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笑傲公卿的美酒──法国勃艮第的“伏旧酒”


来源:中国葡萄酒杂志

尽管中国顶级酒消费者的眼光只集中在波尔多,甚至只集中在梅多克的拉菲堡。伏旧园的历代园主,都是酿酒行家,所酿的精品,经常作为主教或大主教的供奉品,逐渐地成为勃艮第酒的顶级代表。

勃艮第的顶级酒

尽管中国顶级酒消费者的眼光只集中在波尔多,甚至只集中在梅多克的拉菲堡。但是,若是要强调特殊的品味,或是稀少性,恐怕就非勃艮第的顶级酒不可。

一瓶“顶级中的顶级”勃艮第酒,大多出自于一个最著名的、年产不过一二千瓶的小酒庄,或者出自于哪个传奇酿酒师之手,那么这款顶级酒绝对是拍卖会或品酒会上的宠儿。这才是真正的梦幻酒。

近年来,勃艮第顶级酒也一再跟上波尔多顶级酒的飙涨风,以至于过分地抬高了勃艮第酒的售价。香港最著名的酒经杂志社社长刘致新先生曾经以“闯地雷阵”的贴切术语来形容收藏、购买勃艮第顶级酒的风险。这句话也可反映出外行人投资顶级酒的失策。

而刘社长所提到的“地雷阵”中,危险度最高的雷区,正是勃艮第酒区最著名的“伏旧园”(Clos Vougeot),这也是最具有传奇的勃艮第酒园,它代表了勃艮第酿酒人的尊严与骄傲。

伏旧园的传奇

伏旧园位于勃艮第的夜坡(C te de Nuits)中段,在总共50 公顷的顶级酒园中,矗立着一座1551 年改建的城堡。这是一个早在13 世纪就已经成园的老酒园,最初归天主教的一个教会所有。

这个名为西托的教派是法国天主教的重要支派。中古世纪罗马教会的奢华腐败,引发了教会内不少有识之士的反省:耶稣一辈子不蓄私财,不营建华屋美室,也不衣绸戴玉,才能建立基督教的王国。为什么教会不能够回到当年耶稣传教时代的清贫生活模式?因此西托派主张“耕食苦修”,所有教士都必须下田工作,这和往期文章所提到的德国约翰内斯山城堡园,是同样的教义,也是属于同一支派。

伏旧园的历代园主,都是酿酒行家,所酿的精品,经常作为主教或大主教的供奉品,逐渐地成为勃艮第酒的顶级代表。

在拿破仑时代,该园达到了声望的巅峰。当时流传着一个小故事,在某次拿破仑领兵东征时路过伏旧园,好酒的拿破仑,正逢不惑之年,闻知伏旧园藏有40 年的好酒,便差遣副官前来索酒。谁知道伏旧园的园主戈不理(Don Goblet),竟给这个副官一个软钉子:“皇上如果对本园老酒有兴趣,请皇帝亲自来品尝。”碰了一鼻子灰的副官回报拿破仑后,这位不可一世的皇帝并没有认为戈不理的顶撞是“大不敬”,或是冠以出师不吉而加以问罪,听说拿破仑当时只笑笑地说声:“好一位有骨气的园主!”

这件发生在200 年前的传奇,让我们看到了独裁者拿破仑开化的一面。也可能因为连拿破仑都加以赞誉,他麾下的比松将军,有一次率队行军经过伏旧园,下令全军向该园致敬。因此以后有好一阵子法国军队有路过此园的,都形成敬礼的传统。

伏旧园在整个19 世纪都是以酿制能陈放20 年以上的好酒著称。整个50 公顷的伏旧园年产葡萄酒近20 万瓶,足够法国顶级美酒消费圈子的需求。但是,伏旧园亦如同勃艮第各酒庄的缺憾一样,透过继承、分割,使得酒园一再重组,时至今日,整个酒园共有72 个酒庄,分别酿酒及各自销售。

伏旧酒庄四周完全被一个高及胸部的砖墙所围绕,这也是法国少数全部用围墙围起的酒区。伏旧园在一个斜坡上,所产葡萄质量则以上坡为佳,中坡为次,下坡为差。因此有人称上坡为“教宗级”、中坡为“主教级”、下坡为“神父级”。

价钱及质量大致上便做这三种区分。但是,如果碰到有心的园主,也会利用其他的酿酒方式,如用新橡木桶醇化、严选葡萄,来改善酒的质量。

例如号称勃艮第铁娘子的拉鲁女士拥有的乐花酒庄(Leroy),在本区主要是在下坡左方,的确是该区最差的角落,但拉鲁女士却经过巧妙地调配(她在上坡有一小片园地),也能够酿出强劲风味但酒体饱满的好酒,出厂价至少200 美元以上。乐花的成功,更打乱了伏旧园价格区分的定律。

迷人的勃艮第酒

勃艮第顶级酒的飙涨,也飙到了伏旧酒。伏旧酒因为名气太大,一般酒商及消费者,也搞不清楚一款伏旧酒到底出自上坡还是下坡。

而72 个伏旧酒庄平均年产不过200 箱,3000 瓶上下,有些小酒庄甚至年产不足千瓶,市面上也鲜少有介绍这些小伏旧酒庄的信息,所以伏旧酒的价钱极为混乱。但价钱混乱不是“低得混乱”,而是“高得混乱”。这便是刘致新社长所说的“地雷中的地雷”。

然而,勃艮第酒,特别是已成熟的勃艮第酒,有一股特殊迷人的熟李子风味,我从小就喜欢喝酸梅汤,台湾素有水果王国之美称,各式的蜜饯都是我的零食最爱。勃艮第老酒这种蜜饯幽香、花韵不绝,加上砖红的迷人色泽,色与味都优雅至极。佐餐固佳,单饮更胜一筹。

饮惯黑比诺丝绒般的细致,一下子撞到西部牛仔般强劲有力的加州纯赤霞珠红酒,或是不够陈年的波尔多酒,顿时会有人感觉仿佛一身亮丽的着装走在街上,却遭到一阵疾风暴雨般的不适与唐突。

我绝对体会得出勃艮第酒良莠不齐和价格偏高的缺点。不过我也绝对经常“勇于尝试”。对于一瓶陌生的勃艮第红白酒,我都有一试的乐趣。尤其是充满了历史典故的伏旧园,许多藏酒家穷其一生也未能遍尝各小酒庄。所以伏旧园“ 72 酒庄”,正如同孙悟空有72 变,每一变技巧不同,也各有看头,我们何不试试伏旧“ 72 变”?

然而我对伏旧园的译名,也想补缀一语。港台将此园也有译为梧玖。虽然此译音符合法语,但我总觉得像某种梧桐树名。

想想该酒曾以长寿著称;而酒之所以为酒,受人们喜爱,正是因为酒可忘忧(曹操之名诗:何以解忧,唯有杜康),解忧亦可长寿。所以我愿意将Vougeot 译为“伏旧”,取“降伏老旧”之意,正如同本文将不畏权势、“笑傲公卿”的老园长Don Goblet 译为“戈不理”,也是译以言志之意。

[责任编辑:刘宣]

标签:法国天主教 酒体 美酒

凤凰酒业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