,6月1日的中央新闻1套也给予了重点关注点赞。

唯酒无量,不及乱

随着孔子学院在全球的普及,孔子成为了中华5000年传统文化的代言,或因孔子自古被历代帝王封为大成至圣文宣王先师、万世师表;或因孔子编《诗》《书》《礼》《乐》《易》《春秋》成为汉语标准语的典范与源头;或因“己所不俗,勿施于人”刻于联合国大楼,成为联合国治理这个星球亘古不变的智慧,抑或因孔子列为“世界十大文化名人”之首……总之,孔子早已摆脱了当初“孔老二”的地位。然而,今天我们要讨论孔子另外一个身份——天下饮徒之祖

明代大文豪袁宏道在《觞政˙八之祭》中写到:

“凡饮必祭所始,礼也。今祀宣父曰酒圣,夫无量不及乱,觞之祖也,是为饮宗。”

把孔子称为酒圣、觞祖、饮宗。

也许大家会问,放到今天,孔子也一定是“一斤哥”“两斤哥”,或者至少“千杯不醉”。关于孔子的酒量,历史上确实没有详细的记载:

《孔丛子》载“尧舜千钟,孔子百觚”。

大概是说孔子酒量了得,但同时孔子之孙子思又说“夫子之饮,不能一升”,显然这个酒量又很一般,因为当时是低度醪糟酒,连子高也过来帮腔:

“以予所闻,圣贤以道德兼人,未闻饮酒”——《孔丛子》

今天我们仍然也无从知道孔子的实际酒量,然而,一句“惟酒无量不及乱”的饮酒智慧就足可以让孔子“封神”。

因为先天遗传、身体状况、对饮何人、所饮何酒等等原因,人与人之间的酒量有着巨大差异,一个人在不同的状态下的酒量也相去甚远。但无论你酒量怎样,只要你每次都能做到“花看半开,酒饮微醺”“不及乱”,你就是名副其实的“无量酒徒”。

乡人饮酒,杖者出,斯出矣!

孔子,究其一生在于推行其“仁”“礼”的儒家思想,因此酒礼也必须遵循严格的等级制度,而自周朝时,酒以成礼,就以约定俗成,酒又是礼的最重要表达

或曰:……“然则管仲知礼乎?”(子)曰:“邦君树塞门,管氏亦树塞门;邦君为两君之好,有反坫(宴后放回酒器的崇坫),管氏亦有反坫。管氏而知礼,孰不知礼”(《论语·八佾》)

孔子曰:“……·盏斝及尸君,非礼也,是谓僭君”(《礼记˙礼运》)

孔子认为,一切皆须依于礼制,如文中所说“反坫”只有国君与外国君王建立关系时才能拥有,而管仲家却有,所以“管氏而知礼,孰不知礼”,凡是违背礼的行为,都是“僭越”的行为。

也许你要觉得这里的孔子过于迂腐,然而孔子在《论语˙乡党》中说“乡人饮酒,杖者出,斯出矣”却是我们今天饮酒人应该遵行的礼制。

不为酒困

笔者在与友人喝酒时,总喜欢与不同的人问同样的问题“酒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喝酒?”“古人饮酒与今人饮酒背后动机是否有差异,若有,差异性在哪里?”“酒文化的未来?”等等,非得把这个酒的哲学终极问题搞清楚不可。

缘何有此问?因为,今天,我们难以见到王羲之兰亭集会,难以约齐杜甫笔下的“饮中八仙”,也很难与宝玉、黛玉、湘云等玩起各种酒令游戏来。由于酒是粮食精,自古就是稀缺之品,因此,古人投壶是为了“赢得一杯酒”,而今人猜拳,是为了让对手多喝;客人远道而来,主人捧三杯而敬,视为最尊贵的礼节(今天河南人还保留着这个礼俗),而今人则多表示“受不了”,也有人借此礼节把客人干翻!

子曰:“出则事公卿,入则事父兄,丧事不敢不勉,不为酒困,何有于我哉?”

“不为酒困”则是孔子为我们做出的表率,人应该成为物的主宰,而不应该让物主宰了人,正如熙熙攘攘人群中的烟民、酒鬼、财迷、吸毒者等等,不就是没有逃出这一宿命吗?因此,孔子最后告诫大家:

 “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论语·季氏》

来源:泸州老窖企业文化中心

[责任编辑:秦潇]

标签:孔子 酒量

凤凰酒业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