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凰家酒咖】王凤岐:盛世兴酒是定律,但要适量


来源:凤凰网酒业

酒量控制在理性的范围内,使酒德彰显出社会文化的自信,否则适得其反,误国误民、误事伤神。如何在饮酒的过程中保持理性,使酒量、酒德保持在科学合理、适于养生的区间?中医泰斗级专家王凤岐教授坐客“凰家酒咖”,与凤凰网酒业频道主编论道中国传统文化视阈下的“理性饮酒”。

中国经济近40年的高速发展,带来了经济的繁荣和社会的富足,而这一成就的过程,伴生着海量的社会交际活动,其中饮酒不可或缺,自然而然催生了酿酒业的兴盛,这大概就是“盛世兴酒”的历史定律。但历史还有一个定律,那就是饮酒需有度,即在饮酒的过程中,必须把酒量控制在理性的范围内,使酒德彰显出社会文化的自信,否则适得其反,误国误民、误事伤神。如何在饮酒的过程中保持理性,使酒量、酒德保持在科学合理、适于养生的区间?中医泰斗级专家王凤岐教授坐客“凰家酒咖”,与凤凰网酒业频道主编论道中国传统文化视阈下的“理性饮酒”。

【王凤岐简介】中医泰斗级专家、著名中医内科专家,主任医师、教授,国医泰斗秦伯未嫡传弟子。原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室主任,卫生部中医司教育处处长。

以下是论道实录:

程万松:现在中国的经济还在高速发展,在过去的30多年,人们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了,但是大量的社交活动在发生,酒是不可或缺的。我们忽然发现,酗酒现象十分之普遍,它会带来一些社会负面的东西。所以现在我们在呼吁理性饮酒,希望能够带来一个理性饮酒的风尚。您作为中医的泰斗,对西医的文化也有很深的研究和了解,您如何看待中国人的理性饮酒?

盛世兴酒,这是历史的规律

王凤岐:第一我先说说中国人对“酒”字。为什么叫酒?

我是中医大夫,中医在最早的时候,把酒叫做“料理”,就是酒是用来治病的。所以你看我们医学那个“醫”字,底下是一个酉时的酉,是代表料理就是酒,最早是用来治病、调理用的。所以说是五谷的,是粮食造的酒,它跟国外的概念不一样。

第二,酒就是“九”,在数学上,九是最大的,就是最圆满的、最高层次的,因为一到十,十就是零了。数字里来说九最大,所以那时候古代的皇上叫九五之尊,就是数字里头有两个字,一个叫九,一个叫五,最大。我曾经看过一篇文章,就是以前我们的衣服上印的运动号码,可以1到10、到100,它什么意思呢?就是说由0到9,你想要什么数字都有,那么最大的就是九。

第三,酒字当初是供佛供神供祖先的。供祖先供什么,就是除了吃喝以外,点心、水果,主要的是酒,叫敬酒。所以我觉得,“酒”这个字当初起的时候呢,是五谷,就是五种粮食来造出的这么一个精华,它当然是一个好东西。

可是从历史上来看呢,盛世是兴酒的。不要怕,当今的社会能够盛行这个酒,说明是盛世。什么的时候不会有酒?没有粮食的时候,荒年拿什么来造酒呢?所以我感觉这个酒它代表着一个时代,就是盛世的时候。你说盛唐的时候,出的大的诗人,就跟盛世有关。

程万松:而且盛唐喝酒都非常狂放。

王凤岐:非常狂放,而且什么都是酒。这是第一,第二就是我们现在,你比如说从我们人生开始,一直到出生、生小孩、三十天满月、结婚,甚至这个老人去世以及生日的纪念或者招待朋友、接待尊贵的客人,都离不开酒。但是我感觉在盛世的时候,我们一定要把酒还原到原来的状态,要懂得理性喝酒,酒能促进盛世的发展,不要让这件美事因为过量而成为一种悲哀。

如果我们变成酗酒了,就会损伤了事业,损伤了身体,也损伤了社会盛世的这个环境。所以我觉得这个题目提的特别好,就要理性的喝酒。

莫让文学的渲染误导成酗酒风气

程万松:对,尤其是我们的社会精英阶层。他平常的社交活动是必要的,但是在社交过程中不得不喝酒,可能相当一大部分是被迫的喝酒。被迫的喝酒时,他怎么去理性饮酒?

王凤岐:怎么理性的喝酒,我想今天借着这个节目,好好讲一下,就是如何正确的理解、正确的看待这个饮酒。让酒真正促进我们的和谐,促进我们社会的发展,促进我们的经济活动,也促进我们身体的健康,这是非常重要的。

程万松:其实理性饮酒也是关爱我们整个的社会群体,尤其是我们的社交活动量非常之大的精英群体。那么如何能够让大家形成这种理性饮酒的共识呢?因为刚才您说的理性饮酒跟中国的传统文化是密切相关的,如何让大家把中国的传统文化和饮酒以及中国式的生活方式,能够非常完整的,或者非常巧妙的,去认知在一起呢?

