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许知远、马东、罗胖,不过是红尘中的一壶酒


来源:凤凰网酒业

前阵子刷爆朋友圈的《十三邀》,将许知远、马东、罗胖等人的性格层次展现得挺突出。现在冷却下来回想,这些人在对话中的价值观碰撞,用葡萄酒来阐释也挺有趣……

前阵子刷爆朋友圈的《十三邀》,将许知远、马东、罗胖等人的性格层次展现得挺突出。现在冷却下来回想,这些人在对话中的价值观碰撞,用葡萄酒来阐释也挺有趣……

许知远:像那瓶在橡木桶中陈了56个月的酒


许知远,曾经风云一时的北大公知,在《十三邀》中展现的性格特质,让我想起N年前喝过的一款奥地利干红。

对那酒印象颇深,并不是因为好喝。

那酒相当特别,在橡木桶中陈了足足56个月!

要知道,即便是以长时间桶陈而闻名的意大利酒王巴罗洛,多数珍藏级别(Barolo Riserva)的,也仅在橡木桶中待了三年左右。

那款奥地利干红,出庄价仅人民币50元上下,四年多,你能想象那味道吗?

不难喝。酒精度15.5度,由于葡萄成熟度很好,刚入口,说实话挺震撼的。

酒体刚猛结实,冲击力很强,但舌头仿佛不会转动了,口感凝固,像被一个200斤的肌肉巨人拦腰箍住,透不过气。

刚开始接触酒的人,可能会被这款酒的气势慑住。但在老酒客看来,这酒虽霸气,无生气,缺少变化;固执有余,灵动不足。像闪婚成瘾的人,在你震惊新鲜之余,接下来就是无尽的沉闷,没有进一步探究的欲望,没有灵肉融合的渴求。

而许知远,正如这款酒,固守一种状态甘愿沉溺其中。在自身面临思想困惑,和中年危机之际,对于无法解决自己对后现代生活的深度恐惧展露无遗。

他在面对狡猾的马东,精明的罗胖,和潇洒的蔡澜面前,不具备撬动问题的能力。

就像那款干红,风格老旧僵化。对当下的许多问题,没有感知力理解力,更别提前瞻性。

所以当他说,“我觉得马东和我没有戏剧冲突。”即便是他以男性视觉霸道上位俞飞鸿的桥段,也被利利落落怼了回去。

当然,许知远也有创新,他创造了一种“独白式访谈”!嘉宾之间你一句我一句,大家聊的、关心的,都不是同一件事,答非所问,问非所答,没有深入、没有指向、没有依据、没有结论,莫名其妙。

在功利主义盛行的当下,“知识分子”成了人们揶揄和嘲讽的对象,更何论被刻意包装成知识分子的人。

而配得上这称呼的人,如果不能将宏观的立场,和微观的思辨能力结合起来,只是站在自我的角度故意制造出问题进行强制性解构,思维结构僵化到无法容纳任何新的东西,生产出来的东西越多越没有养料!

一杯陈放了56个月的葡萄酒,你其实就是一价值不高的餐酒而已。

马东,妥妥的澳洲酒


看你不顺,就是怼你~

与许知远的偏见保守不同。打造了现象级IP的马东和他的《奇葩说》,无疑,是知识分子向商人成功转型的例子。

不是所有知识分子都有弃文从商的魄力和能力。自古,文商相鄙。而从文人过渡成商人,是知识分子开始放弃纸上谈兵,变得接地气的第一步。

而兼具文人和商人属性的,马东算一个。

马东是个明白人。如果说许知远的姿态是高高在上、是怀疑、是背弃;马东的姿态便是直面、迎合、接纳,然后如鱼得水。

看透世相的马东,金句频出

马东更像我们所喜爱的澳洲酒。不装逼,懂得随行就市。

市场喜欢果香浓郁、口感甜美易饮的,可以有;市场上追捧百年老藤,口感深邃的,也可以有;能够将旧世界的优雅,新世界的奔放合二为一,澳洲酒更是集大成者。

比起靠天吃饭,酒质受气候年份影响大的法国,澳洲酒品质稳定,气候多样,葡萄酒风格也多样,开瓶就很好喝,醒了也更美味。

如果有人跟你提起波尔多,你就只能想起波尔多传统风格。而提起澳洲酒,请问是什么风格?风格太多了!

如果说欧洲酿酒业属于农业范畴的话,澳大利亚的酿酒业则应称为工业,但这并非廉价的代名词。相反,由于普遍采用新设备新技术,澳洲酒的性价比很高,品质高价格不高,谁会不喜欢?

如此这般,善于把控舆论风口、懂得用年轻人的市场来掌控话语权的马东;和善于推陈出新,用价格和品质俘虏全球爱酒人士的澳洲酒,都算是圆融通透的人生赢家……

罗胖,智利酒大商


如果说,许知远像固守己见的阿拉伯世界的酒,罗胖就是懂得成功包装自己,运用各种策略实现绝地反击,打入全球的智利葡萄酒。

罗振宇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跟智利酒一脉相承。为什么这样说呢?

一次朋友酒局上,大家把酒言欢,把智利最顶级的十八罗汉喝了个遍。

这些酒总体上给人感觉,非常讨喜,果香馥郁、容易入口……这是智利酒在中国受欢迎的原因。

但另一方面看,这些酒总体上缺乏个性,有足够丰富的口感,却少了一些特立独行的风骨;有大酒的气势,没大酒的内涵;有些酒用力过猛,模仿痕迹太重,品牌与品牌之间的风格区分并不明显。

而智利中档或普通级别的酒,不管是佳美娜、赤霞珠、梅洛,很少有不让人感觉嚼了一把青草的错觉。即便它的果香做得浓郁,几乎遮盖了这一特点。

而风头正劲的罗振宇,适应了裂变时代,抓住了知识需要迅速更新迭代的时代脉络。

但若你追随他,受了蛊惑,囿于其中,满怀对时代变迁惶惶不安的忐忑,也照样会迷失……更何况,刻意追求高效,无法坚持系统而严谨的学习,已经演变成对知识囫囵吞枣的认知,对是非过于草率的判断,成为一个只会用知识来包装自己的投机主义者,但这,却成为他成功的秘诀。

或许,和智利葡萄酒一样,有市场就有相应的产品被催生出来。罗胖如果不是罗胖,也会有陈胖,李胖,张胖来做这件事,在这个讲求效率至上的时代,很难再有所谓的大家。只有懂得加附上知识光环,懂得借势而为的成功商人罢了。

有的人,在物质功利和精神功利的博弈中,从来没有看清过自己。红尘来去一壶酒,若能悟得一些道理,得了一些享受,在追欢逐乐中,没有觉得后悔和浪掷,也算是值了。

来源:酒哥

[责任编辑:江虹霖]

标签:马东 没有

凤凰酒业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