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琴酒之趣:耳根得所琴初畅,心地忘机酒半酣


来源:凤凰网酒业

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是传统文人名士必修的八门功课,也是他们驰骋才华的风流韵事。因之,他们往往同时兼文学家、音乐家、演奏家和美术家、鉴赏家。

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是传统文人名士必修的八门功课,也是他们驰骋才华的风流韵事。因之,他们往往同时兼文学家、音乐家、演奏家和美术家、鉴赏家。

最早将琴酒结合得融为一体、并使琴酒之趣成为文人名士风雅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者,是魏晋之际的“竹林七贤”,尤以阮秘突出。《晋书·阮籍传》:“嗜酒能啸,善弹琴,当其得意,忽忘形骸,时人多谓之痴”。他是得琴酒之趣、忘土木之形的第一批人;而时俗攻汗,正从反面证实,他是一代怪杰、文士懿范。他留传下来的最著名的古琴曲就是《酒狂》。

竹林七贤琴酒雕塑

现存最早的琴曲谱集、朱权《神奇秘谱·酒狂》解题云:“藉叹道之不行,与时不合,故忘世虑于形骸之外,托兴于酗酒以乐终身之志,其趣也若是。岂真嗜于酒耶?有道存焉?妙妙于其中,故不为俗子道,达者得之。”现代古琴家姚丙炎先生以《神奇秘谱》的《酒狂》谱为蓝本,又参照《西麓堂琴统》谱整理打谱,把乐曲处理成在古琴乐曲中罕见的6/8拍子。由于弱拍常出现沉重的低音或长音,造成音乐的不稳定感,表现了人在酒醉后步伐踉跄的神态,并通过描绘混沌的情态,以泄发内心积郁的不平之气,内容含蓄,寓意深刻。

“白鹤高飞不逐群,稽康琴酒鲍照文”(李群玉《言怀》)。稽康的琴酒之

趣好比高翔的白鹤,卓尔不群,高雅不俗,堪为千古绝唱。秘康的酒量不及阮

籍,而琴过之。作为一个音乐家,他不仅有《声无哀乐论》等音乐理论著作昭炳后世,而且有《稽氏四弄》、《风人松》等音乐作品流传万代,尤具擅奏《广陵散》一曲而独步千古。

这里有一个极为动人的故事:由于秘康刚正不阿、愤时嫉俗,特别是《与山巨源绝交书》标榜“九患”,刺痛了心怀阴险、“路人皆知”的司马昭的神经。司马氏借吕安一案把他牵连入狱,处以极刑,拿名士开刀,以震慑天下。

由于嵇康名声在外,受到士林普遍景慕和爱戴,太学生几千人游行请愿,豪杰之士纷纷要求嵇康入狱,这就是震慑千古的“学生运动”。可是,司马当局不顾知识分子和人民大众的舆论压力,冒天下之大不韪,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不能流芳千古,亦当遗臭万年”,此之谓也。

这样,没有经过任何公审手续,一场历史悲剧发生了。刑场上,嵇康顾视日影,索来琴酒,借助酒力,奏出了一曲悲壮激烈的乐章,这就是稀世之音《广陵散》。琴声时而低沉,忽而嘹亮,清伶似翔鸟摩天,激越似奔泉出山,如诉名士的不平!曲罢,他十分痛惜,仰天长啸曰:“昔袁孝尼尝从吾学《广陵散》,吾每靳固之,《广陵散》于今绝矣!”时年四十。海内之士,莫不痛之!(《晋书·卷四十九少)这,连他自己也没有料到,一朵光艳独绝的艺术之花,最后竟怒放在刀光剑影、腥风血雨之中。

南朝文学家江淹《恨赋》,列举了一系列千古憾事,其中就提到这一不同寻常的琴酒活动:“及夫中散(嵇康)下狱,神气激扬。浊醪夕引,琴素晨张。”写出了一代奇士嵇康刑前琴酒之趣和高人之恨。

陶渊明的琴酒之趣,则是得意忘言、得鱼忘签的典范。他雅好琴酒,辛弃疾《水调歌头》称赞他“素琴浊酒唤客,端有古人风”,《念奴娇》(重九席上)

《水调歌头》称赞他“素琴浊酒唤客,端有古人风”,《念奴娇》(重九席上)更说:“须信采菊东篱,高情千载,只有陶彭泽。爱说‘琴中如得趣,弦上何劳

声切?’试把空杯,翁还肯道‘何必杯中物?’”这位“停云老子”弹琴时并不计较是否声切,也不管是否有弦,即使空抚余徽,也不妨碍他得到各种真趣;饮酒时也不留意是否清浊,即使独把空杯,“东篱搔首亦风流”,大有“次公醒而狂,何必酒也”(《汉书·盖诸葛刘郑孙毋将何传》)之趣。张随《无弦琴赋》也提到陶渊明“适性者以琴,怡神者以酒,酒兮无量,琴也无弦”,在陶渊明这里,琴酒只是他得意求趣、适性畅神的一种象征符号。他得意忘形、得鱼忘荃,已经达到了化境。

“自古有琴酒,得此味者稀。只应康与籍,及我三心知。”白居易《对琴酒》

深知个中三味,绝不是自负。他“性嗜酒、耽琴、吟诗,凡酒徒、琴侣、诗客多与之游”,只要“人家有美酒鸣琴者,靡不过”。“每良辰美景,或雪朝月夕,好事者相过,必为之先拂酒罄,次开诗筐,酒既酣,乃自援琴”(《醉吟先生传》),就是乘兴野游,也要抱琴引酌,兴尽而返。晚年构筑履道新居时,除建粮仓、书库外,又作池面琴亭,加石蹲,将琴、酒、诗昵称为“北窗三友”,作《北窗三友》诗云:

“琴罢辄举酒,酒罢辄吟诗。

三友递相引,循环无已时。

一弹惬中心,一咏畅四肢。

犹恐中有间,以醉弥缝之。

岂独吾拙好?古人多若斯。”

琴酒生活,是文人名士们所共同拥有的文化生活园地。白居易《听琴》还说:“荤血屏除唯对酒,歌钟放散只留琴,更无俗物当人眼,但有泉声洗我心”,琴酒是高雅的物质载体,俗物与之无缘,“弹琴复有酒,但慕稽阮徒”(《马上作》),他的琴酒之趣直接继承秘康、阮籍而来,因此比起常人来说,具有更深的独到之处:

听琴图(赵佶做)

弹为古宫调,玉水寒泠泠。自觉弦指下,不是寻常声。须臾群动息,掩琴坐空庭。直至日出后,尤得心和平(《寄崔少监》)

耳根得所琴初畅,心地忘机酒半酣。(《琴酒》)。

酒助疏顽性,琴资缓慢情。有慵将送老,无智可劳生。忽忽忘机坐,伥伥任运行(《江上对酒二首》之一)。

琴酒之趣,与无机、无累的心理调整非常契合,不正体现了文人名士的狂、怪、真、达、雅吗?

琴酒,作为世俗社会对立物,在文人名士中被赋予了特定的涵义。众所周知的是,岁寒三友指松、竹、梅;然而,又有多少人知道,岁寒比喻浊世,指鳗凝肮脏的世俗社会环境;三友,指山水、松竹、琴酒,是清韵高雅的象征。琴酒活动,也正是以抗俗为出发点的。

(资料来源:《中华酒经》万伟成,丁玉玲/著)

[责任编辑:江虹霖]

标签:琴酒 名士

凤凰酒业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