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科普:基因决定你的酒量大小


来源:凤凰网酒业

所以说酒量的大小是酶的数量决定的,而酶又是基因产生的,因此问题的核心在于基因。也就是说你的基因就决定了你酶的数量,而酶的数量决定了你代谢酒精的速度。

评估自己酒量时,最好问问你的基因。因为基因决定了你体内代谢酒精相关酶的活性。虽然有很多人说过了,但还是先说一下酒精在体内的代谢过程。由于酒精的脂溶性,很容易通过磷脂双分子层的细胞膜,所以进入消化道开始就被人体逐渐吸收,经过口腔、食道、胃和小肠完全吸收进入血液,开始在血液中循环。而酒精的代谢场所在肝脏,因为只有肝细胞富含酒精代谢所需的酶类。乙醇进入肝细胞后,被乙醇脱氢酶(ADH)催化氧化,脱去两分子氢变成乙醛。而乙醛再被乙醛脱氢酶(ALDH)催化氧化为乙酸(醋),而乙酸最终经过脂肪的β-氧化生成乙酰辅酶A进入柠檬酸循环被彻底代谢成二氧化碳和水,并产生大量能量。 

在整个过程中,起关键作用的主要是第一步里面的乙醇脱氢酶(ADH)和第二步里面的乙醛脱氢酶(ALDH)。什么是酶(酵素)?酶就是我们人体中各个化学反应的催化剂,比如说乙醇被氧化成乙醛,这一个化学反应的催化剂就是乙醇脱氢酶。所以说酒量的大小是酶的数量决定的,而酶又是基因产生的,因此问题的核心在于基因。也就是说你的基因就决定了你酶的数量,而酶的数量决定了你代谢酒精的速度。

中国人的酒基因我们来看看这两个酶的基因:

1.杜康基因。杜康基因是乙醇脱氢酶ADH1B的一个变种,大约存在于70%的汉族人体内,而在酒量很好的毛子和蒙古大汗身上,极少出现这个基因。携带杜康基因的人,乙醇代谢速度是其他人的13倍左右,因此乙醛在体内迅速产生。如果这些乙醛没有被迅速代谢成乙酸,那么就容易在体内堆积。然而乙醛对人体有害,且乙醛会刺激肾上腺素和去甲肾上腺素分泌,而这两个激素会引起面部潮红、心跳加快,所以这些人沾酒脸就红。

2.乙醛脱氢酶2变异体中国人能将乙醛迅速代谢掉吗?然而并不能。这也是基因变异引起的,这个基因叫乙醛脱氢酶2变异体——ALDH2*2。同源染色体上,携带一个ALDH2*2 基因的杂合子,乙醛脱氢酶活性只有正常的6%左右;而两个都是ALDH2*2的“隐性”纯合子,乙醛脱氢酶活性几乎为零(问题出在编码ALDH2蛋白的基因上,如果基因存在缺陷,会使得酶蛋白487位的谷氨酸(Glu)被赖氨酸(Lys)取代。Glu等位基因( ALDH2*1 )编码得到的是具有正常催化活性的蛋白,而Lys等位基因( ALDH2*2 )编码得到的是没有活性的蛋白酶)注:问题出在基因上,所以此生是无能为力了,不要试图去练酒量,你没有诱导酶因为你不是微生物。练酒量的结果是身体对乙醇和乙醛的耐受增强而已。而恰好中国人携带ALDH2*2的比率非常高,大约有18%的中国人携带这个基因,其中最高的是广东的汉族,高达31% 。这部分人饮酒后,大量的乙醇被代谢成乙醛,而乙醛具有扩张血管、使血压降低的功能,所以大部分血管包括毛细血管都被扩张,所以脸会变红,并且乙醛还会造成脑血管扩张压迫神经,所以宿醉之后通常头痛欲裂。 

大部分人两种酶活性都很低大部分中国人,特别是南方人都属于这类。这部分人几杯下去没有任何反应,小脸白白的,让人们误以为很能喝,其实这种人最可怜,他们两种酶都很匮乏,乙醇代谢十分缓慢,只能在血液循环/肝细胞中堆积,靠一些广谱酶类慢慢代谢酒精,所以会对其他/肝细胞造成巨大的杀伤,这一类型的人真的是靠生命在喝酒,大家多多关照。

少数酒篓子还有一小部分人,俗称“酒篓子”。上面提到:乙醇→乙醛→乙酸→能量,所以酒精代谢会产生水和大量的能量,他们在喝酒的时候,几杯酒下肚就大汗淋漓,浑身发热,不自觉露出光膀子金链子,这就是酒精在其体内快速代谢的结果,碰到这类人,不想钻到桌下面的话赶紧举杯投降。

你属于哪一类?

来源:酒通社

[责任编辑:郭瑾瑶]

标签:乙醛 基因

凤凰酒业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