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鲍国安:演艺和酿酒一样过程复杂而需要灵性


来源:凤凰网酒业

11月11-15日,2017“国际诗酒文化大会暨中国酒城·泸州老窖文化艺术周”活动在酒城泸州隆重举行,这场由泸州市人民政府和中国作协《诗刊》社联合主办,中国诗歌网、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中视华凯传媒集团联合承办,汇聚了张清华、傅庚辰、欧阳江河、谢有顺、鲍国安、陈晓光等一大批世界各地的著名诗人,中国歌剧舞剧院舞剧团的艺术家,以及广大诗友、酒友齐聚一堂,品酒论诗,重现我国古代诗乐舞三位一体的艺术魅力,共襄文化自信下中国诗酒文化的盛举。

11月11-15日,2017“国际诗酒文化大会暨中国酒城·泸州老窖文化艺术周”活动在酒城泸州隆重举行,这场由泸州市人民政府和中国作协《诗刊》社联合主办,中国诗歌网、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中视华凯传媒集团联合承办,汇聚了张清华、傅庚辰、欧阳江河、谢有顺、鲍国安、陈晓光等一大批世界各地的著名诗人,中国歌剧舞剧院舞剧团的艺术家,以及广大诗友、酒友齐聚一堂,品酒论诗,重现我国古代诗乐舞三位一体的艺术魅力,共襄文化自信下中国诗酒文化的盛举。

鲍国安

在此期间,活动组织者专门组织了“酒城论坛”,邀请国内著名的艺术家、诗评家和诗人讲述艺术创作与酒文化之关系。著名表演艺术家、中央戏剧学院教授鲍国安先生因为在1994版《三国演义》中饰演曹操给观众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而他本人也表示,《三国演义》的开篇词《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就写在泸州,而对泸州这座集诗兴和酒意为一体的城市极为有缘。

鲍国安

他根据自己的表演心得和教学实例认为,演员的艺术修养以及演艺创作和酒的酿造一样需要深厚的底蕴,而来不得半点偷懒。

现场观众

以下内容根据鲍国安老师演讲实录节选:

我对泸州有一种特殊的情感,前些年在重庆拍电视剧,剧本很一般,我演一位公安局长,但我听说拍摄地是泸州,当时很兴奋。因为什么呢?因为大家都知道《三国演义》罗贯中开篇诗就是“滚滚长江东逝水”,就是杨慎在泸州写的这首词。我对这个地方很向往,而这个地方相对来说交通不是特别方便,飞机还要转汽车几个小时,平常没有机会。那一次我来了泸州,一个人专门跑到泸州老窖博物馆,正好赶上一个导游带着旅游团参观,我就混在里面听他们讲解。拍摄电视剧很忙,我就抽了这么一点空。所以,这次来泸州我很痛快的就答应了,但具体来干什么倒没太在意,记得最初只是让我朗诵一首诗。但后来主办方又来一给电话会说有一新的想法,稍带着讲点演艺创作的感受,说是随便聊一聊,我又答应了。又过两天,她又提出来要我确定一个主题,泸州是酒城,您谈谈酒吧?您经常朗诵诗歌,就谈谈诗吧,您是一位演员,您就说说戏吧。说得挺复杂。但今天坐到这里一看,愣住了,《人·酒·诗·戏》,这是一个很吓人的题目,够成一篇博士生毕业论文了,深论起来,恐怕几十万字也写不下来。但是我实事求是地跟大家说,我讲的很浅薄,可能满足不了大家的这种心理期望。

酒城泸州谁都知道,因为泸州老窖享誉世界。我喝没喝过,说实在的,不大记得,因为我不大会喝酒,平常喝什么酒也不太清楚。但我知道泸州老窖、国窖1573,我记得广告里有这个事儿。来泸州你敢不谈酒?那就是对泸州城的大不敬,也是对泸州几百万人民的大不敬。所以首先一定要谈谈这个“酒”字,这是我的心里话。

我来了之后翻阅主办方发的书,都是酒和诗的关系。据我说知,李白有《将进酒》,李白很多古诗都是在一种微醺的状态下,文思如泉涌邪乎来的。于是我们很好奇,上网查了查关于对酒的解释,结果很遗憾,网上跟酒联系在一起的负面东西比较多。查出来第一个就是关于酒囊饭袋,酒后失德,最可气又可笑的是有个歇后语叫“酒壮怂人胆”。我就纳闷儿了,怎么不写“酒壮英雄胆”呢?《红灯记》里喝完一碗酒浑身是胆雄赳赳,《水浒传》里武松喝了酒打死了一只老虎,这样的故事有很多,还有一些和酒有关系的诗歌,都是对酒有很多的赞美、歌颂,认为酒是美好的东西,怎么飞出一个歇后语叫“酒壮怂人胆”呢?

