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生命之水”伏特加已死?


来源:饮家Drinkers

俄罗斯人和西欧人有一个共同的爱好:把自己发明的蒸馏烈酒称为“生命之水”。宗师级的调酒师迪格罗夫(Dale DeGroff)说过:“伏特加的生产原料固然重要,但水源更重要,因为它占了60%以上。

更多精彩,欢迎关注凤凰网酒业:http://jiu.ifeng.com/

俄罗斯人和西欧人有一个共同的爱好:把自己发明的蒸馏烈酒称为“生命之水”。起源于俄罗斯(另一说是波兰)的伏特加英文名为Vodka,源自俄罗斯的一个港口名Viatka(未确证),含义和最初的白兰地、威士忌一样,就是“生命之水”的意思。据说克里姆林宫的僧侣们在500多年前首次把这种液体蒸馏出来的目的是为了给战争中的伤员消毒杀菌,但其中一个馋嘴和尚迫不及待地偷喝了一口以后,历史的蝴蝶在彼时煽动了翅膀——伏特加开启了其成为流行酒饮的命运。

但是即便如此,在刚开始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伏特加一直是波兰和俄罗斯闭门造车的酒饮,这两地以外的地方既少人欣赏它,也难以生产出好货色。而伏特加命运的另一次改变源于俄国的十月革命。彼时,专注于酿造伏特加的资本家斯米诺(Smirnoff)家族仓皇出逃,先后去伊斯坦布尔和巴黎设厂重新生产伏特加但销量平平。看不到未来的斯米诺家族在1930年前后把品牌卖到了美国。但彼时的美国人早已喝惯了肯塔基波本威士忌,对这无色无味的中性烈酒提不起兴趣。因此该品牌在1938年以一万多美元的价格再次易手。

新主人同样面对市场推广的窘境,但命运对他们宽容多了:据说在某天,落魄的斯米诺伏特加新老板约翰·马丁在酒吧里碰到了一个姜味啤酒厂的厂长,后者同样在为自己的产品销路发愁,他们却偶然发现两家的产品混合起来再加点青柠,味道就棒极了,于是打算合伙营销这款调酒。为了宣传自家伏特加来路正宗,又为这款混饮取名“莫斯科骡子(Moscow Mule)”,还特别事儿地拿铜制马克杯来做容器。所以今天看一家鸡尾酒吧的古典调酒是否正宗,只需要看他们的“莫斯科骡子”是否用Smirnoff伏特加以及杯子是否对,足矣。

正宗的Moscow Mule必须要以铜杯为容器,并且以Smirnoff伏特加为基酒。

莫斯科骡子出人意料地开始了大卖,并带动了斯米诺伏特加的销量。随后,更多以伏特加为基酒的流行鸡尾酒被发明出来:比如海明威和雷蒙·钱德勒都在书中提到过的Gimlet;还有以番茄汁、芹菜、盐、胡椒加上伏特加调成的血腥玛丽(Bloody Mary)——主页君认为,严格来说,血腥玛丽就是一盘加了伏特加的小吃。

很多调酒师还嫌“Bloody Mary”不够饱腹,于是又往里面加培根或者大虾,甚至龙虾。

这一系列伏特加鸡尾酒掀起的热潮让具有沙俄血统的美国伏特加迎来春天,也让调酒师们觉醒:无色无味的伏特加是一张绝佳的空白画布,他们可以在上面随意绘制自己的味觉杰作。但俄罗斯的老派伏特加粉丝会对此不置可否,他们享受伏特加的方式只有净饮。

以骚气漂亮的酒瓶而闻名的绝对伏特加(Absolut Vodka)。

闷骚的北欧人则用了另一种方式来颠覆这个市场。诞生于瑞典的绝对伏特加(Absolut)在1970年代末大变身,以宛如瑞典老药瓶的透明磨砂玻璃瓶和清新的商标包装自己,又不惜成本请来包括安迪·沃荷(Andy Warhol)在内的艺术家参与品牌广告形象设计,还推出了多种风味的伏特加。三十年来,绝对伏特加从默默无闻一跃成为与斯米诺并驾齐驱的前二伏特加巨头;而酒吧的吧台上除了他们以外,也布满了各种群起而效仿的磨砂玻璃瓶伏特加。

安迪·沃荷(Andy Warhol)亲绘的绝对伏特加广告插画。

然而这股潮流惹恼了一些传统伏特加老饕。因为真正老派的伏特加酒鬼是这样继承而来的:他参加过因不满伏特加税收高涨而发动的武装起义(这在伏特加的祖国波兰和俄国都发生过);他在国家禁酒令生效时宁愿冒着引起火灾和坐牢的危险而在家私自蒸馏伏特加;纳粹来时,只要他能得到每天100克的伏特加配给,就能扣动扳机战无不胜;经济困难时,他一天的工资只够买1/3瓶伏特加,却在结算工钱后第一时间来到酒馆,寻找另外两个和他一样的穷光蛋去“团购”一瓶,分着喝下;贫穷时,他净饮伏特加配黑面包和酸黄瓜;富有时,他净饮伏特加配鱼子酱……伏特加,就是血与火,就是生命,就是男子气概本身,直来直去,容不得半点油腔滑调。

他们也不认为老派腔调的伏特加是“无味”的,他既纯净又复杂,经过连续蒸馏器的多重蒸馏,最后原酒的酒精度可以高达96%,然后再经过木炭过滤(很多新品牌会宣传自己以诸如石英或钻石这样的材料来过滤,但显然木炭是最老派也最受尊重的选择),再以水去稀释。理论上稀释的比例是任意选择的,只要装瓶后的酒精度在37.5%以上,它就还是伏特加。但老派伏特加一般都会遵循由化学家门捷列夫发现的“酒4水6”的黄金比例,严格把酒精度控制在40%——而这,才是门捷列夫对世界的最大贡献,元素周期表给伏特加提鞋都不配。

所以宗师级的调酒师迪格罗夫(Dale DeGroff)说过:“伏特加的生产原料固然重要,但水源更重要,因为它占了60%以上。不去宣传自家水源的品牌,往往在用最廉价的水。”

于是我扫了一眼那些时髦品牌:绝对伏特加采用地下145米深的天然矿泉,而专注于与时尚品牌联姻的雪树(Belvedere)则是波兰极少数还自有矿泉水源的品牌,至于那个被俄罗斯石油寡头们奉为圭臬、却被平民们所不齿的白鲸伏特加(Beluga),所用的水源也是西伯利亚自流井所孕育的清新天然水。——他们或许是硬汉们所不喜的花样美男,但也决不是银样蜡枪头。所以,别忙着说伏特加已死。

主页君的责任,就是告诉你硬汉和花样美男各有所美,并教你如何辨识银样蜡枪头,如此而已。

转载或其他合作事宜,请联系

微信号| 38197688

扫一扫上方二维码关注凤凰酒业官方微信

[责任编辑:黄蓉]

标签:伏特加 俄罗斯石油 小吃

凤凰酒业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