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对酒当歌为伊人 衣带渐宽终不悔


来源:凤凰网酒业

对酒当歌,下一句是什么?你是不是想接“人生几何”?但其实还有别的答案哦。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最后一期中,才女武艺姝答曰:“强乐还无味”。估计很多人乍一听不

对酒当歌,下一句是什么?

你是不是想接“人生几何”?但其实还有别的答案哦。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最后一期中,才女武艺姝答曰:“强乐还无味”。估计很多人乍一听不知道出处,但是如果我接出下一句“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那你一定听过的,因为这是王国维大师有关人生三境界的第二境,我们在中学课本上都背过。

王国维大师,以此两句来比喻成大事业、大学问者,不是轻而易举,随便可得的,必须坚定不移,经过一番辛勤劳动,废寝忘食,孜孜以求,直至人瘦带宽也不后悔。这当然是王国维的高明之处。原词是北宋著名词人柳永写的,就是那个自称“奉旨填词”的那个。他写的原词虽然并未引人向学,但也别有一番意味。

《蝶恋花》(又名《凤栖梧》):

伫倚危楼风细细。 望极春愁, 黯黯生天际。 草色烟光残照里。 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 对酒当歌, 强乐还无味。 衣带渐宽终不悔。 为伊消得人憔悴。

论代表性,这首词不如《雨霖铃》“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论重要性,不如《鹤冲天•黄金榜上》一句“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换来的政治后果。但是这首词却将我们带近了一个真实的柳永,仿佛站在他身边,和他一起伫倚危楼,望极春愁。

拟把疏狂图一醉

这首《蝶恋花》是柳永晚年写的词,不管当年的他是多么的春风得意,疏狂放浪,而今都已经成为往事。“伫倚高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年事已高的柳永倚栏而立,看这这勃然生机的无限春色,却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衰老。满目春色盎然,一切欣欣向荣,散发着青春生长的活力。但是对柳永这样一位一生不得志,而身体却渐渐衰老的风流人士来说,恐怕此生再也得不到实现自己心志的机会了。当年柳三变流连歌楼酒肆之时,红袖添香,莺歌燕语,多少红颜?拍歌饮酒,肆意轻狂,多少诗友?而今,心情黯然,有谁能知?有谁能解?有谁可慰?有谁可谓?

年轻时可以借诗词和酒来消遣,但是现在已经不在年轻。也许是精力不够了,也许是挣扎努力的够多了,总之年轻时的兴致已经过去了,即使再想要像年轻时那样肆意疏狂也不可能了,其实就是感觉没什么意思了,已经无所谓了。“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然而尽管柳永对很多事情都丧失了兴致,喝酒也感觉不到乐趣了,但始终不变的是,为了心中的某些东西,女人或者向往的理想、生活(谁知道他说的“伊”是谁呢?史书也没有记载,但他终究是有在内心很珍贵的事物的),就算消瘦憔悴,衣带渐宽,却始终没有后悔过。

很多人在理解这首词时,总是觉得如果柳永的“伊”就只是个女人的话,这首词就肤浅了。但是,在我看来,没有必要非要强行拔高。王国维的人生三境将“伊”赋予理想之意,为理想而孜孜不倦,不惜为其销魂着迷,即使憔悴也不后悔,正是追求理想者的确切描写。但是我想说,就让柳永好好写词不行吗?一定要拔高才显得很伟大吗?婉约词,写儿女情怀,写爱情,不可耻的。爱情,是永恒的主题。

柳永生于一个典型的奉儒守官之家,自小深受儒家思想的教诲。然而,他一旦出入“秦楼楚馆”,接触到“竞赌新声”。浪漫而放荡不羁的性格就显现出来了。他在初次参与进士科考落第后写下《鹤冲天•黄金榜上》,后来却因为这首词被宋仁宗说:“且去填词”,亦有记载说是“既然想要‘浅斟低唱’,何必在意虚名”,在科举放榜时刻意划掉柳永的名字。

屡试不第后,柳永沉溺于烟花柳巷,都市的繁华,歌妓的多情,让柳永仿佛找到了真正向往的自由生活. 由于仕途坎坷、生活潦倒,柳永由追求功名转而厌倦官场,沉溺于旖旎繁华的都市生活,以毕生精力作词,并在词中以“白衣卿相”自诩。柳永是矛盾的,他想做一个文人雅士,却永远摆脱不掉对俗世生活和情爱的眷恋和依赖;而醉里眠花柳的时候,他却又在时时挂念自己的功名。然而,仕途上的不幸,反倒使他的艺术天赋在词的创作领域得到充分的发挥。

虽然不太想承认,但这就是柳永的画像

当他年事已高,柳永对少年时的放浪形骸,浪迹青楼的疏狂生活,似乎并没有后悔。尽管建功立业是封建士大夫的理想,但是细细想想,功名利禄如云烟,人生有意义的,到最后可能只剩下,和青楼里那几个有才华的知心女子的相知相恋,相亲相爱,那才是他生命价值之所在。尽管这不符合当时士大夫的理想,但是这恰恰表达了柳永的真性情。柳永可能是一个视“情”为生命第一追求的人,不然他的词就不会如此的感人。

人生的追求可以有很多,不必说哪一种才是正统。柳永没有走上仕途这条道路,他的词也不是太瞩目天下,但是你能说他的词写的不好吗?柳永他是第一个大量创制慢词的人,他从根本上改变了唐五代以来词坛上小令一统天下的格局,使慢词与小令两种体式平分秋色,齐头并进,他流传下的许多诗词至今仍然值得我们赏鉴,说到北宋词人,必有柳永一席位置。

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如果没有曹操那般“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纵横天下的豪情,何不走一条自己喜欢的道路呢?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柳永如是。

[责任编辑:刘宣]

标签:柳永 人生

凤凰酒业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