有时候参加一些应酬,在酒桌上大家说酒品如人品,我听到的解释往往是这个人怎么喝酒实在,哪怕烂醉如泥了也不拒绝对方的敬酒,大家好像觉得这样人的实在,可交。特别是在对外交往、经贸谈判的场合,还要在替领导、老板喝酒。我看过一个法制节目,很多人因为在餐桌上因为那一桩合同而替领导喝酒,死了,这虽然是因公去世,却也不能评为烈士,只能自己倒霉。

所以,我理解的酒品如人品,就像李白那样,在一种微醺的状态下,诗人也好、其他行业的人士也好,往往需要一点(酒的兴发)。诗里面写到酒起的作用,是一种能够把人集中到一种非常美妙的状态,产生了很多平时不能产生的能力。

还有一种酒品如人品,我就想到了周总理。据说周总理非常能喝酒,又有一定的酒量,在外交场合频频举杯,但你发现他始终是彬彬有礼,从来不会酒后根外宾胡说八大。这才叫酒品如人品,始终把握住自己在一个最佳的状态。而以我的亲身经历,拍摄《鸦片战争》的谢晋导演,人称酒仙,我跟他一起吃过很多次饭。他是导演,我作为男主角老要陪着他出席各种场合。在酒桌上,大家频频举杯,谢晋导演从来都是面带笑容,从容不迫,没有回绝过一杯酒。我就很奇怪,也注意看他是不是像有的人喝完以后找个地方吐了?还是做点儿什么小动作?没有,他始终就是这种风采,所以被大家称为酒仙。

我特别想说,我希望看到那些对酒的形容,都是正能量的。但现在跟酒联系在一起的负面词汇特别多,我想跟我们的社会风气有一定的关系,因为我们的一些酒友不够洁身自好,对自己缺乏控制,把我们这么好的一个“酒”字给玷污了。

上个月,我刚刚参加了中国酒业协会拍了一个小片,他(理性饮酒宣传周)每年都有一个主题,今年是“适量饮酒”,我在里面演了一个小故事之后,举着酒杯对着镜头说:“酒品如人品,饮酒要浅意有度,微醺而不失风貌,酒品如人品,痛快人生。”希望大家有机会能够在屏幕上见到。听说现在中华的酒文化在朝着健康的方向发展,我觉得这是我们国人的幸事,使酒的声名更美好。

我牢记一位老中医的话,一两是药,二两是毒。他建议年龄大了以后,每天可以适量喝一点白酒舒筋活血。有一种说法叫“酒是粮食精,越喝越年轻。”我觉得这句话说得很好,中国的酒基本是粮食做的,经过无数道的工序提炼,精华一滴一滴地流下来。而且酿酒过程本身(我参观过包括泸州老窖在内的一些酿酒现场)确实非常奇妙,而且它整个工艺流程,涵盖了工科、文科、理科和艺术相结合起来,才酿成了酒。

酒文化是博大精深的,这不是我能够深谈的。而正如刚才总编所说,酒和诗之间的的联系是非常紧密的。我来之前还专门翻阅了几本书,有艾青先生的《论诗》,还有郭小川先生关于诗歌的书。我从他们说话的意思里面也诌出来一句,“酒是粮食精,越喝越年轻”,我说“诗是文学精,越读越年轻”,因为诗歌是言志的凡是言志的东西,都有一种正能量,能鼓舞人心的东西。

