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谈诗酒之风


来源:凤凰网酒业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酒在古人眼中,不仅仅是一种口腹之欲,更是相伴一生的知己好友。韩非子在《五蠹》中曾言道,“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这句话发展到当今社会,应是“御以酒犯禁”,酒驾委实可说是全人类的“公敌”,但如此,也更证明酒,实在贯穿了整个人类文明发展史。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酒在古人眼中,不仅仅是一种口腹之欲,更是相伴一生的知己好友。韩非子在《五蠹》中曾言道,“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这句话发展到当今社会,应是“御以酒犯禁”,酒驾委实可说是全人类的“公敌”,但如此,也更证明酒,实在贯穿了整个人类文明发展史。

酒在中国的发展,源远流长,但若论发展速度,当首推经济、文化高度发达的唐、宋两朝。无论唐诗、宋词、元曲,还是在明、清两朝发展到巅峰的小说,酒都是其中从未缺少的元素。

据考察,流传到如今的五万余首唐诗之中,一半与酒存在紧密联系,而直接咏酒的诗,更是达到六千余首,有人统计李白现在的一千五百首诗文中,牵涉到饮酒的占一成还多,杜甫的一千四百多首诗,更占到了两成之多——酒和诗,看起来就像“连体婴儿”一样,呈现出和谐统一的共生状态,酒借诗风,诗助酒势。现在,让我们领略一下唐人的诗酒之风。

李白在仕途上,可谓高不成低不就,但他在诗文一途上,正可代表当时的巅峰,所谓“力士脱靴”可不是嘴上能够吹出来的战绩——但若失了酒之一道,难免会折了这位诗仙的最璀璨的一抹亮色。李白除了诗仙的称号,其实还被好事人顶上了“酒仙”、“酒圣”、“酒星”的帽子,不止李白,王绩得人称“醉吟先生”、“五斗先生”、“斗酒学士”,就连白居易也自称“醉尹”、“醉饮先生”——历代的文学家,但凡数得上号的,大多在此道上“造诣”非凡。

古时就有“酒鬼”一事,除了酒之外,眼中再容不下其它事物,如诗人雍陶,“自到成都烧酒热,不思身更入长安”。自董仲舒“蛊惑”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来,文人士子皆以《礼记·乐记》中“修身及家,平均天下”为最高目标,雍陶为了一口热辣,放弃古来文人的最高理想,弃入仕于不顾,虽是一时之语,未见得付诸实际,但尚可窥见其人对酒的喜爱和推崇。

被拖入“酒鬼路”的文人,自然不止雍陶一个,元载微更是此道数一数二的人物,他从不会喝酒,滴酒不沾的“小清新”到日进二斗的“大牌”酒缸,再到后来视酒如命;更有女诗人薛涛,终日与酒为伴“不思进取”,到后来醉酒投井变成真的酒鬼,为后人留下“薛涛酒”的凄美传说。这些或得意或失意,或豪情勃发,或呢喃低吟的文豪,倾情于酒,纵情于酒,更将一生抱负、情感寄情于酒,正是李白诗言“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的写照。

普通百姓、江湖侠客饮酒,与诗人、文士不同,他们划拳、喧哗,亦是极富艺术和文化。人说雅俗共赏,现代人饮酒更近于这些场面,我们饮酒后呼长喝短,也含着情感的宣泄,但相较于前辈们“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这等挥洒自如的情感释放,还是很有差距。诗人饮酒,多在当场赋诗,如白居易在《自咏》中曾言“但遇诗与酒,便忘寝与餐”,杜甫在《送王十八归山,寄题仙游寺》中说“林间暖酒烧红叶,石上题诗扫绿苔”,是诗酒激情的极大的释放。

寄情于酒之诗绝不少见,就算《水浒传》中也有《浔阳楼宋江吟反诗》的篇章,宋江在心怀激荡之下,留下“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的诗句,被抓着“小辫子”,难免蹲了大牢——虽是小说家之言,但可见“借酒撒疯”在文人心中的地位。

酒在古时,不论朝堂宴会、送别饯行,还是接风、独酌、婚丧等场面,都算是“镇场子”的事物,在3D大片《四大名捕》中,邹兆龙所饰演的追命不肯与官府扯上关系,但一遇“十八年的女儿红”,登时腿就软了;道济禅师有个偈子,“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世人若学我,如同进魔道”,出家人无论修行道行如何,多是戒绝欲望,所谓“八戒”当然不只是头猪,他们视酒、肉如魔,也变相说明了酒、肉堪称“可怕”的吸引力;施耐庵笔下《水浒传》里,“倒拔垂杨柳”、“三碗不过冈”等故事脍炙人口,花和尚饮酒之后的力大无穷,武松惺忪醉里打死吊睛虎,可说是人所共钦“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侠客典范。

自陶渊明而来,饮酒诗层出不穷,但若是光拿海碗将佳酿一饮而尽渐渐地显得有些落伍,会饮酒不行,还要会酿才好。王绩自号“五斗先生”,就算病了隐居,还亲力亲为,甚至亲自种植黍子,酿造美酒,在其《独酌》诗中提到“不如多酿酒,时向竹林倾”,言下颇有自得之意,不仅如此,五斗先生作为此道大家,还在凭其自身的摸索,捣鼓出了《酒谱》、《酒经》传世——不仅自己喝,还拉着他人一起探索酒道。

白居易不仅是醉酒的高手,也是酿酒的行家,他在《偶作寄朗之》一诗中提到“有雪先相访,无花不作期。斗醲干酿酒,夸妙细吟诗。里巷千来往,都门五别离”;无独有偶,杜甫也是此中高人,自《遣意二首》的“衰年催酿黍,细雨更移橙”,至《咏家酝十韵》“井泉王相资重九,麹糵精灵用上寅。酿糯岂劳炊范黍,撇篘何假漉陶巾。常嫌竹叶犹凡浊,始觉榴花不正真”,在酿酒一项上,他或许不能比及专业酿酒人士,但于此一道,却也是白居易、王绩等一帮“走私派”中的高手了。

酒之一物,自其诞生以来,便贯穿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现代酒文化的发展,可以说是相当成熟了。赤水河谷酿酒历史悠久,早在汉武帝时期,便饮此地“枸酱酒”,盛赞其“甘美之”。

比起汉武帝的“枸酱酒”,被誉为君子酒的习酒,明显更胜一筹,自1983年4月试制成功以来,广泛受到各界赞誉,囊括了大批奖状和荣誉,其香醇浓厚。纯天然、无污染、无公害的习酒是酿酒史上的一项重要成果,喝习酒可以说是连古代皇帝都没有的享受。

文章来源:煮酒君谈史

[责任编辑:牛敏]

标签:酿酒 饮酒

凤凰酒业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