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主编周记:茅台加冕国际酒王是民族实业崛起的标本


来源:凤凰网酒业

4月10日,国酒茅台在A股的股价冲至394元/股这样历史的新高,总市值4949亿元人民币,按现时汇率折合计算为718亿美元,首次超过全球酒王帝亚吉欧的市值717亿美元,称为全球市值最高的烈性酒公司。笔者期待更多的民族实业能够像茅台这样,能够在各自的领域实现珠峰登顶,从而成就民族复兴路上的国际化的民族品牌集群。

“国酒”的品牌高度不是一日成就的

4月10日,国酒茅台在A股的股价冲至394元/股这样历史的新高,总市值4949亿元人民币,按现时汇率折合计算为718亿美元,首次超过全球酒王帝亚吉欧的市值717亿美元,称为全球市值最高的烈性酒公司。业界称之为历史性的一幕,但笔者看来,应当在更加雄阔的视阈下审视这件事情,因为这是一个民族实体经济崛起的标本,兼具民族经济实体在现阶段主要的历史特征。

首先从品牌属性看,茅台以“国酒”为定位,地缘文化深重,所以品牌自身承载着深厚的历史文化,以及国家富强和民族复兴的愿景,是中国近现代以来实业兴国的典型案例,并因此在全球华人社会具有很高的价值认同感。

近现代以来怀揣实业兴国梦想的企业家都会把企业的发展和民族国家的命运紧密相连,希望以企业为支点,驱动经济发展,促进国家复兴,从而彰显出中国精英文化中不可磨灭的“士子精神”。这种精神不仅体现于传统的民族产业,同样也在重工、机械、科技等现代领域薪火相传。

第二从市场结构看,帝亚吉欧的市场营收有1/3来自北美,1/4来自欧洲,而茅台酒95%的营收来自国内市场。中国国内消费升级所带来的需求增长,将是成就中国国际品牌的挤出市场,因此对中国市场的依赖程度较高。但从民族品牌向世界品牌升级,民族实体经济还需要恶补覆盖国际市场这一课。不过,有了国内市场做后盾,民族品牌走向国际市场,新的平台将成就新的品牌高度。

第三从经营理念看,茅台集团所坚守工匠精神具有浓郁的民族特质。茅台集团的经营理念中有一个很有名的“四个服从”,即当产量与质量发生矛盾时,产量服从质量;当成本与质量发生矛盾时,成本服从质量;当效益与质量发生矛盾时,效益服从质量;当速度与质量发生矛盾时,速度服从质量。在茅台集团的企业经营中未来可能会有更多的“服从质量”,这种始终把“质量第一”放在企业经营核心的理念,与“善其身、济天下”的中国文化一脉相承。

在茅台的经营理念中,还有许多类似的内容,譬如“生态管理”等,把企业的经营与自然、社会创建一种融为一体、和谐共生的关系,体现一种“和合”的共赢文化。

当然,茅台今日的品牌高度不是一日成就的,与所有实业兴国的民族企业的经历一样,是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不断与时俱进地加以传承和创新所形成的。所以笔者听到茅台集团董事长袁仁国演讲中频次最高的词汇,就是“居安思危”,要使茅台集团能够日日新、苟日新、又日新,不断焕发新的生机。

笔者期待更多的民族实业能够像茅台这样,能够在各自的领域实现珠峰登顶,从而成就民族复兴路上的国际化的民族品牌集群。

名酒本质上是消费品

(《人民的名义》剧照:桌子上摆着茅台酒)

出于职业习惯,笔者近日特别关注正在热播的反腐大局《人民的名义》中多次出现名酒的镜头。《人民的名义》取材于现实,逼真的画面真实再现了近几年来的反腐内幕。从这些画面中,笔者也发现其并不似传说中的谈酒色变,把酒跟腐败紧紧连在一起。相反,酒在剧中的“出镜率”还出奇地高,家居摆设、朋友宴请、小酌谈心,酒的角色不再妖魔化,而是人们生活中极为平常的消费品。尤其剧中的候亮平、陈海等反贪精英,他们也并不是不食人间烟火、安贫乐道的苦行僧,相反,他们也喜欢喝名酒,与时尚青年一样喜欢奢侈品,只不过他们一定会问:酒钱是谁出的?喝酒的背后是不是隐藏着不正常的交易?

酒在中国政治文化体系中的角色很特殊,早在《尚书》中就有大量关于君王饮酒误国的论述及事例记载,加之《战国策》中大禹一句“后世必有饮酒而误国者”,每逢反腐,酒无一幸免地被妖魔化,各级官员见酒唯恐避之不及,酒类的消费市场因此受到冲击。于是乎,有媒体总喜欢把反腐中的禁止公务消费高档酒等同于禁酒令。当然,限制三公消费和禁酒令有本质上的区别,笔者往昔文章多有论述,在此略过。

但本剧却还原了酒作为消费品的本质,酒可以会催发人与人之间的交往,这种交往或是纯真的,或是谋私的,或是附带条件的,但酒只是酒,关键在于饮酒者自身的抉择和把握。

(2017年4月4日-10日)

[责任编辑:章宜]

标签:茅台集团 民族复兴 酒王 周记 民族品牌 国酒 实业 标本 民族企业 人民的名义

凤凰酒业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