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有酒有故事——酒是一条归乡的路


来源:凤凰网酒业

走啊走,脚步越来越轻,小路越来越宽,远方越来越明了。一轮明快的弯月已挂在西天,黄昏露浓,人在归途。身未醉,但心已醉......

走啊走,脚步越来越轻,小路越来越宽,远方越来越明了。一轮明快的弯月已挂在西天,黄昏露浓,人在归途。身未醉,但心已醉......

年轻时的父亲每饮必醉,总在黄昏之时,歪歪倒倒地回到家里。母亲把他扶倒在床上,不管不问,任他吐或睡。到第二天,他自然酒醒了。我一直很诧异,父亲喝醉后是怎么记得回家的路的。有一次我问之父亲。父亲摸摸头,说他自己也不知道,反正只管走,走着走着,就到家了。我对父亲的回答并不满意,但是自己也想不出什么好答案。

有一年年关,我到隔壁村吃酒席,碰到好几位多年不见的初中老同学,大饮一番,结果都醉了。当时也无人送我,我便趁着醉意往家走。夕阳西下,已近黄昏,踩着地上的残雪, “格叽格叽”发出清脆的声响。意识中我已不辨方位,但双脚只管走,竟神奇地回到家中。只听母亲不停地呵责我,给我洗脸,铺床,然后我就睡了。

自那以后,我再未饮醉过,因为第二日我见母亲双眼红肿,我问父亲母亲怎么了,父亲说母亲昨晚照顾了我一宿,心疼地泪流半晚。母亲如此心疼我,我也应该心疼母亲。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那条黄昏时归乡的小路越来越窄,窄至要把我隔绝村外。每午夜梦醒,总会怀念起那条小路,那个黄昏,以及母亲哭红了的双眼。是啊,我是从那条小路走出来的,走啊走,一路迷迷糊糊,走进了大城市的水泥楼里,住下,这么一住,我似乎成了城里人,但我知道我的根在乡下。

父亲打来电话,说母亲想念我了。母亲从未对我明说过她对我的想念,总是通过一双布鞋、一袋时令蔬菜、一声温暖的关怀默默传达。但我又很笨,不明白母亲的心思,所以总是不经意地把母亲的心伤了。

踩着秋叶,我踏上返乡的小路。

离开城市,踏上故乡的土地,一股亲切而温暖的热流涌遍周身。秋意浓浓,收割后的田野一望无际,袒露胸膛,显露出它对生活的真心实意。这就是故乡的气息,如一窖老酒,经岁月酝酿,散发出醉人的酒香。我贪婪地呼吸着,酒香如歌,唱出我思乡的心声,美妙的乡间小调是我童年最美好的记忆,又如炊烟,袅袅直上云天,招引着回家的脚步。

我回来了,我想陪父亲饮一次酒,父子同醉。我想这次母亲是不会反对的。

走啊走,脚步越来越轻,小路越来越宽,远方越来越明了。一轮明快的弯月已挂在西天,黄昏露浓,人在归途。身未醉,但心已醉。我模糊地看到母亲正站在小路的尽头等我,她满头白发,拄着拐杖,目光是那么焦急。我向母亲飞奔而去。

来源:酩悦

[责任编辑:郭瑾瑶]

标签:母亲 父亲

凤凰酒业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