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科普:人的酒量是天生的还是练出来的?


来源:凤凰网酒业

因为是独生子,在家里面面子比别人要大一些,又有些惯性在里边,为此,本人是从十一、二岁就开始喝酒的,但喝得不多、家长有规定:一次最多喝一两。喝过酒后当时的感觉就是头有些晕、有些飘、有些然,也就是所谓的飘飘然,酒虽辣点儿,但其酒香也是很让人值得回味的好东西……

因为是独生子,在家里面面子比别人要大一些,又有些惯性在里边,为此,本人是从十一、二岁就开始喝酒的,但喝得不多、家长有规定:一次最多喝一两。喝过酒后当时的感觉就是头有些晕、有些飘、有些然,也就是所谓的飘飘然,酒虽辣点儿,但其酒香也是很让人值得回味的好东西……

说起喝酒,在六、七十年代困难时期,好酒赖酒本人还真都品尝过,什么四川产的薯干儿酒啊!苦得要命的那种啊,山西产的杏花村酒啊!醇里透着香甜啊等等……

据本人在生活中的观察与体会,个人喝酒的量度,也就是喝酒的酒量,即是天生的,同时也是需要经常“练”的一个过程。

总的来说,还是年轻的时候,喝酒喝得疯狂些……

在东北,逢年过节、聘姑娘取媳妇儿,人来戚往,遇到喝酒的大场面,没有两下子,你还真上不得台面。

我在乡下工作时,喝酒,最讲究的是炕地桌,所谓的炕地桌,也就是炕上一桌地上一桌,辈份是次要的,凭的是酒量,如果觉得自己的酒量还可以,别客气,炕上请。如果觉得自己的酒量不行的话,对不起,加个凳,去地上的女桌凑凑!

在炕桌喝酒的,话说的都不着什么边际,口气都很大,吹得都很响,当场不干趴下一个,事儿是完不了的……在地桌上喝酒的,基本上都是以吃为主,没什么酒量的男人,凑到女桌上,也不怎么吃香,即使和女同事谈些话,也都是说些妇道人家的陈芝麻烂谷子的旧话题,也不象在炕桌上的那些人,说的都是酒兴中的豪言壮语……

我认识的一个朋友中,有一个年龄比本人稍长些的,是位男士,平时根本就不能喝酒,逼急了,如果喝上小半杯啤酒,不但呕吐、身上发红,而且基本上必须躺一天,才能过了所谓的“酒劲儿”,象他这种情况的,再怎么“练”,也是不行的,“练”过了头,有些时候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的,所以他也早就“忌”了,平时凑热闹吃饭时,也就只能以水代酒了……

另外,从本人认识或者说知道的人中,天天喝酒的,就是比不天天喝酒的酒量总也是好一些,经常喝酒的,喝些酒并不在意,不经常喝酒的,喝起酒来,头一口也是很噎人的……

好就好在现在到了喝酒的“好时候”了,平日里,在酒桌上,象以前那样逼酒的人少了,现在喝酒时是很随意的,啤、白酒、饮料、茶、白开等随意倒、随意喝,在酒桌上闹事儿的也几乎见不到了,再喝点儿酒就借着“酒劲儿”闹事的人,同事、亲戚朋友、大人小孩儿,也是瞧不起你的,都什么年代了,还喝完酒就找事儿?你所受到的,也只有白眼儿和忿怒与惊诧的目光了,何必呢?你说是也不是?

来源:壶中岁月

[责任编辑:郭瑾瑶]

标签:白酒 喝酒

凤凰酒业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