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做一个诗性的君子是种什么感觉?


来源:凤凰网酒业

文/程万松近日忽然兴起的诗歌朗读热,使国民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喜爱度达到一个新的峰值,这是国学热很多年都不曾达到的高度,甚至有人把这场诗歌朗读热与西方中世纪的文艺复兴相比较。尽管二者并没有可比性,后者引

近日忽然兴起的诗歌朗读热,使国民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喜爱度达到一个新的峰值,这是国学热很多年都不曾达到的高度,甚至有人把这场诗歌朗读热与西方中世纪的文艺复兴相比较。尽管二者并没有可比性,后者引发了整个社会的革命,而前者带来了文化传统的回归,但却这种比较方式的背后,却透露出一个不争的事实,当我们诵读着“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清丽,“天子呼来不上传,自称臣是酒中仙”的超凡,“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悲叹,“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的豪迈,“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的婉约,以及“采取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恬淡时,我们忽然发现,每一个中国人的潜意识当中竟都藏着一个诗性的灵魂。而且我们还发现,这一诗性的灵魂也深深地驻扎在君子的品格之中,成为匡扶文明和重构自信的浩然正气。

诗歌,是最能表达心魂的艺术形式之一。一个人的诗歌足以表现一个人的精神世界,一个民族的诗歌也足以彰显民族潜意识当中的诗性华章。作为一个诗性的民族,吟诗、赋诗是古代华夏精英人士必备的一项技能。早在春秋时期,《诗经》为代表的诗歌就是当时统治阶层的必修课程。《诗经》有三百篇,分为风、雅、颂三大门类,内容丰富,不仅是统治者了解民间风情的途径、彰显政治智慧的手段,同时也是邦国外交的工具。彼时的宴饮,贵族会通过诗歌来彼此传情达意,两国之间也会用《诗经》来表达外交立场。

到了魏晋六朝,以三曹河建安七子为代表,中国出现了以第一批有名有姓的文人团体。“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诗人们开始反思生命,人性觉醒,并通过诗文创作开启了文人自我意识觉醒的时代。在这一时期,曹丕发表了一篇重要的《典论•论文》,把诗文创作提到了“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的高度。而后的《文心雕龙》这样形容:“文之为德也大,与天地并生。”到了唐代以后,作诗干脆成了科举取士的必考课程,文人晋身不光要“学而优则仕”,还要“诗而优则仕”。

古人为什么如此看重诗歌创作的技能?中国自古就有“诗言志”的传统,认为诗歌是最能表达情感和志向的艺术形式,而且认为,只有真正才德兼备的人,才能写出意境高远的诗歌。恰如《文心雕龙•原道》开篇所言,“有心之器,其无文欤”,诗文创作最能体现一个人的内心世界和内在修养。所以《文心雕龙•明诗》把“诗”等同于“持”,认为是“持人情性”的外在表现。

但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诗歌创作并不是一个人的事情,而是一个集体性的行为。孔子认为:“《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这“兴观群怨”构成了中华文明传承与发展中最普遍的“诗以道情”的传统。

因此,诗歌成为我们观照古来圣贤内心世界的一把钥匙。当代学者、酒博士万伟成先生著有一本《观人诗学》,专门论述以诗观人的学问。此书开篇第一章就讲“德行”,开宗明义讲述诗性对于全球华人精神世界的重要性,以及德行对于诗性的核心价值。

以诗观人并非万先生首创。早在南北朝时期,就有一位叫钟嵘的著名诗学家著有一本《诗品》,通过诗作品评作者。《诗品》开篇提出:“气之动物,物之感人,故摇荡性情,行诸舞咏。照烛三才,晖丽万有,灵衹待之以致飨,幽微藉之以昭告,动天地,感鬼神,莫近於诗。”

以诗观志,诗歌不仅是古来圣贤抒发个人情感的方式,也是他们修身养性,甚至匡扶社会的一件利器。于是我们读懂了曹操在看到了“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的情景后所发出的“周公吐哺,天下归心”的宏愿;读懂了杜甫旅居成都,茅屋为秋风所破,依然要“安得广厦千万间,大批天下寒士俱欢颜”的志向;读懂了毛泽东先生“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眼界和胆识;读懂了辛弃疾“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的叹息,自然也就读懂了陆游“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的悲叹。

继而我们纵观中国文明演替的进程,会发现一个基本的规律,那就是不管大乱还是大治,总有一批能够充分体现时代精神面貌的诗人诗作出现。汉赋、唐诗、宋词、元曲等等无不如此。尤其在盛世,在民富国强之后出现传统文化的回归与复兴,将使人们对国家未来满怀信心,对民族身份充满自豪,从而构成了太平盛世的基本面。

不过,诗最早起源于诗、乐、舞三位一体的艺术。《毛诗大序》中说:“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行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永歌之。永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在上古社会,诗、乐、舞三种艺术形态的界限是完全模糊的,因为当时的文明开化程度所决定,形式并不是最重要的,只要能最大限度表达内心世界即可。如此兴奋而近于巫术的情志状态,自然离不开酒的兴发作用。如何在诗性、君品和酒之间达到一种平衡的状态,这无疑是一段修行。

经过数千年的传承发展,诗、乐、舞的艺术形态渐次变化,形式、界限渐次清晰,中国诗歌也逐渐形成了一个宏博的体系,成为中国君子品格体系中最鲜活真实,同时也最具表现张力的典籍,而其背后的诗性也成为中华民族不曾褪色的亮彩,在我们民族进步的历程中熠熠生辉。

[责任编辑:黄蓉]

标签:诗歌 一个

凤凰酒业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