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钱可以少赚 酒不能贱卖”古法酿酒人


来源:凤凰网酒业

刘彪谋划着小酒坊的未来南岸区南坪万寿路,人来人往、车水马龙间,藏着一个小酒坊,老板兼酿酒人有一套自己的经商哲学:只卖自酿纯粮食酒;钱可以少赚,酒不能贱卖。   别以为小酒坊老板是个性格怪异的有钱老头子——刘彪,25岁,一个人,一双手,古法酿酒,隐匿闹市5年,把酒香默默送往街头巷尾。

蒸煮高粱时间要拿捏得恰到好处

刘彪说小粒红高粱是最佳原料

刘彪谋划着小酒坊的未来南岸区南坪万寿路,人来人往、车水马龙间,刘彪谋划着小酒坊的未来南岸区南坪万寿路,人来人往、车水马龙间,藏着一个小酒坊,老板兼酿酒人有一套自己的经商哲学:只卖自酿纯粮食酒;钱可以少赚,酒不能贱卖。   别以为小酒坊老板是个性格怪异的有钱老头子——刘彪,25岁,一个人,一双手,古法酿酒,隐匿闹市5年,把酒香默默送往街头巷尾。藏着一个小酒坊,老板兼酿酒人有一套自己的经商哲学:只卖自酿纯粮食酒;钱可以少赚,酒不能贱卖。   别以为小酒坊老板是个性格怪异的有钱老头子——刘彪,25岁,一个人,一双手,古法酿酒,隐匿闹市5年,把酒香默默送往街头巷尾。

闻香而醉48岁的淡寿用是个锁匠,摊位设在南岸区万寿一村,5年来,不曾挪过一步。   日常开锁、配钥匙,累了,转头迈两步,一个大蒸锅正在等着他。   蒸锅的一头,细细的管子连着一个桶,里面窸窸窣窣,如时光静流。

老淡牵出细管,趁液体还没流出,赶紧用拇指大的小胶杯接上,将满不满之时,昂头,举杯,一饮而尽,口齿生香,吐口气都带着惬意。喝完,赶紧回到摊位。   能让人如此酣畅的,除了酒,还能是什么?  

蒸锅要揭盖了,届时,高温蒸透的高粱散发大量蒸汽,弥漫整个屋子。酒香在蒸汽中散逸,吹往街头巷尾。

老淡的摊位正好在风口,酒香吹过来,逃不过他的鼻子。“闻得醉人,闻够了才甘心收秤,回家才舒心。摊位摆在其他地方,可没这么美的待遇。”老淡说。   先品酒再闻酒香,品酒而醉,闻香而醉,不醉不归,难怪老淡不愿挪摊。

刘彪与妻子苏秀准备出尾子酒

负责卖酒的老板娘总是给客人“打得满满的”

顾客品尝刚出锅的头道酒

刘彪只卖自酿纯粮食酒何来酒香不过,这个地方处在闹市,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何来酿酒之香?

酒香来自老淡隔壁的红高粱酿酒坊。  

走进红高粱酿酒坊,大坛、小罐……酒香,藏在各种盛酒的陶制容器里。   “老板,10斤头道酒!”闻香而来的人很多,除了附近的,还有来自沙坪坝的、渝北的……   78岁的李大章,家住南岸巨成龙湾,春节团年饭桌上,亲朋免不了推杯换盏。害怕酒坊老板歇业,2月3日,他提早坐车过来打酒。“吃惯了他家的酒,很难换了,再说这一带,也没看到其他酿酒的。”李大章做了一辈子生意,从没服过谁,对红高粱酿酒坊的老板却很佩服。   为啥子佩服?他不说,要让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自己先看一看。  

“老板在不在?不在我走了哦!”42岁的张展在酒坊门口探望,从渝中区大坪过来的他,笑言:“买酒只认老板,不认酒。要是换了人,我就不买了。”   看来,除了酒,顾客心目中,老板有足够分量。   古法酿造酿酒房不到60平米,老淡垂涎的出酒大蒸锅,就在里面一间小屋。   印象中,守护传统工艺的,多是老者,所以,酿酒的,应该是位老匠人吧。   然而,酿酒房走一圈,根本没找到中老年人,只发现一个年轻女孩。蹲着洗衣服的她,用眼神示意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去对面小屋找。

