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蓝喉蜂虎”与美酒的故事:红色老区产迎驾酒


来源:凤凰网酒业

这是观鸟房。朝向保护区的长墙上开着一个个方形瞭望窗口,一行人各自找个窗口向外探望。外边是原野、河谷,远处是林子和山峦。

我们穿过平坦的通道,走向一座竹木长廊。

这是观鸟房。朝向保护区的长墙上开着一个个方形瞭望窗口,一行人各自找个窗口向外探望。外边是原野、河谷,远处是林子和山峦。

有鸟群在田野上飞翔,看到它们大家格外兴奋,喊声迭起:“在那里!那里!”

我记住了那个地方,它在安徽省六安市霍山县。以往我对霍山所知不多,只听说过它是著名的红色老区,那里产一种迎驾酒,听名字就知道大有故事。以往曾几次到安徽,南北东都曾涉足,皖西大别山则仅限于神游。这一次终于有机会在大别山区走了两天,两天见识实在有限,最多像只飞鸟落到大别山山腰,在那里匆匆一瞥。但是这一瞥已经感觉丰富,留有众多深刻印象,包括眼前的观鸟房。

这里有一种特别的鸟,人称“蓝喉蜂虎”。初听时我以为是蜂鸟,及至细听介绍,才知道是另一种。该鸟是小型攀禽,候鸟,国家二级保护鸟类,以蜻蜓、蜜蜂、蝴蝶、昆虫为食物,被誉为中国最美小鸟,倍受摄影家和爱鸟族的青睐。从资料上看,这种鸟在南方各省都有踪迹,在许多地方它的出现成为新闻事件,为当地人们津津乐道。霍山是它的一个活动地点,近年颇受注意。我在观鸟房的瞭望窗口向田野上张望,下意识地寻找它们。我看到一群鸟在树梢上飞,远远的看不清楚,估计未必就是。幸而观鸟房墙上有数幅图片介绍,图片中的它们小精灵般起舞,头顶与上背巧克力色,喉部为蓝色,尾部拖着两根白色长羽,羽色鲜艳,形态优美,果然非常漂亮。

我对摄影和生物均无研究,从未追过哪一种鸟,无论其长相如何。我知道时至今日,随着人们的生活进入小康与安定,追鸟已然成为一些人的生活需求,有如时尚,从一个侧面表现着社会的变迁和发展。我自己还没达到那种境界,此刻在霍山忽然对鸟有所兴趣,是出于一种意外感。在观鸟屋听人介绍,说目前全国仅有两个蜂虎保护区,其中一个在霍山,另一个在福建。福建那个为栗喉蜂虎自然保护区,栗喉是蓝喉的近亲,该保护区位于厦门湖里区的五缘湾。眼下我居住、生活于厦门,五缘湾这个保护区于我仅十余公里之距,但是以往我并未去过。我查核资料,发觉福建除了栗喉蜂虎,也有蓝喉蜂虎,有一则资料称该小鸟的生长繁殖区域就在厦门近侧漳州西部山区,而漳州是我出生成长之处。我发觉自己舍近而求远,从一个保护区之畔跑到千里外另一个保护区去追鸟,竟是在霍山才有机会对自己家乡也有的这一事物有所了解。

这当然有其原因,想来是因为这只美丽小鸟在霍山特别受看中,令外来者也受感染。这里人们为这只鸟设立保护区,建设观鸟屋,立了介绍栏,张贴精美图片,网络里还有大量资料。这种小鸟在这里多有故事,寻找与拍摄的故事,保护与善待的故事,听来都十分动人。跟此间人们聊天,无论追鸟的还是不追鸟的,上至负责官员下至平头百姓,许多人都把它挂在嘴上,提及时无不带有一种自豪,说这里好山好水,好茶好酒,当然还得有最美小鸟相配。一个地方生态环境好不好,鸟是第一裁判,没有好的生态环境,不会有这种美丽小鸟栖息繁衍。蓝喉蜂鸟因之成为一个信使,既是此间生态状况的一个确切证明,也成了它的一个美丽象征。

我发觉小鸟故事其实只是一个分故事,这里还有很多其他故事,异彩纷陈,却又彼此相通,从各个侧面共同描绘一个主故事,其核心就是生态。所有相关故事里让我特别难忘的,除了小鸟故事,更有美酒故事。

如我所猜想,出自霍山的迎驾贡酒果然是有故事的。据霍山县志记载:公元前106年,汉武帝南巡,渡过淮河,沿淠河逆流而上,进入衡山国,当年的衡山国就在今霍山县。时衡山王选用当地好酒敬献汉武帝,汉武帝饮后连声赞叹,迎驾贡酒因此得名。这个故事涉及的年代迄今两千一百余年,表现了霍山及其酿酒业厚重的历史文化积淀。当下这一美酒亦有许多新故事,新故事与老故事一脉相承,都傍着淠河,注目山水,其亮眼之处除了发展,还在于生态。这些故事里有一句话非常响亮:好山好水出好酒,迎驾是生态环境最美的一家酒厂。

我在这些故事里听到一个概念,叫做国家级生态县。原来这是霍山当今众多亮丽名片之一。霍山位于大别山区,到处青山绿水。这里有一座佛子岭水库,其大坝号称新中国第一坝,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为治理淮河水患而修筑的,至今还在造福于当地与下游人民。迎驾酒业就位于佛子岭水库大坝下游不远处。这里出一种瓶装饮用天然水,号称“竹根下的剐水”,迎驾酒就是用这种大别山源头活水酿制。这里的水还被引到合肥,成为安徽省城的饮用水源。好山好水是这里的生态现实,值得称道的更有此间人们的生态理念,它渗透在这里的众多故事里。参观迎驾集团时,总裁倪永培强调酒好因为水好,提到大别山优质水源的形成因素,包括花岗石地质特点,以及漫山遍野竹林与水质的关系,颇显对生态的重视与研究,听来非常新鲜。这家企业在生产、建设中注重保护生态环境的种种措施尤其难能可贵。我感觉强烈的生态意识无疑也意味着未来。随着经济发展、生活水平提高,人们越来越重视生态环境,越来越关注产品的生态状况,纠结于猪在哪里养的,菜是怎么种的等等问题,酒当然也不例外。生态己经成为一种要素,导向健康的,有文化的,美好的生活。以生态为旗帜,无疑更深入人心,可以走得更远。

我忽然想起刚在观鸟屋寻找过的小鸟,感觉它似乎飞进了此间的美酒故事里。一千多年前北宋时,曾经有一只小鸟相伴美酒飞进欧阳修的笔下。当年他生活于霍山以东数百里外的滁州,写有《醉翁亭记》等名篇,相传他的诗《啼鸟》也作于滁州。诗里提到一只名叫提葫芦的小鸟:“独有花上提葫芦,劝我沽酒花前倾。”这种可爱的小鸟当年不时在古诗中劝酒,善解人意,有如美妙、生动的小精灵。只不知道它飞到后世变成什么名字了,莫非被叫做蓝喉蜂虎?

据说当年汉武帝巡狩衡山国时所饮美酒,是糟坊主选一绝色美女捧献给他的。这位出自好山好水的绝色女子据说后来化成了睡美人山岭,成为今日佛子岭一景。我不禁暇想:变成秀丽山岭的应当是这位淠河女孩的身体,她的魂魄或许是变成了中国最美小鸟,穿越时光,从两千多年前飞翔而来,在霍山的天地间飞舞,演绎山青水绿,鸟美酒醇的故事,供我们欣赏,让我们陶醉。

[责任编辑:刘叶子]

标签:故事 小鸟

凤凰酒业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