王凤岐:我们现在文学上写的东西,请大家不要完全联系自己的实际。比如说我们很多文学作品都写,李白斗酒诗百篇、武松喝了酒能打虎、鲁智深能拔垂杨柳,我想这是文学的一种形容。如果我们仔细想一想,我们也都喝过酒,我年轻的时候也喝过酒,如果我们喝地连自己走路都需要人搀扶了,你想一下武松喝成那样还能打虎吗?站都站不起来了,这是不实际的。另外一个就是思维都混乱了,比如说你喝醉酒以后,连说的话、连做的事情你都忘记了,你怎么可能像李白似的喝醉后还能写出好诗来?!所以我觉得这是一种文艺的形容、文化的形容夸大,所以千万别这么信。

借这个机会我想讲一个故事,就是酒的来源。

当然这个是神话传说了,就是他可以那么宣传,我也可以讲讲这个酒的来路。据说当年杜康造酒,总也造不成。最后来了一位(我们中国传统文化里最爱写的是什么,说来一位神仙来指点,酒就酿成了。实际说明我们的文化很深沉,不敢形容是某一个人、可能是某一个时代或者很多的人打造成这件事,就委托一个神人。就像西游记大家都看过,唐僧的那个袈裟,就是菩萨下凡变成一个方丈,说我卖这个谁买,最后说我不卖了,我卖这个看人,我看中这个人就给他了,最后她化妆成菩萨就走了,道理是一样的。所以我讲这个故事,也是这个道理,大家也不要拿着我的故事就走火的宣传。)杜康当时造酒总也不成功,就来了一位,我们现在说菩萨吧,跟他讲,说你造酒,再滴上三滴血,就成功了,但是你要在一个时辰以内,也就是两个小时以内造好。他就拿着这个造好的,所谓造好的但是还不能喝的酒,就找去了。找第一个人,他就碰见一个文人,在那里写字画画,他说麻烦你,给我滴一滴血。这人说可以,很大方,点了一滴血,滴到里头了;他找到了第二个人,第二个人正好在一个擂台上练武。他说麻烦你,这个人也很爽快说,好,可以,又给了一滴;等到第三滴血了,离时辰到还有很短的时间,找不着人了。最后他看到树底下坐着一个傻子睡着了,他过去就赶紧扎了一针,也没像之前那样说清楚。等傻子醒了以后,他干了什么他都不知道,滴了滴血走了。滴了三滴血以后,这酒回家以后一尝,大家都说好酒好酒。

这个过程就说了三件事:文人滴了一滴血增加了智慧,就像李白,他们就滴了一滴血,那说明那没有醉,不是醉酒诗百篇,他就是喝了点儿酒有那兴奋劲儿,启发他的潜能了;第二个就是武人,这武人滴了这滴血以后就增加了勇气,就是这酒比那文人喝的多一点,他就增加了力气,增加了勇敢;到第三滴,就是傻瓜了。所以我们在劝酒的时候都是说少喝点,没说你别喝了,就是说你少喝一点,意思你喝一点你能写诗,像李白;喝两点你能成武松,能有勇气;喝第三点就傻了,失去了知觉了,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了。

所以你看这个酒的文化里多有意思,劝人的时候少喝点,适可而止,喝点大家都高高兴兴说事,再喝点增加友谊,再喝一点就完了,都跑桌子底下去了。所以我感觉中国的酒它应该是一种文化,不要单纯利用酒说干什么,你要想达到什么目的,第一个就是要兴奋,第二个要有勇气,要做事增加友谊,第三个过了,过了可能就不好了。

程万松:就适得其反了。

王凤岐:对,意思就是无知了,知觉也没有了,行动也不行了,说话也不算数了,因为你不知道干什么了。

程万松:对,它确实很有普遍性。

饮酒有度的“度”字,大有来头

王凤岐:我觉得这个喝酒呢,我要加上一个字。我们都爱问咱们喝高度的,喝低度的?我说高度的、低度的,都不要喝过度。掌握这个“度”,是我们喝酒的一个原则,而不是说它是三十八度还是四十五度,不是,是你自己的量和度量。度量搁到一块,才是真正的、比较正确的一个喝酒。

所以我感觉,我讲这个的过程呢,是想表达:第一,文学的形容是一种夸大的形容,但是不要按这个形容去做,因为它形容要掌握这个度,就是自己能喝。比如适度适量,少喝那个最后一点,前头那点多喝没关系,就是增加了智慧,增加了和谐,但是不要增加了误会,你到第三句失言了,就增加了误会。所以我觉得我们这个才叫理性的喝酒,从这个道理上来讲是这样的。

程万松:文学在渲染的时候有很多手法,包括杜甫说的李白斗酒诗百篇,他可能跟李白的“白发三千丈”是差不多,就一个夸张的手法,就是为了营造一个狂放的氛围。但是其实我们也看到了历史上有很多的历史事实,比如说王羲之喝完酒之后,他写了《兰亭序》,他醒来之后他怎么再写都写不出来。这样中规中矩的去写,写不出来,他只有在酒的作用之下,他才能达到某一种境界,这是其一。其二就是怀素,他喝酒的时候,三杯以后脑袋疼得要命,然后狂甩写出来狂草,但好像不是每一次喝三杯酒他都能达到这种状态,所以他要的是这个巧劲。那么我们这个时候在审视酒的作用的时候,就在想,酒在我们中国人认知当中,有一个催发潜能的作用,那从中医的角度去看,为什么能够催发潜能?

