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李白:酒入豪肠,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


来源:凤凰网酒业

入豪肠七分化作月光,剩下的三分啸成了剑气,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

浩浩汤汤的中国文学史中有着历数不尽的诗人,声名赫赫的不在少数,寂寂无闻的更是浩如烟海,但是诗人虽多,千百年来,李白却只有一个。他的诗字字都含酒香,如果把他诗拿去酿酒,一定会得一壶传世佳酿。昆耀一世,后之言诗者,皆莫能及;高山仰止,后世爱酒人,无不神往。

我们没见过李白,凭借文字,世人勾勒出了千人千面的他。在热门手游《王者荣耀》中李白是白衣仗剑的落拓狂生,腰间的酒葫芦醒目而生动,作为游戏中的颜值担当,他的语录也很俊逸:“今朝有酒今朝醉;一篇诗,一斗酒,一曲长歌,一剑天涯……”在泛娱乐化的今天,在普罗大众眼中,李白的诗性与侠义仍旧鲜活,这似乎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

他从盛唐而来,有着千年不损的气象。读他的诗,仿佛总能咂摸中一股酒香,酒业君不善饮,却也是爱酒之人,正值暑热,愿与诸君共赴太白之约,大醉一场,自得清凉。

谁还不是酒中仙,天子呼来不上船

素有“酒仙”雅号的李白,一生嗜酒如命,不惜千金散尽,也要沽酒对君酌。在他的一千五百首诗文中,提到酒的就多达一百七十余首,可谓以酒为墨,不醉不休。在他写给妻子的《寄内》诗中写道:“三百六十日,日日醉如泥”,在《襄阳行》中更是口出狂言:“百年三万六千日,一日须倾三百杯”,比起“日啖荔枝三百颗”的苏东坡,这一日豪饮三百杯的李白,确实酒兴堪称酒中仙。

《饮中八仙歌》

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

汝阳三斗始朝天,道逢麴车口流涎,恨不移封向酒泉。

左相日兴费万钱,饮如长鲸吸百川,衔杯乐圣称避贤。

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

苏晋长斋绣佛前,醉中往往爱逃禅。

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

天子呼来不上船,自言臣是酒中仙。

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

焦遂五斗方卓然,高谈阔论惊四筵。

此诗是唐代诗人杜甫为当时号称“酒中八仙”的八位爱酒之人所作,白描的语言精妙地抓住了人物的神韵,尤其是对李白的描写,将太白的风流不羁与才情四溢展现地淋漓尽致。

邀月独酌虽然别有风味,但是独饮的寂寥未免凄清,正是因为有了同时代的其他“酒友”,李白的诗酒人生才充满了惺惺相惜的知音之情与沉郁顿挫的离情别绪。纵然俊逸绝伦的李太白也独臂难支恢弘的盛唐,痛饮共醉,诗情直抵碧霄,这才是后世向往的诗人国度,无与伦比的东土大唐。

兴酣落笔摇五岳,惟有饮者留其名,

中国古典诗中关于友叙、送别与感怀这一类的作品是最多的,所以诗中经常流着两种液体,一是眼泪,一是酒。泪的味道既咸且苦,酒的味道又辛又辣,李白的诗中却是酒多泪少,呼朋唤友,充溢着满腔豪情。

有这样一则小故事,关于送别诗《赠汪伦》的前因后果:

汪伦写信与李白:“先生好游乎?此处有十里桃花。先生好饮乎?此处有万家酒店。”李白素好饮酒,闻知有如此美景,自然欣然应邀而至,却未见信中所言盛景。汪伦盛情款待,搬出用桃花潭水酿成的美酒与李白同饮,并笑着告诉李白:“桃花者,十里外潭水名也,并无十里桃花。万家者,开酒店的主人姓万,并非有万家酒店。”李白听后大笑不止,并不觉被愚弄,反而被汪伦的盛情所感动,适逢春风桃李花开日,群山无处不飞红,加之潭水深碧,清澈晶莹,翠峦倒映,汪伦留李白连住数日,每日以美酒相待,别时更是赠与厚礼。临别之日,汪伦设宴为李白饯行,并拍手踏脚,歌唱民间的《踏歌》相送。李白深感汪伦的盛情,于是作《赠汪伦》:“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为饮一壶好酒而不辞千里,李白的率性自然已然充满了诗意。聚散有时,何必执手相看泪眼。遥想当年,李白奉诏为玄宗写《清平调》,正是在烂醉中用水泼醒后完成的,太白是诗中仙,更是酒中仙,除了诗和酒,眼里哪还装得下权贵。“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谁还记得青史上的当朝权贵,可是谁又忘得了但愿长醉不复醒的李太白。

纵使才高八斗的李白,也没有顺风顺水的人生,走过终南捷径,也曾三入长安,敢叫力士脱靴,却也曾举杯消愁愁更愁。带着侠气和酒气的他选择了“一生好入名山游”,寄理想于名山大川,在他笔下峨嵋、华山、庐山、泰山、黄山等巍峨雄奇,吐纳风云,汇泻川流;黄河之水从天上而来,滔滔长江送轻舟过万重山,真正是兴酣落笔摇五岳。诚如余光中先生所言:“酒入豪肠七分化作月光,剩下的三分啸成了剑气,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

[责任编辑:王玮]

标签:李白 汪伦

凤凰酒业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