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军师联盟》:滚滚醍醐,那年那魏那酒事儿


来源:凤凰网酒业

天下三分,风云际会,英雄辈出又陨落,礼乐崩坏又重塑。对有些人来说,这是最好的时代——任人唯才,无数蛰伏的人才得以出世,搅动天下局势。对有些人来说,这是最坏的时代—&

天下三分,风云际会,英雄辈出又陨落,礼乐崩坏又重塑。对有些人来说,这是最好的时代——任人唯才,无数蛰伏的人才得以出世,搅动天下局势。对有些人来说,这是最坏的时代——刀光剑影,朝不保夕,战战兢兢,随时身首异处。

最近,一部大热的《军师联盟》又将我们带入了三国乱世之中,乱世必出豪杰,豪杰必以酒为笔墨,在历史画卷中尽情挥洒泼墨,留下道道或传诵千古,或无波无澜的历史印记。

剧中酒事繁多,虽已尽力靠拢史实,但因种种原因,终有不尽如人意之处。立足《军师联盟》,看看其背后的二三真实酒事,也趣味颇多。

心怀天下:不受待见的办事儿人

《军师联盟》中有大量饮酒的场景,公开庆功,私下小酌,缅怀往昔,刺探拉拢,曹魏阵营中的文官武将都对酒百无禁忌,几乎每集都要喝那么几顿,仿佛当时饮酒如当世饮酒一般容易。但实际上曹魏治下当时是禁酒的。

古时生产力不高,酿酒意味着本就不足的粮食再消耗,因此官方并不鼓励酿酒。东汉末年,战乱频繁,大量人口逃散死亡,粮用不足一直是各路英豪的共同难题,禁酒也就成了维持安定、节约开支的权宜之计。先有汉中的张鲁,后有徐州的吕布,曹操统一北方后,禁酒也被他搬上了法令。《后汉书·孔融传》中有载:“时年饥,兵兴,操表制酒禁。”

我们都知道曹操是喝酒且善饮的。从“何以解忧?惟有杜康”的诗句就可以知道。之所以他的行为和想法矛盾,鲁迅先生说:“曹操是个办事人。”从国计民生大局着眼,曹操不得不在国难当头之时下诏禁酒。

对于这一举措,崇尚浪漫自由又无衣食之忧的士族进行了强烈的抵制。以孔融为代表的士族官僚常常对禁酒令冷嘲热讽。后虽因讽刺曹操禁酒被降职,但依然“宾客日满其门”。孔融仍常设私宴并自叹:“坐上客常满,樽中酒不空,吾无忧矣。”对于此等完全无视大局民生之人,曹操一忍再忍,最终还是借故把孔融等人处死。

当然曹操并非嗜杀之人,孔融的挑衅表面是一桩小事,但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确实反映了两种政治势力的尖锐斗争,处死士族也是因其所作所为百无顾忌。

同样常设私宴饮酒的徐邈面对曹操的责问时,机智言道:“我正在‘中圣人’。”,只因当时人谓:酒清者为“圣人”,浊者为“贤人”。徐邈话中的切口让人无法指摘的同时,也一定程度上服了软,故而逃过了一劫。

有血有肉:饮则招人叹,劝则要人命

钱穆在《国史大纲》中曾说:三国宛如一段小春秋,其中的君臣信义、朋友情怀,在政治和社会的大动荡中,仍未失去本身的光辉。可以说“三国”就是谱写英雄豪杰的画卷,而英雄的故事伴着酒香,氤氲千年,仍然沁人心脾,光彩夺目。

我们所熟知的三国故事中,曹操是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弄权小人。但历史中的曹操虽心狠手辣,却是心怀天下的一代枭雄。新版《三国》开始为曹操正名,但反响并不强烈。《军师联盟》中于和伟塑造的曹操才真正摆脱反派的名头,他不再是单纯祸乱朝政、残害忠良的小人奸臣,他有血有肉,有柔情有狠厉,有大义有私心,有胸襟又有猜疑。

于饮酒,他好此道,但却不耽于此。对于酒的认识是理性而深刻的:一方面,他深刻认识到了酒的弊端,所以他颁布禁酒令;另一方面他也了解酒的种种优点和好处,所以他的禁酒令执行的并不“一丝不苟”,也会在庆功或祭奠之时率众饮酒。剧中曹操生辰当日杯酒祭英灵一幕,令无数观众热血沸腾,纷纷被这豪情万丈但已然迟暮的乱世枭雄“圈粉”。这一幕虽有艺术加工,但其高台酒论的慷慨陈词,边饮边歌的求贤若渴,确实符合历史中曹操的形象。

除了饮酒,曹操劝酒也是猛得“要人命”的。《三国志.魏书》有云:“太祖征荆州,至宛,张绣迎降。太祖甚悦,延绣及其将帅,置酒高会。太祖行酒,韦持大斧立后,刃径尺,太祖所至之前,韦辄举斧目之。”曹操向谁敬酒,拿斧从属的典韦就用斧子向谁敬礼。那意思很明显:敢不喝?劈死你!相比之下,现在人劝酒实在是太小儿科了。

爵与觞:从祀戎二礼回归日常

提到三国酒器,很多人第一印象就是老版《三国》电视剧中所用三足爵,形状像迷你鼎。曹丕在《典论·酒诲》也写过爵:“荆州牧刘表跨有南土,并好酒,为三爵……” 但实际上爵在商周时期用于礼器和酒器,但两汉以后,它作为礼器祭祀之用。

新版《三国》同样在此栽了跟头,关羽温酒斩华雄时,喝酒用的却是祭祀礼器,岂不贻笑大方。不过也有误打误撞反而符合史实的镜头:关羽被杀后,惜才的曹操专门给他办了场很盛大的丧事,正是用爵来祭奠的,但当时的爵本应为漆器而非青铜。

三国人用于饮酒的器皿是外形文雅线条优美的觞,又叫耳杯或羽觞,用于盛酒的器皿叫觥。王羲之《兰亭集序》中提及的“曲水流觞”所用正是此饮酒器皿,而流觞曲水被罚者一次罚三觥。上文提到的《军师联盟》中曹操生日祭酒所用正是觞而非爵,当时只为庆生,临时起意祭奠英灵,故而还是较为写实的。

而在外形上,觞较爵扁平、敞口,也符合酒器作为“祀戎二礼”的庄重到进入普通社会生活的轻松这一发展趋势。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英雄一世,英雄易逝。三国离我们太过遥远,但其中好酒之人与趣闻酒事我们仍能从史书上得窥一二,它们伴着酒香依旧悠悠飘于人间。

滚滚醍醐东逝酒,清酌淘尽英雄。

[责任编辑:孙雨萱]

标签:曹操 饮酒

凤凰酒业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