刚才说了与酒有关的一些负面词汇,但也有不少好的词汇,例如三国里的“煮酒论英雄”、“温酒斩华雄”,还有酒后吐真言、杯酒解怨、对酒当歌、酒逢知己千杯少等等。我觉得酒确实是我们生活中离不开的东西,我们怎么样能够把它弄得更美好?还有一句说“无酒不成宴、无酒不成席”,我就在琢磨,没听说没有酒,喝可乐能成席的。大概因为只有酒喝到适度的时候,人们才会处在一个兴奋的状态,这个时候彼此说起话来才更真诚,平常不大说的话,这个时候会脱口而出,整个宴会就会变得非常融洽,彼此的感情得到进一步的沟通。此时,酒确实有很多其他东西起不到的作用。

今天是诗酒大会,关于酒和诗的关系,我想在座的是人都会有这个体会,这种爱好,因为酒喝到微醺的状态,会产生很多美妙的联想,是你在没有喝酒的时候没有产生出来的。我对诗人是非常钦佩的,因为我经常在晚会上朗诵诗歌,钦佩诗人利用这些看似枯燥的文字,能够把那么多美妙的感受,那么多一般人不容易捕捉到的细节,能够用最美妙、最恰当的词汇把它展现出来。读着这些诗,就会产生像喝了一杯美酒一样,我就会禁不住产生感慨:他怎么就会想到这样一个词汇来描绘这样一个情景呢?

我和诗的第一次结缘,是1963年,在做的好多同志可能还没有出生,那年12月22日,天津市和平区语言文学讲习所主办了一场诗歌朗诵会,朗诵的作品有贺敬之的《雷锋之歌》等,很多朗诵者都是长春电影制片厂的演员,徐燕、孙鳌等,我当时是天津人民艺术剧团的演员。当时河北省的省会在天津,我们剧院受河北电视台文艺部的邀请,让我们去录一个广播剧。广播剧就是对着话演人物,然后拨出来,像一个小故事一样。我变声比较早,嗓门比较粗,才17岁就在广播剧里演二三十岁人的爷爷。从哪儿以后,我就不断接到河北电视台的文艺编辑给我打电话。那个时候没有手机,电话打到单位收发室,还不断给我寄诗稿,就是当时在天津晚报或者天津日报上发表的一些诗,请我去给他们录音,几乎每个月都有一次。一来它锻炼了我的朗诵能力和对诗的理解,因为电视台对我的朗诵有要求,要进行二度创作。有时候作者也会去,提出他写诗歌的想法,希望我能够如何如何朗诵出来。所以我与诗歌的第一次触电,就是诗朗诵。而我有生以来的第一笔稿费也是是因为诗朗诵而得的2元稿费。当时我月工资42元,这2元钱在当时还是很让剧院的同事们羡慕的。而且之后我朗诵了好几年,读了好多诗,而我当时在天津小有名气,并不是因为演戏,而是因为朗诵,因为当时电台老播出:“诗歌朗诵,作者谁谁谁,朗诵着鲍国安。”60年代电视远不如今天的普及,人们整天听广播,老听“鲍国安”的名字,慢慢就知道我们天津又一个鲍国安。我也就从1963年开始订阅诗刊,一直订到文化大革命。所以我和诗歌的感情很深,对今天能参加诗酒大会,朗诵在座的伟大的诗人朋友们的一些作品,我感到很荣幸,也很亲切。

我这里也顺便说一下,当年天津一个区经常举办诗歌朗诵会,当时北京也有一个叫“星期朗诵会”,文革前每周一次,都是北京人艺的周正、蓝天野、于是之等北京、天津、河北三地的艺术家。我还专门去听过,在儿艺剧场,需要买票的,虽然票价不贵,但是一票难求。(他们朗诵了)很多好诗,(观众)掌声雷动,而且对诗的普及起到了很好的作用。而那个时候,我们不仅在天津参加朗诵会,还经常到各大中小学去参加朗诵会,觉得诗是非常激励人的。这是我在年轻的时候打下的朗诵的底子。后来中戏毕业以后,在北京开始朗诵,是1998年南方发大水,当时电视台有一个抗洪救灾(的文艺表演),导演叫娄乃鸣,把我叫去,和李默然老师,还有李媛媛(因为癌症已经逝世了)、丁嘉丽,我们四人朗诵一首《给抗洪前线战士的一封信》。这首诗谁写的我不记得,但写得很好,很有感情,现场反响也很强烈。我想大家可能在电视上都看到了,有举着牌子捐1000万的,有捐100万的,中间穿插着朗诵,还有歌唱之类的。那是我第一次在首都舞台上朗诵。当时很时兴现场直播晚会,香港回归、澳门回归、改革开放30周年庆祝晚会,几乎所有的晚会都找我去朗诵一首诗。不知道是谁发明了在综艺晚会上加进一首诗朗诵,但现在已经成为卫视晚会或者其他重要晚会一个不可或缺的节目。过去可能就是唱歌跳舞相声小品。第一个发明创造的人是伟大的,他发现了朗诵在整个晚会中、一个群情振奋的重大行动中,可以直接切中主题,一箭中旳,一针见血。而且朗诵是文艺表演之精华,它把最精华、最有力、最感人的诗句,用最精炼的形式,几句出来就能群情激愤、掌声雷动。