王凤岐:因为酒本身有一种刺激性的东西,有兴奋的作用,刺激你神经兴奋。再有所谓潜能你自身也一定要有一个基础。假如让一个不用说文盲,让一个有一般学术水平的人,你让他喝上二斤酒,他也不一定写出《兰亭序》来,因为什么呢?他一定要有那个基础,他已经具备这个条件,只是点击一下才能发挥出来,而不是说把一个根本不识字的人能写出诗来,我就不相信。他一定有很好的基础,但是没达到那个情绪,没有联系到他实际的生活,就像我们手机电脑,你不点击频道,不点击微信群,就点不出来,你非得点到那儿才行。所有的酒,它本身就是起一种催化剂的作用,就是点击你,让你兴奋起来。

所以我觉得歌舞升平的时代,人就有这种兴趣。所以中国的文化里面常讲一句话叫,“酒逢知己千杯少”。什么意思?就是说得来,大家说到共同一个想法上越说越兴奋,觉得我们有共同理想共同目标,就有共同的语言。如果俩人天上一脚,地下一脚,有一句话叫“酒入愁肠愁更愁”,俩发愁的人搁到一块,你也发愁,你净说发愁的事,我也说发愁的事,那甭喝酒了,咱们解决愁事去吧。

所以我感觉,这个酒一定要正确的理解,适当的掌握它的度,才能够真正达到它的目的。中国的文化里面我认为包括酒文化、茶文化,都是双刃剑,都有双向性。你做好了,它是非常好的一件事,你要做坏了,它能害死人。

这就像我们中医,中医说这补药是好药,但是不是补药都好呢,为什么说现代病这么多呢?营养过盛,过盛的意思就是说营养太丰富了。所以大夫们经常讲养生,好像现在大家都愿意听补。

靠喝酒来补身体是无稽之谈

王凤岐:好多人说我虚我得补,而且都希望长寿,长寿不是靠补、是靠养,靠养生。

这个“补”和“泄”是中医治病的两种办法,就是你多余了是要泄的,少了才要补。我们现在生活这么好、环境这么好,你还要再补。有些人不好好吃饭,拼命吃补药,今天枸杞子,明天黄芪,后天西洋参。要不然就吃高质量的,什么燕窝、鱼翅用来补。其实我们现在不是六十年代了,营养不够、困难时期,粮食不丰收。所以我感觉,人们在选择东西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中国的传统文化,包括喝酒、包括养生,包括吃饭应该注意。

程万松:包括生活方式。

王凤岐:生活方式要改变。我借着这个栏目也想提出一个理念,就是喝酒要有意义的喝酒。

什么意思呢?比如说你健康地喝酒,很多人跟我说,大夫您给我配一个药酒。我说可以,我配了药酒,你记住,要当药喝,不能当酒喝。为什么?因为这个酒,你可以掌握自己的量,掌握这个度。一旦当药喝了,那你要听大夫的。很多会喝酒的人,大夫说你别喝酒,他紧张,他就找中医,说你给我配点药酒。我说配了药酒也是药,可不是酒。意思是什么呢?就是你要定量每天喝上一口,把它当药。每天你喝二斤,那我说只有喝坏,药酒更不行,更不能那么喝。所以我觉得,任何一个东西,一定不要忘记中国的传统文化,它是双向性的。用好了是有益于健康,有益于社会,有益于经济发展,也有益于我们这个社会的和谐。我们喝了酒以后,要给人民做好事,比如抢救受伤的人或者游泳掉到河里的人,这是好的。喝了酒以后你有勇气抢银行去,那你是违法的,害人害己。

所以一定要注意大节。不要说我有勇气,有勇气得用到对的地方。你喝了酒以后能舍身救人,为这个社会做好事,我说这个喝酒喝的有价值。如果你喝了酒以后跟人打架或者撞车、或者醉驾,那是犯法的、那是错的,有害于你的身体,有害于社会。这种事儿不能做。

喝酒,目的要明确,度数要掌握、要处理好。它会对你的身体有好处,而且对事业、对工作也会有好处。所以我想能不能通过这个节目,大家能掌握一个原则:什么事情都不能过度的原则。

[责任编辑:江虹霖]

标签:一个 喝酒

【凰家酒咖】王凤岐:盛世兴酒是定律 但要适量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10/27/wf2_4739249_181934.jpg

凤凰酒业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