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全国政协委员朱征夫:推动制假行为直接入刑


来源:凤凰网酒业

提起高端白酒,假酒无疑是让人最为头疼的问题。这一问题或将在未来得到根本解决。

提起高端白酒,假酒无疑是让人最为头疼的问题。这一问题或将在未来得到根本解决。

据媒体报道,连任的全国政协委员,广东东方昆仑律师事务所主任、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朱征夫透露,两会期间计划要提交《加大对制假售假的打击力度》的提案,建议要加大对假货源头的治理,降低制售假入刑门槛,推动制假行为直接入刑。

打击制假售假,委员推动制假行为直接入刑

朱征夫认为,制售假入刑门槛高,导致制售假犯罪成本低,累犯、再犯现象凸显。现行刑法对假冒注册商标罪、生产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规定的最高的法定刑档为三到七年。这一法定刑档从97刑法开始,沿用至今。即使经过了20多年的经济发展,制售假犯罪的收益也随之增长,但本法条未曾有修改。

朱征夫表示,刑法对于制假售假的打击定罪门槛并不高,只要销售制造假冒伪劣产品达5万元以上,就可以判处两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六个月以下拘役。问题在于,明知售假者卖的是假东西,因是现金交易,双方交易完就离开,没有票据之类的证据,想拿出其销售额超过5万元的证据很难。

朱征夫强调,中国经济正在经历转型升级的关键时刻,假货已经成为整个社会的“毒瘤”,威胁着诚信体系建设。因此,加大假货源头治理,全社会要形成合力,对假货跨国境多平台流窜等问题加大解决力度。

据其透露,他将提交《加大对制假售假的打击力度》的提案,呼吁无论是电商平台、社交平台、线下渠道还是线上渠道,全社会要形成合力,尤其是对跨平台、跨国境、线上线下并发的售假新形态,要严厉打击,加大制售假的源头治理。

“治理假货如同治理酒驾,不对制假行为作最严厉的遏制,治理假货也就无从谈起。”朱征夫说,要提高制售假犯罪的法定刑,并加大对制售假人员的经济惩罚,发挥立法对制售假犯罪产生威慑和预防的作用。同时,也要完善制售假违法犯罪的行刑衔接制度,未构成刑事案件的售假人员纳入行政管理范畴,再犯则进入司法阶段加重处罚,形成售假重罚的闭环,不放过任何一个售假主体。

朱征夫表示,必须推行对从生产端扩大到销售端、仓储端、运输端等范畴的行业禁止处罚。在立法、执法、司法三方联动,加大制假售假行为的刑罚力度,才能从源头上治理假货。

假酒案频发,酒类市场亟待严厉整治

自2017年以来,随着白酒消费的转暖,针对名优白酒的制假售假行为大大增加。据媒体报道,2018年1月,西安的王先生花9万元买了10箱“飞天茅台”酒,经茅台酒厂市场打假人员检验,全部是假酒,事后,涉案烟酒店被查封。

随后澎湃记者到仁怀市走访发现从仁怀市区到茅台镇,形成了从模仿茅台气味散酒销售、到假冒“茅台”酒盒以及包装服务的完整产业链。大量侵权、假冒“茅台”包装以公开、半公开的方式销售。在这里,一瓶市场价1800元左右的飞天茅台,假冒的不到200元便能买到。

因春节生意火爆,售假商家表示很多假冒包装“已卖光”。而对于卖假酒是违法行为,售假商贩更是心知肚明“上5件(30瓶飞天茅台)抓到要坐牢”,但在暴利的驱使下,不少人仍铤而走险,制假售假。

无独有偶,据酒类行业媒体发布的关于茅台假酒问卷调查显示,有七成消费者购买到过假茅台,烟酒店和电商平台则是销售假酒的主要渠道。

北京商报在暗访茅台假酒制造商孙女士得知,市面上茅台假酒价格区间较大,在600-2000元之间,其中1000元以上的可以过机(防伪检验)。价格是根据买家要什么质量的酒而定。北京商报记者向孙女士表示要自己去取货时却被拒绝。“我们一般都是发快递,不太方便与客户直接见面。”

不法分子通常会采用旧瓶装新酒的方式进行制假,即从全国各地回收茅台空瓶,购买贴瓶标签、瓶盖和包装盒等,再使用勾兑好的散装酒进行重新灌瓶包装。为了能让假酒混淆视听,他们还会把真酒滴在特殊密封口里面。

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仅过去一个多月,全国已经查获了多起制造、销售茅台假酒的案件。据相关报道称,日前,北京十八里店地区被查获一处假酒制造窝点,扣押包括假茅台在内的白酒总计5000瓶。福建省警方也在近日查获了假劣茅台酒10730瓶及70桶散装酒总计近10吨。同时,新疆乌鲁木齐警方与四川泸州警方联手联手也查获了一起在乌市制造、存储、销售名贵假酒的特大犯罪团伙,当场查获茅台在内的假名酒2000余瓶,涉案金额总计达700余万元。重庆警方也于近期破获一特大生产销售假冒名牌白酒案,抓获涉案人员16人,捣毁制售假酒窝点3个,现场查获假冒贵州飞天茅台500余瓶,制假工具6套,假冒茅台酒外包装、瓶盖及空瓶千余套,假冒品牌白酒的商标标识3万余套,基酒若干,涉案金额逾千万元。

对于市场上假酒所占比例,业内有不同的估计。2011年曾有传闻市场上90%的茅台都是假酒。彼时,茅台集团对这一消息进行了辟谣,贵州茅台名誉董事长季克良对此进行了反驳。季克良说,根据近3年贵州茅台自身的统计和官方的打假数据,贵州茅台每年的白酒销量为3万吨左右;查获的假酒为300吨左右,假酒占贵州茅台销量的比重只有1%左右,“考虑到没有抓到的以及其他的一些因素的话,市场上的假茅台所占的比例绝对不会超过5%”。

据调查显示,消费者在烟酒超市和电商平台两种渠道上购买到假酒的占比分别为48%和32%。约有60%的消费者认为麻烦不做任何投诉和处理,而进行投诉、要求退货的消费者约占36%。

从目前来看,在企业不断加大科技投入遏制假酒现象的同时,也需要加大对消费者的教育,让消费者从官方指定渠道购买酒品,更重要的是从制度上加大对制假售假的打击。针对媒体报道的的问题

2月28日,仁怀市开展酒类市场专项整治行动,以中枢街道三号区、盐津街道兴盛路、茅合镇白酒一条街为整治重点,严厉查处假冒伪劣、虚假误导宣传、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等违法违规行为。据了解整治活动将以不定期检查与突击检查相结合的方式开展专项督查,并形成常态化督查机制,严格准入、强化督查,严厉打击、扶取并举,强化原料、物流管理,对白酒质量安全做到全程可追溯,确保白酒质量安全,提升仁怀白酒品质。

文章来源:酒业时报

[责任编辑:秦潇]

标签:售假 假酒

凤凰酒业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