但话说回来,朗诵诗歌的源头来自诗人们,有了诗,才有了我们的二度创作,我们只不过是一个代言人。

最后谈一谈我的老本行,表演艺术。表演艺术在很多方面和诗歌创作是一脉相通的。说到这里,我又想到了酒,我觉得酒是非常伟大的,因为由酒而产生的一个词叫“酝酿”,这是我们诗歌创作、戏剧创作等等艺术创作都离不开的。

对于“酝酿”耳子的理解,原指造酒的过程,也可以指事情逐渐成熟的准备过程,多指人们思考的一种状态。用造酒的过程来指思考成熟的状态,我就突然发现,这个造酒太伟大了,为什么不选别的词汇来形容人思想的美妙的过程,而惟独用造酒的过程呢?“酝酿”二字产生于古代,古代还没有人造卫星、原子弹之类的复杂科技,但是也足以证明古人已经认识到酒的酿造过程是一个非常复杂、非常美妙的过程,因此它才有资格来承担这样一个包括我们诗人也好、艺术家也好、建筑美学也要,所有创作的过程。而“酝酿”二字之贴切到位,到现在没有任何一个词汇能够替代。所以当年我特别好奇,一定要去看好好看一看酿酒的过程,好好地去欣赏、参观、品味一下。

所以我说,演戏和写诗一样都是一个非常复杂、非常美妙的过程,这个过程往往又是非常痛苦的,我想很多诗歌作者和我们演员都会有这样的体会。有的时候非常痛苦,当你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时候,那种甘甜、那种快感、那种放下、甚至是泪流满面,是其他人体会不了的。

表演艺术不是一个理论的艺术,而是一个实践的艺术。你让我讲更多表演方面的理论,我讲不出什么东西,而且我们作为表演教学来讲,现在有很大的改变,过去还有理论课,现在全部都在实践中去完成。演员(的养成)很怪,他和其他的职业一样,要通过训练、要通过吃苦耐劳,要有修养的根基(比如前辈于是之老师就说过,演员拼到最后是拼修养)。当然我也赞同他这句话,但我通过自己多年的观察,感觉在同等的底蕴之下,拼到最后是天赋。任何职业都是一个金字塔式的,大家付出同等努力的情况下,最终到达塔尖的是天赋高于别人的人。

有句话叫“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每个人在选择自己职业的时候,一定要对自己有一个了解。天赋是上天赏赐给每一个降生在世的人的,每个人都有天赋,同在农村干活儿,有的能把地种出花儿来,一个人的产量就比其他人高,我就觉得他就有种地的天赋。因此,木匠里出鲁班,医生里出华佗,做演员更要靠天赋。有的人连舞蹈,一天连10个小时未必成,人家就连2个小时却得了金奖。所以,人一定要正确地认识自己。大家可能都感兴趣的话题就是王宝强,其他的且不评价,但说实在的,是十几亿农民不就出了一个王宝强吗?在北影门口蹲着等戏的群众演员成千上万,不就出来了一个王宝强吗?王宝强就是有这个天赋。我们作为戏剧学院训练演员,因为真正有天赋达到金字塔顶的是极少数,大部分是在中间的这个状态,需要我们教师通过各种各样的方法去开掘他,把他的能力在自己天赋的基础上开掘到尽量“嘎”的高度。其实在很多考入戏剧学院的学生当中,我们费了好大劲,就是要让他达到王宝强的那个状态。可能大家听了觉得莫名其妙,什么状态呢?就是在摄像机前,在舞台上,他旁若无人,仍然像在生活当中的人一样,想怎样就怎样。这是我们表演系四年教学要完成的一个核心任务,但大多数人就是做不到这一点。