小屋弥漫着夹杂乳酸味的淡淡酒香,大蒸锅在燃气作用下呼啦啦响。 一个小伙子站在大圆桶前,拿着瓢从圆桶里舀出高粱米往锅里放。“发酵十多天了,蒸上,就可以出酒了。”小伙子说,这是重庆本地小高粱,用来酿酒,不辣不燥。发酵前,先把高粱洗净,再蒸煮两天,沥干水分,装进圆桶发酵。   冬天发酵慢,往往要两个星期,小伙子给圆桶穿上棉絮,说:“不能让它们冷着,不然它们就不听话了。”   两个小时,小伙子舀完圆桶里的150公斤高粱,高强度劳作,即使只穿着两件单薄衣服,他也累得大汗淋漓。接下来,可以短暂休息,但时间仅够喝杯水。一眨眼,他又回到酿酒房,拿着钩子,站上锅台,把小高粱米铺均匀,说:“这样好透气,蒸汽会更大。”

半小时过去,锅里的高粱开始散发蒸气,越来越大。小伙子扣上锅盖,往锅盖上的凹槽灌满冷水。蒸汽遇水冷却,化为酒,顺着事先接好的细管滴滴答答流进桶里。一个小时,装酒桶没盛满三分之一。

“你看,古法酿造就是这么慢,300斤高粱只出来100多斤酒。”小伙子说着,换了一个酒桶,让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品了最为精华的原浆中段——醇厚而回甘。   “这是一对夫妻。男的酿酒,女的卖酒。”老淡介绍,小伙子就是酒坊老板兼唯一酿酒人,叫刘彪,25岁。   祖辈酿酒采访中,刘彪指了指挂在墙上的营业执照等相关证件,说:“手续方面可没含糊。酿酒、卖酒,讲的就是让人放心。”  

5年前,刘彪带着祖辈传下的酿酒工艺,从湖北省仙桃来到南岸区万寿一村,租下一间民居,办起自产自销的酒坊。“我家祖祖辈辈是酿酒人,我七八岁开始学酿酒,爷爷、爸爸手把手教我。”对自己的酿酒技术,刘彪颇为自信。   古法酿造高粱酒的核心技术在于酒曲、糖化酶和高粱米的搭配比例,具体比例是多少,他没有透露。“这是我们行走江湖的绝招,不能让你们学了去。”他笑着对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说。   刘彪表哥李洪鲸也说,他们家族都是酿酒人,刘彪年纪最小,但最先外出闯荡。  

刘彪表示,对祖祖辈辈传下来的酿酒古法,曾经质疑过,也尝试过创新。开酒坊第一年,他任性了一把,尝试酿造新法,按自己想的减少酒曲和糖化酶。“结果,酿出来的酒比醋还酸,又涩,白白浪费一吨高粱。后来才明白,想当然不叫创新。把老手艺好好传承下去,才有机会创新。”刘彪说。   此后,按照祖辈的老手艺酿酒,再没过失手。   图个名声刘彪计算,酿一次酒,刨去成本,能赚1000元左右。但是,酿造时间长,还耗费体力,一个月酿五六次就顶天了。   长期重复,身心俱疲,他想过找其他工作。“坐办公室那种,西装革履,朝九晚五,周末可以休息。”他羡慕都市白领的生活,但转念一想,去上班了,久而久之,技艺会生疏,如何把祖传手艺发扬光大?  

“人行千里,只求一个名。”奶奶给他说的这句话,一次一次让他坚守阵地,也让他构建起属于自己的一套准则:“只卖自酿粮食酒;钱可以少赚,酒不能贱卖;实打实酿造粮食酒,不加其他,不来虚的。”曾经有人来谈合作加盟,他一律拒绝。“我现在只想稳扎稳打,不想其他的,其他的东西进来,酿酒就变得不纯粹了。赚钱,也要图个好名声。我还年轻,不急于一时。”   初来酒坊的顾客,都诧异:“咦,这么年轻就酿酒,看起不像哦!”   刘彪不过多解释:“酒香不怕巷子深,时间久了,自然知道。”

回头客从来不质疑刘彪的酒。“一直都是这个味儿,很醇厚,喝了不辣喉咙,头也不疼。”老顾客熊大均说。   “15元的,又来5斤。”李大章大大咧咧,秤也不看就付了钱。“我信得过他,酿的酒味道好,从来不缺斤少两。”   老婆苏秀支持刘彪。“他喜欢酿酒,这也是他最大的骄傲。我知道,他并不满足于此,一切慢慢来,我相信他。”苏秀说,现在的日子简简单单,还能过得去,挺好。

来源:重庆晚报

[责任编辑:郭瑾瑶]

标签:酿酒 酒坊

凤凰酒业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