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闲趣雅谈: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精酿


来源:凤凰网酒业

“令狐冲说,“人生在世,会当畅情适意, 连酒也不能喝,女人不能想, 人家欺负到头上还不还手,还做什么人? 不如及早死了,来得爽快。”

“ 令狐冲说,“人生在世,会当畅情适意,

连酒也不能喝,女人不能想,

人家欺负到头上还不还手,还做什么人?

不如及早死了,来得爽快。”

白居易说,令狐说得对。于是他创作了很多跟酒有关的诗,都带着女人。

白居易说,“花枝缺处青楼开,艳歌一曲酒一杯。美人劝我急行乐,自古朱颜不再来。”

白居易还说,“昨与美人对尊酒,朱颜如花腰似柳。”

白居易又说,“楼外春晴百鸟鸣,楼中春酒美人倾。”

白居易再说,“吴酒一杯春竹叶,吴娃双舞醉芙蓉。”

就不能像我一样,在千串屋认认真真简简单单纯纯洁洁地喝一场酒吗?宋朝诗人们说,不能。

欧阳修说,“柳色溪光晴照暖,美人争劝梨花盏。”

汪元量说,“美人美人劝我酒,有客有客听我歌。”

郑獬说,“金壶行酒双美人,小履轻裙不动尘。”

项安世说,“美人宿酒未全醒,困倚妆台睡不成。”

喝酒是一件很严肃正经的事,但上面这些人喝酒很不严肃很不正经。

当詹姆斯·邦德说,“来一杯伏特加马丁尼,要摇匀的,不要搅拌”,我就知道这又是一个不正经喝酒的人。

果然在下一集007电影里,他就因跟妹子在床上缠绵得太久,而辜负了唐·佩里侬香槟,完全忘记了古龙老师的教诲。

“佳人不可唐突,好酒不可糟塌”,他却既糟蹋了佳人,又唐突了好酒。

好在他幡然醒悟,“喝1953年的唐·佩里侬,温度超过38华氏度,就像听披头士的音乐却不戴耳机一样糟糕。”

不正经喝酒的人,也包含那些不近女色的大英雄。

在金庸武侠小说里,英雄相聚必要喝大酒,但都不正经喝。

丘处机和江南七怪在嘉兴的烟雨楼里喝酒,一方以内功把喝下的酒逼出,一方施展妙手,袍下藏桶,糟蹋东西。

还有乔峰,在聚贤庄跟那些要杀他的人喝绝交酒。

说什么“这里众家英雄,多是乔峰往日旧交,今日既有见疑之意,咱们干杯绝交。哪一位朋友要杀乔某的,先来对饮一碗,从此以后,往日交情一笔勾销。”

看起来很英雄气概,实则无聊,酒量差的跟你对饮一碗还能出手吗?酒量好的,还没出手你就先报警了,“歪,幺幺零吗?这里有人酒架。”

在我看来,认真喝酒的人从来不摆什么江湖道义的姿态,更不讲究美酒配美女,他们顶多配点美食。就像汉尼拔老师说过的那样,“一个户籍调查员曾试图测试我,我把他的肝就着蚕豆和红葡萄酒吃了。”

认真喝酒的人,是那些能一眼看透酒的精髓的人,就像南京高大师精酿的高岩,他曾说,作为与主流分庭抗礼的对立文化,精酿啤酒就像一个遵从内心追求的摇滚艺术家,注定是小众的。

他给予高大师精酿啤酒的灵魂正是那句“酿造自由”。

他认为“酿造自由”的口号有三层含义,一是从业者的自由,使用原料和工艺的自由;二是要求法律对精酿啤酒赋予更加宽松的环境;三是号召大家通过自己的辛勤劳动去换取更美好的生活。

嗜酒如草菅人命的古龙老师说过,“天下若有件事比‘不喝酒’更难受,那就是‘和讨厌的人在一起喝酒’。”

最后,只想写一句: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精酿,与尔同销万古愁。

来源:大国之酿

[责任编辑:孙雨萱]

标签:喝酒 美人

凤凰酒业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