今天来的诗人们能得奖,你们一定有你们的天赋。你对一个细节就能捕捉到别人捕捉不到的,你的这种感应,你能够想出一个非常到位的词汇来描绘它,而且整首诗起承转合。你的想象力别人做不到,当然这里有一个锻炼、练笔的过程。

我很感谢大家对于我塑造人物给予的肯定,我最后就说一下这个问题。就是我讲的天赋问题。对大多数人来说,天赋条件不是那么好,但是你既然从事这个职业,就要付出比别人更加辛苦的劳动。最近在网上不断有描写曹操的影视作品出现,我也是偶然发现的。网上不止一个人在评论中说,评了十二还是十三个在建国后影视作品中的曹操,一个一个评,最后谈到我演的这个曹操的时候,做了一翻评论。他说了这么一句话,我觉得很到位。他说,不见得鲍国安比别的演曹操的人演技高,关键在于那个时候是计划经济,中央电视台排一个三国演义,把这些演员一关就是三年,他想干别的也干不了。不像现在演戏,东串戏西串戏,我在这个剧组里还上那个剧组,同时接三部戏。我们那个时候有规定,不许串接戏,包括唐国强,也老老实实在剧组里待着。而且唐国强那个时候正在最得意的时候,奶油小生,但大家都规规矩矩的。专家讲课,不停地给你灌输,不停地讲,每天你要练礼仪,要练骑马,要练这、要练那,你心无旁鹜,你一门心思。而且那个时候对演艺创作提升的高度都吓人。我们那个时候有一个口号,叫“上要对得起祖宗,下要对得起观众”。谁想最后播出以后,千夫所指,戳着你的脊梁骨:“你把罗贯中的经典四大名著给糟蹋了!”那种压力下,我有三年没打开过电视。招待所有电视,我从来不看。我两次住院输液都不躺着输液,都是胳膊放在这儿,我让护士给我扎了以后,我那边放着剧本和资料,因为输液一输就是一上午。

我想在座大家创造都会体会到这个东西,你要真的拿出一点象样的东西来,就跟酿酒一样,你把白开水兑着酒精,告诉人家这是泸州老窖,那人家喝了肯定得骂娘。你必须把这整个的酿造过程老老实实、一丝不苟地完成。

前段时间我拍了一个(关于)王扶林导演的(节目)《向经典致敬》,说王扶林导演拍了《红楼梦》和《三国演义》,现在都被称为经典。我跟王导聊天,《红楼梦》为什么后来人拍总不被观众接受呢?其实后来拍的都是一些明星,而王导拍的,陈晓旭他们当时都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孩子们。但是他们在一起准备工作两年,琴棋书画请了好多老师,还请了诗词专家给他们讲解诗词,红学专家讲解《红楼梦》。他们在一起生活了两年,这些孩子已经形成了宝玉、黛玉、惜春(的性格),他们之间也都融在一起,在拍戏之前已经形成了那种人物关系。

我们演戏有句话,叫“演戏是演人物关系”。我跟你是演母子,那我马上就要像儿子那样叫“妈”,你跟我演父女,我马上就把你当宝贝儿。所以这些演员一旦开始拍摄的时候,他拿毛笔的感觉,弹古筝的感觉,走道的感觉,还有彼此之间说话,也很亲昵,不像现在有些女明星在一起,俩人劲儿劲儿的,你不看我我也不看你,你今天来的比我晚,明天我得比你晚。现在拍戏的一些风气,跟他们剧组完全不一样。后来他们搞《红楼梦》回顾20周年,那些孩子见面拥抱,那个亲昵劲儿。现在很多剧组拍完戏以后很难再聚在一起,就是整个拍摄过程已经随着年岁四分五裂了。

现在有些拍摄你不能怪他,一天消耗一个亿,哪个投资方能拿出这钱?但(经典的影视作品)播出以后,全世界光是广告,我告诉你们,《三国演义》这个片子的广告费到现在还在赚着呢,20多年了。

[责任编辑:崔智临]

凤凰酒业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